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诡秘:高维俯视者 > 第49章 成年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阿蒙站在这片灰色的雾气中间,却感觉自己周身皆是敌人。

    这些灰白色的雾气就像是一条条舔舐着祂的舌头,每一缕雾气都对阿蒙带有着浓烈的敌意。

    一扇又一扇的门在阿蒙的面前打开,数个身影从中走出,出现在了阿蒙的面前。

    看见这四个身影,周围的“源堡”变得愈发粘稠,阿蒙顿时有了一种自己似乎被吞入了某种巨兽的腹中一般的感觉。

    源质的束缚变得更加的深沉,让阿蒙没有办法感觉到在“源堡”之外的灵界,视线似乎被封印在了“源堡”之中。

    这是“门”对于“源堡”的强化,克莱恩作为现在“源堡”的主人,他给“源堡”赋予上了一层封印的概念,然后再用“门”的权柄加强了这层封印。

    “你终于来到了这里。”

    这是脸上覆盖着面具,身上穿着一身黑夜教会的值夜者制服的夏洛克·莫里亚蒂见到阿蒙说出的第一句话。

    他是克莱恩除去“克莱恩·莫雷蒂”之外的第一个身份,也是被阿蒙杀死的第一个“克莱恩”。

    “这是‘诡秘’的命运。”

    这是带着高礼帽、脸上戴着金丝眼镜,手中浮现出无形左轮、身上燃烧着幽绿色火焰的格尔曼·斯帕罗所说。

    “我将直面这个命运,你无需承担。”

    一边穿着优雅的道恩·唐泰斯开口,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根手杖。

    “我将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会去特意毁灭你的锚。”

    阿道夫·希尔轻轻的笑了一声,脸上因为劳累而产生的皱纹因为轻微的笑声而颤动。

    阿蒙静静的站在原地,在祂的身上涌现出了点点幽暗的星光。祂抬起头,只是轻笑:

    “我知道,当伱成为真神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输了。”

    “但是,这是我的一次尝试。”

    “祂教会了我什么是人性,也给我埋下了陷阱。正是因为我从前最不屑的那些东西,我才会来到这里。”

    “这很讽刺,不是吗?”

    “你现在能够如此轻松的站在这里,是因为祂选择了你、黑夜女神选择了你、我的父亲选择了你,就是因为我从前不理解何为牺牲、何为勇气。”

    “我现在明白了,所以我后悔了。”

    灰白色的雾气向着两边排开,克莱恩缓缓的站起身,神色诡秘。在他的身边浮现出了一个个淡金色的文字,这些文字的缝隙之中闪烁着难以言喻的星光。

    星光飘荡,古朴的大殿顿时灰飞烟灭。这里的场景再做变化,这里变成了一个神似山顶顶端的平台,阿蒙看着周围的景象,忽然笑道:

    “这就是父亲所怀念的那个时代的景象?看上去很不错。”

    “没错……”克莱恩的语气同样就像是闲聊一般:“只不过,这是我的故乡的景色,和你父亲所想的可能不太相同。”

    “如果按照地理位置来划分,我是西大陆人,祂是东大陆人。很遗憾,西大陆现在已经被源质所封印,你恐怕看不到祂现在的景象了。”

    西大陆就是灰雾墙壁之后的亚洲。

    “这样啊。”听到克莱恩所说,阿蒙点了点头,神色同样平和,“那可……确实是遗憾。”

    几乎就在两人声音停歇的那一刻起,“源堡”之中被模拟出的风声也顿时停歇。下一刻,克莱恩的身上扬起了无数滑腻可怖的触手,而阿蒙则是站立在原地,眼中的单片眼镜光芒一闪。

    “盲目痴愚”!

