蚂蚁文学 > 野火 > 第360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项欢打这个电话,其实不是要找成野,她纯属是手误。

    习惯性的就打给他。

    等到发觉要挂断,那边已经接起来。

    项欢只好说打错了,正要结束通话,已经听到成野在问她,那是要打给谁。

    紧跟着,就说出了明蔚来的名字。

    项欢眼神一怔,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快就摆在了他们面前。

    还是成野先提起来。

    项欢的沉默,让成野一阵心慌,可他忍住了没步步紧逼着问,等她自己说。

    一直不回答不是办法。

    项欢微微闭眼开口,「你怎么认识这人的?我跟他几年前在大湾认识,不过有阵子没来往了。」

    「飞机上遇到的。」成野也不一下子说明白。

    项欢睁开眼,「回头说吧,我还有事,就这样。」

    她迅速结束通话,跟着把电话打给明蔚来。

    四个小时后,项欢回到酒店大堂,看到还在等她的成野,他一直没走。

    明蔚来没跟她一起,还有两个重要客人要陪一下,看项欢露出疲态,就让她先回来的。

    今晚,项欢还见到了许见东,来之前她并不知道。

    许见东一直在大湾陪着蒋七巧,孩子过了预产期还没出生,说是再等一天没动静,就要采取措施不能再等。

    两人找了角落聊着这些,明蔚来也一直在项欢身边,笑而不语听他们说话。

    有人过来叫走明蔚来。

    项欢马上转过身,冷下脸问许见东,是不是他安排的这一切。

    「你说什么呢?」许见东的语气也没好气。

    「他怎么又会找到我,知道我跟他的,只有你。」项欢不信他的话。

    许见东朝她靠近一些,压着声音说,真的不是他。

    项欢扭脸,盯着明蔚来在不远处的背影,「他,也知道了。不知道他知道多少,反正知道了。」

    许见东不用她再解释,马上听懂了这句话意思,眼神倒是缓和起来。

    「听说他去年开始在萨瓦那边长待,跟李平在生意上应该有交集,他……」许见东没继续说完。

    项欢看向他,也不用再多说,很快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

    许见东是告诉她,明蔚来这时突然出现在身边,也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项欢回想着这些,看着朝她走过来的成野,突然一阵耳鸣。

    「我明早必须去萨瓦,今晚,能跟我聊聊吗?」成野没发觉项欢的异样,说着他一直等在这的目的。

    「好,去咖啡厅。」项欢现在也想跟他好好谈一下,没拒绝。

    成野却不想去咖啡厅,说想和项欢去码头那边走走,他来大湾几次都没去过。

    项欢其实也不想在屋里,觉得憋气,听到这个也就同意。

    出发时,她在车上给明蔚来发了微信,说遇到朋友找地方聊聊,晚些回酒店。

    明蔚来没多问,回了一个注意安全。

    明天是正月十五,大湾今晚的月亮就挺圆,在码头上赏月也挺适合。

    项欢仰头看月亮,一直没说话。

    成野却视线平静看着水面上的波光粼粼,也没开口的意思。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中间留了一点空隙。

    一个旅行团跟着导游走过来,很多人停在他两周围,七嘴八舌说着话。

    项欢扭头看热闹,终于先开口,「我们说好一起好好过的年,可惜还是没实现。」

    成野喉结滚了滚,扯起嘴角点下头,「是,是我弄砸的,明年补给你好不好。」

    项欢眼底慢慢红起来,她没了平日惯常的微笑,开口淡淡的说,「不用了,今年这么结束就挺好,我会一直记住。」

    最后「记住」两个字出口,有了哽咽。

    成野嘴唇张了张,可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明明很心慌,可脸上还要撑着。

    周围的旅游团渐渐走远,项欢才收回视线看着身边的成野。

    还主动拉起他的手,「那个叫明蔚来的,」后面的话,她凑到他耳边说完的。

    成野听着,什么话也说不出,项欢讲完退回去时,被他看到眼角泪光。

    「我说清楚了吧?那就这样,我等下就走了。」项欢终于笑了下,「你也知道,那十年我早就放弃继续等你。」

    成野哑然,看着项欢一点一点往后退,离他远点,又远点。

    项欢继续说,「我结婚了,心里还有个叫明蔚来的,那会如果不是他突然消失,我应该会跟他结婚。」

    成野喉结狠狠一滚。

    「我跟你,更像债主欠着情,跟明蔚来不一样,他这次突然来找我,我一下子看清了自己的心。」

    项欢不再继续后退,停在距离成野七八步之外的地方,一只手抓紧旁边的护栏。

    成野原地没动,嗓子里挤出话,「你别这么说话,我听了害怕。」

    项欢转瞬之间就变了脸。

    「你害怕正好,我们以后就真的彻底断了吧,是真的断了。」

    成野脚下有了动作,可不是往前,而是后退。

    一边退一边盯着项欢说,「我们扯平了行吗?你跟我不是第一次,你跟那个人才是,我早就知道,可我说过吗?」

    码头的空气忽然凝滞。

    项欢和成野面面相觑,两人眼里都涌满泪水。

    「项欢,都说开了挺好,我们就当以后是重新开始,你等我回来……」

    成野还没说完,就被项欢朝他冲过来的动作噎住。

    项欢到了他面前,抬手就甩了一记耳光,声音响亮,用劲足够重。

    打完了,项欢眼泪也开始爆发,她哭出声,哭到喘不过气来,转身离开。

    成野从身后追上来,项欢开始跑,被追上后狠狠用力推开他,成野摔倒在码头的石子路面上。

    项欢一次头都没回,继续跑,跑到能达到出租车,坐进车里离开。

    走到半路上,外面开始下雨,项欢看着砸在车窗上的雨点,终于回过点神。

    她没想到,成野居然知道了那件事。

    手机上很安静,没有成野的微信和来电,也没有明蔚来的,许见东也没出现。

    几个男人好像商量好一般,给了她短暂车程的安静独处。

    一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项欢拿手背抹掉,心里确定了一个事。

    这一次,她和成野,是真的结束了。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