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灯花笑 > 第二十一章 假货横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杏林堂里的这点官司,仁心医馆里的众人并不知晓。

    春水生的名气越发大了,无论是士人雅客,或是平人百姓,只要用过此药茶的,都昧不出良心说出不好二字。

    来买药茶的人众多,做药茶的却只有陆瞳一个,未免辛苦。有时候仁心医馆还未开张,清晨就有买药茶的人在门口守着。

    这一日清晨,又有一小厮打扮的后生到了西街,嘴里咕咕叨叨着:“老爷要买春风生?不对,是春花生?到底是春什么生来着?”

    那劳什子鼻窒药茶近来盛行得很,士人中很是推崇。自家老爷惯受鼻渊之苦,听闻有此药茶,特意吩咐他来买。奈何小厮记性不好,记得头记得尾,偏不记得中间的字。

    待到了西街,商铺热闹,客送人迎,小厮险些看花了眼,待再一抬头,就见离前不远处有一间大医馆,极为气派宽敞,上头写着三个字“杏林堂”。

    小厮有心想问一问,遂上前问那药柜前的中年男子:“劳驾,这西街是不是有一处卖鼻窒药茶的医馆?”

    中年男子转过脸来,笑问:“客人说的可是春阳生?”

    “春阳生?”小厮茫然,是叫这个名儿吗?好像差不离,就问:“是治鼻窒的吗?”

    “正是!”男子热络地将一罐药茶放到他手中,和气开口,“可缓鼻窒鼻渊,颇有良效。三两银子一罐,小兄弟要不带一罐回去试试?”

    三两银子一罐,小厮奇道:“不是四两银子一罐吗?你们这何时调价了?”

    男子笑而不语。

    “罢了。”小厮从怀中掏出几锭银子递出去,“先买五罐好了。”他心中暗喜,医馆调价是好事,回头多了的银子他自留了去,天知地知他知医馆知,总归老爷知不着。

    小厮买了银子,喜滋滋地去了。白守义瞧着他的背影,把玩着腰间丝绦,笑吟吟自语:“日在上,水下在,我在你上,自是压你一头。春阳生……”

    他叹道:“真是个好名字。”

    ……

    这头杏林堂渐渐忙了起来,西街巷仁心医馆门前,却没有往日热闹了。

    除了胡员外偶尔还来买点药茶照顾生意外,鲜少有新客临门。眼见门前桌子上春水生的罐子渐渐又堆成了一座小塔,杜长卿有些坐不住。

    他半个身子趴在桌上,看着正往罐子里捡拾药茶的陆瞳,问道:“陆大夫,你说你这药茶是不是做的时候出了点差错。先前咱们卖的那批,确实着有成效,后头新做的几批,或许效用不如先前。否则怎么喝着喝着,还将客人给喝没了呢?”他试探地开口,“我绝对没有怀疑你学艺不精的意思啊,只是,是否有一种可能,您制药的工艺,还不够纯熟呢?”

    他这怀疑的语气令银筝即刻发火,立刻反唇相讥:“东家这话说得奇怪,我家姑娘炮制的药茶若真效用不佳,那胡员外何以还要继续买?纵是为了照拂医馆生意,来得也太勤了些。”

    杜长卿语塞。这倒是事实,胡员外会看在他老爹的面上隔两月来买些药材,但却不会像如今这般对药茶格外上心。这几次见胡员外,也没瞧见他用巾帕捂着鼻子,鼻窒之患,应当有所缓解。

    既然药茶功效没问题,为何来买茶的人却越来越少?

    正苦苦思索着,阿城从外头跑进来,气喘吁吁道:“东家、东家不好了!”

    杜长卿不耐烦道:“又怎么了?”

    阿城看了一眼认真分拣药材的陆瞳,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刚刚去西街转了一圈,听说最近杏林堂新出了一种药茶,只需要三两银子,可缓解鼻窒鼻渊……”顶着东家越来越难看的眼神,小伙计支支吾吾地吐出几个字:“叫‘春阳生’。”

    银筝一愣。

    既是鼻窒药茶,又是春阳生,岂不是明明白白地抄学?还比他们减一两银子,分明就是故意冲着仁心医馆来的。

    杜长卿登时破口大骂起来:“无耻!我就说这几日医馆生意怎么如此萧条,原来都被杏林堂截了胡。他白守义还是一如既往不要脸,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杏林堂铺子大又宽敞,名声也响,但凡生人进了西街,一问之下必然先去杏林堂。客人都被杏林堂抢了去,更没人会主动来仁心医馆了。