    这是属于“愚者”的权柄,阿蒙作为拥有“愚者”和“错误”这两个途径的真神自然对其运用的得心应手。

    虽然说,阿蒙并没有掌握“愚者”的权柄太长的时间。但是相邻途径之间的能力本就相通,对于阿蒙来说,祂能够把“愚者”的权柄玩出花。

    果然在阿蒙进行了“愚弄”之后,祂就紧接着接上了一次“窃取”。

    克莱恩现在的位格高于阿蒙,但是并没有关系。阿蒙已经分出了无数个分身,针对克莱恩体内的每一条星之虫开始不断的“窃取”。

    现在克莱恩陷入了“盲目痴愚”的状态之中,防备降到了最低。

    在克莱恩成为“门”途径的真神之后,阿蒙就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在正面击败克莱恩了。

    “门”途径本来就是诡秘三途径之中攻击性最强,但也是最脆弱的那个途径,光是恒星的温度就能够摧毁“门”途径的真神,当然前提是这位“门”途径的真神并没有将自己变为概念化的生物。

    一旦克莱恩动用“门”途径的力量将自己变成一个概念,那么在克莱恩维持那副状态的时候,任何不存在非凡的东西都没有办法伤到他。

    而即使是相同层次的真神,在不破除克莱恩的“概念化”之前也没办法伤到他。

    而现在即使阿蒙想要使用“嫁接”来将克莱恩的存在和外界的恒星“嫁接”到一起也做不到。因为在阿蒙刚刚进入“源堡”的时候,克莱恩就已经将“源堡”的封印加固,彻底隔绝了内外,将这里变成了一个“角斗场”。

    换言之,现在的阿蒙和克莱恩是在克莱恩的身体之中战斗。在容纳了“门”途径之后,克莱恩已经逐渐放开自己对于“源堡”的融合,他的本体现在已经相当于被天尊藏起的“源堡”。

    克莱恩的嘴角勾起,在他原本所在的地方浮现出了一个和克莱恩相同的虚影,阿蒙的“愚弄”和“窃取”都锁定到了这个和克莱恩的身体一模一样的虚影之上。

    如果一个东西看起来像克莱恩、内部结构和克莱恩一样、出现在克莱恩消失的地方,那么他就是克莱恩。

    阿蒙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祂猛然回头,想要转身防备从旁边而来的攻击。却发现自己周围伸出了一条又一条滑腻的触手,将祂锁在了原地。

    下一刻,阿蒙就变成了一个“纸人”,祂缓缓的瘪了下去、身躯在“源堡”之中跳跃了一下,出现在了旁边。

    周围的场景再度改变,这次变成了一个神似古罗马时期斗兽场的样子。这个斗兽场以阿蒙为圆心,向着左右两边不断的扩展着,阿蒙看见自己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身穿褴褛黄衣,长袍下生出青黑色触手的身影。

    而在斗兽场的边缘那一个个用石头磨制的观众席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这些人影赫然都是身穿黑色正装,头戴丝绸礼帽的克莱恩·莫雷蒂。

    说来有趣,在这场战斗之中,原本最喜欢以人海战术淹没敌人的阿蒙反而没有人可以寄身,也无法创造出秘偶,而克莱恩却是发挥出了“门”途径的优势,化身千万。

    在克莱恩的身边缠绕着灰白色的雾气,他嘴角上翘,感受着自己体内天尊的意志不断增强、但是又不断的消失,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阿蒙伸出手,刚想要召唤出历史投影。然而祂却发现自己所召唤出的历史投影很有可能会在下一刻反水转而来攻击自己。

    在略作思考之后,阿蒙扭动手腕,在斗兽场的中央顿时浮现出了一轮巨大无比的太阳。

    这是“永恒烈阳”的历史投影!

    现在真实造物主正在沉睡,不会忽然起身顺着“网线”进攻自己。再加上永恒烈阳已经彻底陨落,阿蒙用起来安心、放心。

    笼罩在烈阳之下,祂计算着自己投放到星空之中的那个分身的时间,嘴角略微上翘:

    “让我猜猜看,克莱恩。”

    “高维俯视者在之前对着天尊的意志出手的时候只使用了‘隐者’和‘完美者’的权柄,而‘审判者’的权柄则是笼罩在了罗塞尔的神国之中。”

    阿蒙没有说完,但是祂已经显然猜到了克莱恩为什么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借用“源堡”的力量。

