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藏国 > 第七百零五章 合适人选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独孤新月有身孕,不能和丈夫同房,她很了解丈夫的需求,回来当晚,让丈夫睡在东院。

    这一夜两人缠绵到四更时分才睡下,李邺一觉睡到天亮,伸手摸了个空,睁开眼,佳人已经不在枕边了。

    要是往常,杨玉环一定会和再李邺亲热一番才起床,但现在不行,婆婆在呢!

    大姐一般不管,但婆婆估计不会允许自己这么随心所欲。

    一名侍女替李邺梳洗一番,传上厚棉袍,李邺来到了饭堂,却见婆媳三人正坐在饭堂上聊天呢!

    独孤新月拉着丈夫坐在自己身边,笑吟吟道:“夫君,今天我们想去大云寺还个愿。”

    李邺不忍扫她们的兴致,指指东面笑道:“太清宫就在隔壁呢!”

    “佛是佛,道是道,母亲是在慈恩寺许的愿,当然要去佛寺还愿。”

    提到慈恩寺,李邺忽然想起木大娘,他连忙问道:“娘,木大娘呢?”

    “大娘要参加南郑报恩寺的法会,她是贵宾,走不了,她会晚一点出发,估计明后天也该到襄阳了,你不用担心,她身体好着呢!”

    李邺沉吟一下笑道:“要不,我陪你们去吧!”

    独孤新月立刻明白了,丈夫一定知道那件事了,她连忙笑道:“夫君有事就去忙吧!别管我们,有公孙大娘护卫,很安全的。”

    李邺想了想笑道:“我让亲兵护卫你们前去!”

    吃罢早饭,李邺起身去官房了,婆媳三人也要出发了。

    裴三娘抱着孙女,跟着两个儿媳上了马车,她和孩子坐在另一侧,打量这辆豪华马车,这还是她来襄阳后第一次坐这辆马车,里面其实奢华谈不上,没有镶金铺银,但非常宽大舒适,松软的地毯,厚厚软软的靠背,非常实用的小桌子,尤其是窗户,居然是透明的琉璃。

    “这是水晶磨的吧!”

    “是的!”独孤新月介绍道:“夫君知道我们喜欢坐车逛街,冬天要关窗,所以就找人去海州买了两块上好的大水晶磨制成水晶窗。”

    裴三娘失落地叹口气,“哎!他对自己的老娘就没这么孝敬过?”

    杨玉环捂嘴轻笑,她昨晚被丈夫充分滋润,肤如白脂,神采飞扬,这一笑简直倾国倾城,裴三娘都看得呆住了,她心中叹息一声,这美色连自己是女人都心动,更不用说男人了,难怪儿子居然会千里迢迢去司竹园把她救出来。

    到现在,贵妃失踪案在朝廷还是个密,很多人都猜测被天子金屋藏娇了,包括自己丈夫李岱也认为是被天子收了,她是太上皇的女人,是天子名义上的母亲,天子当然不会承认。

    但也有人认为是高力士安排她逃走了,毕竟杨家人全部被杀,不逃走贵妃根本活不了,或许贵妃已经躲在某个寺院出家了。

    唯一知情人是陈玄礼,但他不敢说,说了天子和太上皇都饶不了他。

    裴三娘心中长叹,万一有一天消息传出去,贵妃娘娘在自己儿子这里,真不知会闹出什么样的掀然大波?

    不过好在儿子给她准备了一座道观,又给她注册了道籍,勉强可以堵天下人之口吧!

    这时,公孙大娘带剑上了马车,把木窗板都关上了,木窗板非常厚实,包了一层铁皮,大黄弩也射不穿,整个马车都进行了改造,无论从哪个方向,弩矢都射不穿马车。

    马车外面还跟着两百精锐骑兵,护卫马车向大云寺而去。

    李邺来到官房,听取了几名高官的汇报,他把刘晏留了下来。

    李邺笑眯眯请刘晏坐下,对他道:“这次我从长安带回来六千大箱财宝,刘使君觉得该怎么处理?”

    刘晏沉吟一下道:“它是太上皇的私人财富,不是朝廷所有,在国和私之间有一条界线,在这条界线没有拆除之前,我们都认为它们是殿下的私人财富。”

    刘晏说得很有艺术,他承认这不是官府的财富,但又希望李邺能主动把这些财富交给自己。

    李邺点点头笑道:“我并非为了私人占有它,这样吧!三百万金币交给节度府金库,财宝类,我挑一小部分精华,其余也全部交给金库,如何?”

    “这样不太好意思啊!”

    李邺微微笑道:“这其实就是我的本意,府库的财富当然用来养军队,我请使君留下,却不光是为了此事。”

    “殿下请说!”

    李邺沉吟一下道:“我们仓库里的物资太多,我考虑变卖,使君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刘晏笑了起来,“其实这批内库财宝我就一直在考虑怎么变卖?”

    “有想法吗?”

    刘晏点点头,“其实天下有钱人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长安,一个是江南,也包括扬州,长安是权贵有钱,而江南是大商人们有钱,这批内库财宝,权贵们想要而不敢要,而江南的商人们想要而得不到。”

    “使君的意思是,把它们运到江南去变卖?”

    “正是如此,卖几百万贯,我觉得问题不大。”

    李邺想了想道:“但我们对江南并不熟,如果能找到一个渠道,会事半功倍。”

    刘晏笑道:“卑职也是这样考虑的,卑职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江南颇有人脉,而且也曾经在长安呆过,就不知殿下熟不熟?”

    “谁?”

    刘晏缓缓道:“王元宝!”

    李邺笑了起来,“我和他不熟,但我兄弟和他很熟。”

    李邺随即吩咐从事,“把张平请进来!”

    张平当然不会留在长安,他心里有数,朝廷绝不会容忍自己,一个地痞无赖头子,怎么可能进正统朝廷做官?他们肯定会找各种理由把自己革除或者杀掉,投靠安禄山就是最好的理由。

    李邺对此心知肚明,他不会把兄弟留给李亨这样刻薄寡恩的帝王,更不会让兄弟去面对阴险毒辣的李辅国。

    张平跟随第一批撤回襄阳的军队返回,李泌给他安排了一座五亩宅子,也派人去汉中接回张平的父母妻儿。

    这段时间,张平一直在军中帮忙,他的正式职务需要李邺来安排。

    今天是李邺第一天来官房,张平也坐在外面等候接见。

    不多时,张平被随从请进了官房,躬身行一礼道:“卑职参见殿下!”

    李邺笑眯眯请张平坐下,“怎么样,还习惯吧!”

    张平笑道:“感觉这边气候水土各方面都比长安好,甚至比汉中还好,很滋润,难怪当年刘备来到襄阳就不想走了。”

    李邺微微笑道:“襄阳确实很安逸,但有利也有弊,先不说这个,伱和王元宝以及义父王玄海还有联系吗?”

    张平点点头,“他们在江南!”

    “是这样,我们手上有大批财宝珍玩想变卖,江南那边大商人很多,但我们没有认识的人。”

    张平笑道:“卑职明白了,我可以让王家作为牵线人,他们早就经营江南,人脉很广。”

    “就是这个意思,我任命你为都转运副使,协助刘使君妥善处理好此事。”

    张平点点头,“卑职一定尽全力做好此事,立刻写信给家主。”

    李邺给刘晏使个眼色,刘晏会意,先起身告辞。

    之前李邺答应过让张平做襄州刺史,但事实上不太现实,张平也不合适,只是李邺要给张平一个说法,给他解释清楚不合适的原因。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