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天灾第十年跟我去种田 > 第103章 小白鹭出壳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咨询问张三、李四?

    不行。夏青不想再暴露自己领地内的原生植物,还是两手一起抓——有机肥和虫子一块用吧。

    夏青先小心翼翼给花生田施肥,再用过滤水和泉水混合灌溉后,又去自己的私人进化林抓来几十只大大小小的进化昆虫和一条蛇,回到梯田“喂”花生。

    昆虫是喂一只死一只,但扔过去的进化蛇居然知道躲避,在空中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扭转身躯躲避绿灯花生。夏青把逃走的蛇按住,放在花生秧上。

    被花生的叶脉刺穿的蛇用力翻滚,再次逃命。

    夏青干脆把蛇杀了,第三次扔过去,花生叶脉针立刻刺入蛇身,汲取汁液。

    随着进化蛇“变瘦”,绿灯花生开出一朵又一朵金黄色的小花。开到第六十朵时,从每个花朵中钻出一根比叶脉粗了数倍的白色茎,向下扎入土中。

    花生之所以被称为“落花生”,是因为这种植物地上开花,然后花中伸出果针向下生长,扎进土里长果实。

    这些从花朵中探出的白色茎,就是绿灯花生的果针。

    夏青用木棍小心翼翼扒开土,看到最先扎入土中的果针顶部已经开始膨胀了。

    在天灾中求生十年的夏青,已经见识过许多植物猎捕动物的手段,但还是被绿灯花生的能力狠狠震撼了。

    她多喂几条蛇,是不是今天就能吃上煮花生了?

    夏青继续喂虫,发现绿灯花生吸收更多“养分”,每个果针顶部膨胀到黄豆粒大后,不再继续膨胀,而是开始生长枝叶和根系。

    夏青用匕首划了下一片花生叶,发现花生叶的硬度和韧度果然比开花之前提升了。

    这么凶残植物不能长得太大棵,否则不只羊老大,她自己都可能被它吸死。

    难怪安全区种植中心明明种了花生,却不给领主们发花生种子。这玩意正常状态就这么恐怖,万一戕化估计得成精了,绝对比跳舞土豆秧厉,更不是种在高坡顶上的那两棵长刺的枣树能比的。

    没开花之前,花生植株怎么进行自我保护?夏青继续进行实验。

    她从一株没开花的绿灯花生秧上掐下一小截,喂给卧在树荫下的羊老大,“老大今天辛苦了,奖励你几片绿灯花生的叶子。”

    羊老大直接转开脑袋,态度十分明确。

    所以,不是长花生那块梯田太陡峭,羊老大上不去,而是它根本不吃花生叶。

    夏青闻了闻花生汁液的气味,坐在羊老大身边,掏出手机,给骆沛发消息:骆哥,咱们用的驱虫剂是不是添加了花生汁液?

    骆沛过了几分钟才回答:只有可食用花生的汁液才有驱虫的效果,你领地内有可食用花生?

    胡子锋小队作为三号领地的保安,按照规定是不能把三号领地内的情况向外透露的,所以骆沛不知道三号领地内有花生很正常。

    夏青回复骆沛:有一些,骆哥领地内的花生开花了吗?我发现绿灯花生开花会产生攻击性,一定要当心。

    骆沛回答:还没有,多谢。

    等了一会儿,骆沛又发过来一条长长的消息:我问过种植组的队员,绿灯花生会在开花时释放香气吸引昆虫,用能麻痹动物神经的叶脉化针吸收昆虫体液供给植株继续生长,你可以给花生喂食昆虫,到植株继续长高为止。等花生植株开始枯萎失去攻击能力后收获,一定要小心花生根茎的攻击。

    原来,绿灯花生是靠着植株枯萎后还有活力的根,保护花生种子的。等第二年春天花生根彻底死掉,花生发芽长出具有驱虫作用的叶子长大了。

    夏青感叹,“好厉害,绿灯花生能活到现在靠的不是运气,是实力。”

    那被羊老大钟爱的绿灯紫苏和香椿,又是靠什么本事活到天灾第十年的?

    等它们开花、结果就知道了。

    夏青靠在羊老大身上,“老大,香椿树会开花吗?”

    羊老大当然不搭理夏青,继续闭着眼倒嚼。

    想到开花,夏青的目光转向越长越疯狂的南瓜秧。自己领地内该开花还不开花的农作物,就剩它了。

    五月份时,夏青就发说南瓜藤六月份不开花,她就要割南瓜藤喂羊。

    现在已经六月末了,南瓜藤还没开花。夏青不只没舍得下手,还为了给南瓜藤生长空间,把防虫网棚延长了二十多米。

    她盼的就是南瓜能像齐富和时舯念叨的那样,一开花就长满藤瓜。

    “咕咕、咕咕……”

    水库边水杉树上的白鹭,发出低沉愉悦的叫声。

    别问她为啥能从鸟叫声中听出高兴的情绪来。问就是听得多了,自然就听出来了。这俩货现在的叫声,比去她家窗户上涂了鸟屎还开心。

    夏青坐起来,望向水杉树上鸟窝。

    两只夜鹭与白鹭做了邻居,俩鸟窝离得很近。夜鹭这些天也总留一只蹲在窝里,夏青猜测夜鹭夫妻也在孵蛋。

    马上要有绿灯鸡的夏青,已经不想吃其它鸟的蛋了,但她还是每天观察两对鹭。

    夜鹭和白鹭虽然是友好互助的邻居,两只蹲窝孵蛋的鹭却从不闲聊消磨时间,起码夏青没听到过。

    今天白鹭夫妻俩这么高兴,还一块站在窝边。不用问,一定是小白鹭正在破壳,或者已经破壳了。

    这是喜事。

    夏青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从小屋里取出自制的铁环渔网,从鱼塘里捞上来十几条巴掌长的,咔咔咬渔网的凶悍进化鱼。

    齐富说,这些进化鱼身体修长,黑背金腹的鱼是本地的泉水鱼,营养价值很高。夏青抓到过一条黄灯的烤着吃,滋味确实挺好的。

    可惜的是鱼塘内可食用鱼比例太低,捞一百条也不见到能有一条可食用的。所以,为了吃一条鱼,得抓一百条检测。夏青不嫌费事,但她得把鱼给小猫留着。

    现在猫都打水漂了,这一塘鱼留着还有什么用?

    夏青把鱼网上岸后,不只白鹭,夜鹭、喜鹊、乌鸦等体型较大的进化鸟都跑了过来,排队等鱼吃。

    “今天白鹭家添崽子了,你们都有份。”夏青乐呵呵从网里掏出最大的那条咔咔磨牙的鱼,按住、拍晕、检测戕元素含量。

    显示红灯。

    扔给等食的白鹭,“第一条是你的,恭喜啊。咱和解吧,做回好邻居怎么样?”

    白鹭不鸟夏青,叼起鱼优雅拍打翅膀飞回树上,把鱼喂给守窝的老婆(或老公),又飞了回来。

    夏青乐呵呵再给一条,“以后好好养孩子,别再去祸害我家窗户了。”

    巴掌大的鱼,白鹭衔起吞下,也就是一秒钟的事儿。

    夏青又拍晕一条红灯鱼,给了脑袋上长着两根长白毛的夜鹭,“你家那口子蹲窝也辛苦了,送一条过去吧。”

    夜鹭迅速衔起鱼吞下,自己吃了。

    夏青又扔给它一条,它又仰脖子吞了下去。夏青怒挥砍刀,“滚一边去。”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