    首先,克莱恩的身上现在已经是充斥着衰败君王的污染。在之前克莱恩借助死亡洗刷了天尊意志之后,衰败君王的污染和福生玄黄天尊的不断滋长的意志又达成了一个动态平衡,而溢出的那些天尊意志则是被高维俯视者借助“空想家”途径的力量清除。

    阿蒙猜测,克莱恩甚至可以让自己在短暂的时间内转化为诡秘之主。

    “门”途径的每一个分身都是本体,即使诡秘之主的污染波及到了高维俯视者实际上也不会出事。毕竟,高维俯视者本身也是强大的旧日,按照阿蒙所知道的那些隐秘,高维俯视者本身灵魂的特质甚至比天尊还要恐怖。

    然而,克莱恩却是没有对祂的话给予任何的回答。克莱恩只是脸上带着不变的笑容,右手浮现出了一把虚幻的无形的手枪,这把手枪在下一刻迅速变得实质。

    这把左轮手枪的转轮之中顿时浮现出数颗子弹,克莱恩用枪口指向了天上的永恒烈阳,连续几下扣动了扳机。

    下一刻,克莱恩就出现在了阿蒙的身后,他很有礼貌的突然说道:

    “谢谢你刚才送给我的‘愚弄’和‘窃取’。”

    说到这里,克莱恩还有些感慨:“我一直都以为,我即使是成为神灵也是成为“愚者”途径的顶端。但是造化弄人,我没想到我最终成为的是‘门’。”

    他的嘴角咧开:“我也没有想到,在和你这个梦魇战斗的时候我已经能够自如的动用‘源堡’。”

    在克莱恩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他手中的那颗子弹就已经穿透了天上“永恒烈阳”的投影,灰白色的雾气在永恒烈阳的历史投影之上缓缓的浮现。刚才因为永恒烈阳而出现的白昼顿时消失,天空又变成了混沌的翻滚着的灰白色雾气。

    这是“窃取子弹”!

    克莱恩按照自己之前最喜欢的形式将借助“门”途径记录下来的能力变成了子弹打出去,又或者说,这些能力实质上都只是概念的拼凑,不管记录的表现形式是左轮手枪还是书籍都只是“记录”的一种具象化。

    当然,对于那些低序列的非凡者来说,如果克莱恩从顶端施加影响,那么“记录官”的书籍就会变成一把拥有实质力量的左轮手枪。

    阿蒙看见窃取子弹命中了永恒烈阳的历史投影之后,想要“愚弄”那颗子弹所在的空间,将其“嫁接”到永恒烈阳的历史投影之后,让永恒烈阳的历史投影再现出来。

    然而,克莱恩却直接在子弹之上开了一个“门”、让子弹穿透了空间,命中了永恒烈阳的投影。

    天上宛如白昼一般的光芒顿时淡去,凝聚到克莱恩的手心当中,变成了一枚散发着无边金光的子弹。克莱恩举起自己的右手,将枪口顶上了阿蒙的后脑勺。

    随着扳机活动,凝聚的阳光向着前方发射了出去。这道阳光过于璀璨耀眼,遮盖了两者之间的视线。斗兽场的地面崩溃开裂,变回了混沌的灰白色雾气。

    克莱恩看着这一切,似乎想起了自己当时对着邪神子嗣扔出的“阳炎符咒”。

    灰白色的雾气翻滚着,克莱恩谨慎的向前,却看到阿蒙的身影再一次浮现在了克莱恩的眼前。

    只不过这一次阿蒙的身上不断的向外滑出滑腻的触手,祂的嘴角上翘,眉心浮现出了一枚青黑色的标记:

    “或许,你之前对我说的是你的真心话,但是我选择相信自己。”

    “选择普通人作为我的锚、借此来换取父亲和其他神灵的支持,这真是我最失败的一次‘欺诈’。”

    “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克莱恩看着神色癫狂的阿蒙,轻声叹了口气:

    “不。”

    “阿蒙,恭喜你成年了。”

    马上还有一章,今天有点迟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