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我全家带着百科全书穿越了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问询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地上摆着做好的成品,里面的蜡烛只等点火便可以燃烧。

    「我看你最近好像有些心事重重,你把你的烦恼都写下来,把它放飞,让它把你的烦恼带着,远离你。」

    付安书有些感动,又有些无语。

    「这不就是孔明灯?我小的时候也玩过,我可没听说过它有带着烦恼,远离自己的作用。」

    说是这么说,但她心中还是有些微的喜欢。

    重点不是孔明灯有什么效果,而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关注到了她的情绪变化,尽管她已经掩饰的很好。

    宁清西把手上的鹅毛笔直接递给她,也不管她同不同意,蹲下,拿着孔明灯,抱在身前对她说:

    「我帮你拿着,来写吧。」

    「不管是烦恼还是心愿,都可以写在这上面。」

    主要是一个心理安慰,宁清西以前也觉得这东西没用,甚至有点幼稚可笑。

    但人活得幼稚一点更快乐。

    这也是一种心理发泄的方法。

    「我们都把头转过去,你写好了,直接点燃孔明灯。」

    常文成微微一怔,看了看神色认真的宁清西,似乎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做出如此幼稚的行为。

    但他也非常配合的跟宁清西一起转过头。

    等了一会儿俩人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但下一秒他们便听到了付安书用鹅毛笔在纸张上写字时,露出的摩擦声。

    宁清西的嘴角微微勾起。

    作为在古代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她非常重视。

    付安书一开始也只是配合宁清西罢了,可是提笔的那一刻,她还是认真了。

    【希望父亲平安】

    直到她把孔明灯放飞,宁清西和常文成这才转身过来。

    宁清西笑着问道:「怎么样?心里有没有感觉舒服多了?」

    付安书思考了一会儿,缓缓的点头,「好像是有一点。」

    她抬头望着越飞越远的孔明灯,心里想着:希望你可以把我的心愿带给天上的神佛。我已经失去了母亲,不想再失去父亲。

    几人在庭院中玩闹着,王秀娟带着下人端着厨房做好的下午茶走来。

    付安书的喜好跟宁清西非常像,同样的热爱美食。

    见对方去跟王秀娟一边说话,一边聊天,宁清西偷偷的对旁边的常文成问道:

    「安书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常文成望着近在眼前的少女,两人靠得如此之近,他甚至都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清香。

    他匆忙的略略退后半步,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心里也纳闷,两人一起讨论工匠知识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大的反应?

    他想了一会儿,掩饰性的咳嗽一声后说:「宫中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让安书苦恼的估计也只有亲事。」

    「可是娘娘应该不会逼迫安书,所以……」

    他说着说着语气突然顿住,「我想到了。」

    宁清西毫无知觉的抬头望去,心里一边听,一边羡慕对方的身高。

    如今她还只是一个一米五九的小豆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回前世的身高。

    「安书在乎的人都在京都,除了她的父亲。」

    宁清西思绪回笼,拧了拧眉头问:「北方战事有变?」

    常文成摇了摇头说:「如今我已经被调往东部,北方的事,我只是偶有听说。」

    「白莲教和北穹内讧了,付将军驻守的边城首当其冲。」

    宁清西问了半天,也只问到一些只言片语。

    还想再问时,付安书便

    端着一碗冷饮,笑意满面朝他们走来。

    「你们俩又背着我嘀嘀咕咕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她端着手上的冷饮,用勺子舀了一勺子,递到宁清西的嘴边,「这又腥又难喝的牛奶,做成酸奶之后没想到这么好吃!西西你快尝尝。」

    宁清西非常给面子的吃下,「你可是第一个品尝酸奶的人,这是我奶新研究出来的。」

    付安书高兴地追问几句,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脸上笑容满面的跑回王秀娟身边说道:

    「多谢王奶奶!」

    王秀娟望着她这一副活泼的模样,笑着交代了几个孩子一句,便转身离去。

    窗开一半,落日的余晖整整齐齐的洒在书桌上。

    送走二人后,宁清西来的宁长荣的书房。

    「所以安书是担心他父亲的安危心情才这么不好。」

    「要是她父亲再出事的话,那她在这世上就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亲人了。」

    宁清西听完宁长荣说的前因后果之后叹息道。

    下午付安书一直跟着她和常文成,搞得她连私下问常文成的机会都没有,把两人送走之后她便来到书房问宁长荣。

    跟她瞎猜的一样,她爹不仅知道,而且知道的更多。

    北穹内部以及白莲教的内部,被宁长荣派去的那些人埋下了不少地雷,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早就各自引爆。

    现在北边两方地盘内,各自为战。

    去年冬天,北穹人为了度过寒冬,甚至停战一起前往南方劫掠,只不过他前期准备做得太好,北穹人没有落到一丝好处,反而被王汉庭所率领的兵马赶得到处逃窜,因此死了不少人。

    在大安这边讨不到好处,他们也没有放弃,转头攻打他们的盟军,白莲教。

    在白莲教所属的地盘内烧杀劫掠。

    而白莲教的内部本来就没多少粮食,又被宁长荣派去的那些人,骗了不少粮食,源源不断的往南方运输。

    内部早已空虚,底层的百姓更是人相食。

    抢不到食物便把那些百姓掳走,顺带还劫杀了不少白莲教的大户。

    两方本来就脆弱的联盟,至此,彻底破裂。

    被抢了之后,白莲教也没有忍气吞声,玻璃道士像卖的都是高层。

    而现在缺粮也是这些高层造成,普通百姓的死活他们可以不在乎,可他们需要仰仗那些士兵。

    本来粮食越来越少,大安又不卖给他们,本土的田地又被破坏的差不多。

    正好借助这次被劫掠,把矛盾转移,直接和北穹人打的你来我往。

    作为大安的边城,自然不可能幸免于。

    他们也会时不时的被卷入两方的战火之中。

    但两方打去打来什么都没收获,反而人越死越多。

    琢磨着矛盾转移的差不多,他们又想要再次联手进攻大安,而付安书的父亲,付将军所驻守的边城正是第一要塞。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