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调教大明 > 第479章 想坐皇位吗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朱柏冷冷地说:“令公子一无无功名在身,二无官职,私坐公堂,这就是藐视皇权。”

    胡惟庸心里万马奔腾:卧槽。你这个“小阎王”今儿是一定要把我往谋逆罪上靠吗?

    我总不能说是我瞒着老朱,叫胡富昌去接替都指挥吧。

    他跪下嚎哭:“皇上,微臣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年轻不知道轻重,就算不小心坐了兵马司的官椅,兵马司也该交刑部处罚,如何能私刑处置。”

    老朱似笑非笑看着他:“胡大人,你是糊涂了吧。咱早就说过,刑罚不上死刑和流放,兵马司就都可以处置。咱看他们处置得很得当,还轻了。要是叫咱,就直接杖毙!!”

    胡惟庸再不敢纠缠:“臣知错了,回去一定好好教训犬子。”

    老朱:“既然胡公子已经挨了打,咱这次就算了。各位还是好好约束一下各自家中儿女妻妾。不然他们犯了事,咱也挺为难的。重罚吧,你们要来找咱哭闹。不重罚吧,又不公,朝廷失去威信。”

    老朱分明是已经知道他们往兵马司塞人的事情了,借机敲打。

    胡党们个个心惊胆战,压低了头不敢看老朱。

    接下来就是跟往常一样,每个部门轮番站出来哭穷。

    户部说,没钱发官员俸禄。

    工部说,兵工坊停了,不但雁翎刀都没法做,火铳这些武器都没法做。

    礼部说,眼看还有两月要中秋了,没钱祭祖祭天。

    吏部说,又要科举了,赶紧给银子张罗起来啊。

    兵部说,没钱办军粮,再等下去,入了冬就更不好运输了。

    刑部说,自从客商不跟官牙局车队之后,强盗事件增加。

    说那么多,其实都是见朱柏回来了,所以提醒老朱让朱柏重新上任干活!!

    有些是老朱怂恿的,有些是纯粹自己要上来哭诉。

    老朱今天一反常态的十分有耐心,听六部絮絮叨叨抱怨了一遍,才对朱柏说:“嗯,逆子,你都听见了?瞧瞧都乱成什么样了,你还只顾着到处闲逛。如今你既然回来了就把牌子拿回去,给咱立刻好好干活!!”

    然后二虎就把朱柏的腰牌拿了下来,双手呈给朱柏。

    朱柏脸皱成一团:万万想不到,你竟然会直接当着文武百官逼我重新接手。

    我能说不吗?

    关键刚才我还在骂胡惟庸谋逆,这会儿必须撑你啊……

    朱柏只能有气无力拱手应了:“遵旨。”

    接了腰,牌挂在腰上。

    大殿上隐约响起许多人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散了朝,朱标拦住朱柏,深深作揖:“辛苦十二弟了,你才刚回来就要忙这些。”

    朱柏脸皱成一团:“大哥,要不您跟父皇说说,叫他早点放我去封地行吗?”

    朱标笑:“嗯?十二弟怎么如今又想去封地了?当初你可以死活反对分封的。”

    朱柏叹气:“我以前那是吃了猪油蒙了心,这一次见到二哥才知道,在封地有多自在。”

    朱柏这是在暗讽他们管不了朱樉,就算知道朱樉暗算他,我们也没办法么?

    朱标脸上顿时热了热,沉默片刻才说:“只能再辛苦十二弟几年。”

    朱柏勉为其难拱手:“唉,这是为了大哥和父皇,没办法。”

    呵呵,我若不迫切表达出想走的心情,说不定你心里起疑,早早把我赶出应天了。

    ------

    朱柏既然拿到了牌子,只能回官牙总局干活了。

    他从宫里出来,要人把秦经纪和曾牙长一起叫回来。

    官银总庄的掌柜飞奔而来迎接朱柏,带着哭腔说:“殿下,你可回来了。”

    那胖脸皱成一团,委屈到不行。

    挤兑的时候他被吓得够呛,生怕老朱贪念起占了官银庄所有银子,拉他去当替罪羊。

    想想这世间,只有朱柏拎得清,公私分明。

    朱柏有些好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段时间多亏了你的坚守,官银庄才没有乱。”

    然后掌柜就叫人把账本送来了。

    李景隆接手之后任命了一个姓高的新牙长。

    这会儿朱柏和曾牙长他们回来了,那个高牙长就尴尬了。

    他跟着朱柏他们上楼,把腰牌双手奉上:“小人惶恐,不是小人没有自知之明接任牙长,只是家中妻儿老小,全部仰仗小人这一份粮俸糊口。小人不敢轻易辞职。”

    朱柏淡淡的说:“不慌不慌,先把这半年的账本拿上来。”

    高牙长忙把账本又搬了上来。

    这会儿应天内的官牙客栈和驿站的掌柜也都来了,挤满了走道。

    朱柏对富贵他们抬了抬下巴,然后富贵他们六七个人分作三拨,一拨跟官银总庄的人盘官牙总局的账目,一拨跟官牙总局的人盘客栈、驿站的账本,一拨跟客栈驿站的掌柜盘官银庄的账本。

    过道里,廊下都摆满了桌椅,算盘声噼里啪啦响。

    朱柏又对曾牙长说:“牙长还是你来做。我们一边处理应天的事情,一边要开始整顿一下底下的官牙局了。你叫人通知除了北平,西安和太原府,广州府外,各一级官牙局的牙长,十天内赶到应天来,向本王汇报。”

    曾牙长问:“要他们带账本吗?”

    朱柏摇头:“不用,那东西看来没用。他们既然敢动手,自然是已经把账本编得滴水不漏。”

    再说,没有交易,就不会有中介费,连做假账都省了。

    听到下面有人说话,朱柏偏头看了看。

    富贵说:“囡囡。你回来了。”

    囡囡:“殿下平安回来了吗?”

    富贵:“回来了,姑娘不用担心。殿下好着呢。”

    囡囡就不再说话了。

    这半年囡囡也长高了不少,也圆润了不少。

    如今她这么大了,再住在这里不合适。

    朱柏问曾牙长:“本王离开时,请你帮忙为她物色一个小院子,最好离你家近些,如何了。”

    曾牙长说:“小人租了个两进两出的院子,足够囡囡带着个老妈子住在里面。只是囡囡不肯,非要守在这里。小人离开应天的时候,把她接回我家跟贱内同住。我回来以后,她就搬回官牙局了。”

    朱柏皱眉,抿嘴:她只说要在应天等人。看来不仅仅如此,她这是要在官牙局等人啊。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