    杜长卿气势汹汹地就要往门外冲,似要找杏林堂讨个说法,陆瞳道:“杜掌柜。”

    杜长卿恶狠狠地看着她。

    “你不会还要拦着我吧?”杜长卿一指门外,气得手都在发抖,“这是仁心医馆新制的药茶,他白守义抄学不说,还取个这样的名字,是想故意恶心谁?咱们辛辛苦苦打出了名声,全为了他杏林堂做嫁衣?我能甘心?反正药茶生意被抢,医馆还是开不下去,我到杏林堂门口臊一臊他,也算不亏!”

    “然后呢?”陆瞳平静看着他,“买药茶的人听了一通臊,还是会买更便宜的药茶。杏林堂进项不减,杜掌柜又能得到什么?”

    杜长卿一滞。

    银筝和阿城有些不安。

    陆瞳放下手中药茶,取过帕子细细擦拭手中药屑,淡淡开口:“新药不同坐馆行医,只要找出方子,用同样材料,同样炮制手法,就能制出同效之物。不说杏林堂,再过几日,别的医馆也会售卖相同药茶,除了‘春阳生’,还有‘春风生’‘春花生’,杜掌柜难道要挨家挨户去臊一臊?”

    杜长卿被噎得半晌无言,没好气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白白咽下这口气。或者,”他迟疑地盯着陆瞳,“我们也学他们降下价钱,三两银子一罐?”

    “杏林堂在盛京医行声誉颇响,名声远胜仁心医馆。同样三两银子,平人只会先选杏林堂买入。低价售卖,不是长久之计。”

    杜长卿更沮丧了,恨恨道:“天要绝我!莫非老天爷真要我杜长卿一辈子做个废物,不得长进?”

    陆瞳望着他:“杜掌柜,我说过,旁人未必会制得出我这药茶。”

    杜长卿一愣。

    当初在来仪客栈茶摊前,杜长卿的确预见过今日之景。当时他问陆瞳,万一别的医馆学会了药茶制作,仁心医馆有何胜算。

    而那时的陆瞳回答,“且不论我的药茶别人能否学会,杜公子怎么不想想,我能做出鼻窒药茶,难道不会做出别的药茶”,言语间胸有成竹,不见忐忑。

    如今事已至此,陆瞳面上仍不见半分忧色。

    他想了又想,过了一会儿,才迟疑开口:“陆大夫,莫非你这药茶内藏玄机,难以复制?”

    陆瞳拿起面前一罐药茶,指尖拂过罐子上杨花图画,轻声开口:“想要配制相同药茶,需辨出药茶所用方子,我在药茶里添加了一味材料,旁人难以分辨。我想,杏林堂的大夫,应当也分辨不出来。”

    杜长卿心中一动,喜道:“果真?”

    陆瞳放下茶罐,重新看向杜长卿:“杜掌柜,我若是你,与其在这里恼怒,不如做点别的事。”

    “别的事?”杜长卿茫然,“做什么?”

    陆瞳笑笑:“当初桃花会后,承蒙胡员外引荐,春水生供不应求。那时市井之中传言,春水生颇有奇效,煎服鼻窒即缓。世上罕有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对一味新药而言,如此夸大效用,是祸非福。幸而春水生效用不假,方才撑起了名声。”

    杜长卿点头,骂道:“不错,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四处捧杀!”

    陆瞳看着他。

    对上她的目光,杜长卿怔了一下,随即神色渐渐起了变化:“你是说……”

    陆瞳淡道:“杏林堂想复制春水生,可辨不出方子,效用便会大打折扣。短时间内尚能支撑,时间一长,买回药茶的人发现名不副实,信誉必然崩塌。杜掌柜,”她看向杜长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杏林堂开了头,何不再为他们添一把火呢?”

    “我若是你,现在就会立刻让人去市井中散布传言,杏林堂的春阳生,功效甚奇,药到病除,远胜仁心医馆的春水生多矣。”

    她不紧不慢地说完,四周一片寂静。

    阿城和银筝目瞪口呆。

    杜长卿望着陆瞳那双明亮乌黑的眼睛,不知为何,蓦地打了个冷颤。

    片刻后,他吞了口唾沫,小声道:“好、好的……就照你说的办。”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