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摊牌了,京圈权臣都是我的学生! > 406小叛徒刘伯星,被群殴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安歆回到居住两年的宅院,看见传旨公公来的是盛安帝身边祥公公的干儿子,小夏子。

    带队跟随保护圣旨的人,安歆斜睨他一眼,不紧不慢的揶揄道:“敢来这里,看来是不怕挨揍。”

    来人苦笑,“小山长,我…我是接到密旨才会那样。”

    安歆斜了他一眼,悠悠然的走到厅堂首位坐下。

    她难道是傻子,猜不出这小子当时叛变的时候,那脸上都快哭出来的表情。

    怕被人发现又急忙低着头匆匆的离开,也就她家那个单纯的小堂弟没看出来,跟在后面使劲的骂,还差点因为友情破碎伤心的哭出来。

    “你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说曹操曹操到。

    收到下人禀报有圣旨要接的大家走进厅堂,安睿一眼就看见,站在安歆面前一副做错事模样的刘伯星。

    气得面红耳赤,恼怒的指着他,“你你你,你这个……”

    好歹是多年的话痨兄弟,安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用什么词来骂他。

    刘伯星看着安睿气得脸色通红,想要走过去安慰几句又不敢,他把求救的目光看向几位师兄。

    只见他们都幽幽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走进去坐在椅子上。

    因为岭南这里比较热,他们每人手里还拿了一把折扇,摇呀摇,根本就没人理他。

    刘伯星本来就不是什么口齿伶俐的人,这下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抬头眼神委屈的看向安歆,弱弱的开口:“小山长。”

    安歆托着腮,手指摩擦着桌上精致的茶盏,歪着头送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听说你不愿意跟着流放,已经判出师门?”

    “没…没有。”刘伯星怕怕的望着面无表情的黎子瑜,惊慌失措的样子,很是可怜。

    “他有,”江舟笑的阴险,跟着落井下石。

    冷向白和朱时景默默的喝着茶,对于刘伯星投过来的眼神,当做没看见。

    安歆发现小夏子不大的,小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刘伯星他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不用猜,安歆也知道如果让他继续看下去,回京这小子就能拿这事给老皇帝逗了听。

    安歆挑了挑眉,她家的笑话是那么好看的。

    于是她给机灵鬼单永贞投去一个暗示很明显的眼神。

    单永贞秒懂,抬起自己的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封宇修和池岚,三小只颠颠的跑过去,拽着小夏子说要问问他京城家里人的事。

    也不管这个理由有多蹩脚,死皮赖脸把他拉了出去,找到一处阴凉的亭子里几个人开始东拉西扯。

    小夏子无语的望着被拉离的厅堂,他一个长期生活在皇宫里的公公,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生活在京城里,家人的事情。

    单永贞看他们问什么小夏子都摇头,看了封宇修一下,这二傻子没反应过来。

    还是池岚俊秀的眼眸一闪,声音清澈如泉的解围道:“不知道我们家人的事也没关系。

    夏公公就跟我们说说这两年京城里,发生的其他事也行。”

    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按照老师的吩咐把他拉出来,不让小夏子看师兄们的笑话。

    至于聊什么,此时并不重要。

    孔珣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身上有几个脚印子的刘伯星,被冷向白和朱时景扶起来,然后一屋子的师生好像无事发生一样,坐回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喝茶。

    刘伯星脸上神色也没有任何异常。

    端起茶盏大口喝茶的刘伯星“……”谁能知道他心里的苦。

    师兄们不做人,群殴他的时候只朝最疼的地方打,都不打他的脸,让他想让小山长心疼他都找不到理由。

    安歆轻轻的拿起茶盖撇了撇上面的沫子,不紧不慢的啜饮浅尝一番,这才开口:“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让小夏子进来把圣旨读了吧。”

    安歆撇了撇嘴,就是不宣读她都知道,甚至里的内容除了催他们回去,还是催他们回去。

    既然自己这个被老皇帝密旨忽悠假装叛变的傻学生,都派来岭南亲自接人了,那也说明贤妃和萧丞相已经快被盛安帝暗中玩坏了。

    果不其然圣旨里,老皇帝软硬兼施的让他们赶紧滚回京。

    特别提到安歆这个懒货,如果再敢偷奸耍滑不回去的话。

    盛安帝说为了朝廷,他可就要封安歆为摄政大臣,让她以后有处理不完的朝堂政务。

    “……”安歆只听过摄政王,摄政大臣她还第一回听说。

    安歆还从圣旨里听出,老皇帝还拐弯抹角的骂她,别窝在岭南这里逍遥玩乐装孙子。

    让她赶紧滚回京城,帮着稳定朝局。

    安歆摸了摸鼻子,“回去就回去嘛!干嘛吓唬人。”

    冷向白和朱时景对视一眼,看着安歆发表她最后的倔强,几人都扬起嘴角露出笑意。

    孔珣也松了口气,安歆再不松口。他那个皇帝爹恐怕就要派人来把他们绑回去了。

    两年来,经过他们一群人精心的治理,岭南这个被梁王弄得乌烟瘴气的地方,无论是商业还是百姓,民生都在慢慢的恢复新生。

    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的百姓会越过越好,家有余钱,仓有余粮,吃饱穿暖不再是梦想。

    安歆让孔珣和黎子瑜他们安顿好岭南府衙的事。

    半个月后,他们这群人收拾好东西,坐上宽敞的马车回京。

    也许老皇帝也知道孔珣身份暴露后,回京的的路上不会太平,于是这次派刘伯星来带着不少人马。

    看小夏子对孔珣的熟悉和殷勤,安歆看出孔珣那年从她府里离开后,也许这个小夏子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伺候。

    看来这个小夏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也会像他干爹祥公公一样,成为孔珣上位后,皇宫里的内侍总管。

    安歆扶着前辕上了马车,回头望向满眼不舍看着她的方清萍,弯腰拍了拍她的肩膀,两个女人的友谊尽在不言中。

    站在方清萍身旁那位原本是被盛安帝安排来接替,方家岭南守备位置的武职官员陆钦龙。

    此时牵起方清萍的手,对安歆笑了笑,“大人一路顺风。”

    “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安歆微笑着点了点头,警告道:“清萍人很好,你不要负了她。”

    陆钦龙:“大人请放心,我不会的。”

    由于龙一送来盛安帝的手谕里,有一条,安歆来到岭南后,这里所有的事务都由她全权处理。

    安歆觉得方清萍无论是能力智勇都不错,就把原本属于方家的守备将军之位,没有另换旁人。

    还是让方清萍继承了方家在岭南城的武职,而陆钦龙成为了她的副将。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