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灯花笑 > 第二十三章 打脸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胡员外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发懵。

    他有些日子没去西街了,不知道西街又出了味新药叫春阳生,更不知道这春阳生是杏林堂所出。

    杏林堂是白守义在经营。

    胡员外对白守义的印象,是个和和气气、慈眉善目的老好人。除了他家药材卖的比别家贵,对西街一些穷人来说有些吃不消外,还算是个不错的商人。

    如今陡然听闻春阳生的消息,胡员外也着实惊讶。

    他虽是个酸腐文人,却并不傻得透顶。春阳生和春水生只有一字之差,又都是缓治鼻窒的药茶,旁人听来听去,难免混淆,背靠杏林堂这样的大医馆,到最后,旁人多会只闻春阳生,不知春水生。

    这白守义,分明就是故意要抄学仁心医馆的药茶。

    抄学一事,本就落了下乘,尤其是大家都是一条街上的邻坊,抬头不见低头见。这般寡廉鲜耻之举,与白守义过去老好人形象大相径庭。

    但白守义为何要这样做?要知杏林堂红红火火,白守义自己又家资丰厚,而杜长卿一个落魄公子,好容易才靠春水生扬眉吐气,眼看着医馆就要起死回生,他白守义来这么一遭。

    对一个处处都比不上自己、又没甚么威胁的杜长卿,犯得着往死里相逼么?

    胡员外想不明白。

    正思忖着,那头的陈四老爷已经整了整衣领,跺脚道:“原来如此,必是那杏林堂学人家医馆卖药茶,学艺又不精,既是假货,还四处宣扬奇效。这等没良心医馆,本老爷今日非得上门讨个说法不可!”说罢,兀自招呼小厮起来,就要乘马车往前去。

    胡员外一个激灵回过神,道:“陈兄等等!”

    “干什么?”

    胡员外三两步跨进马车,将他往旁边挤了一挤,这时也顾不上方才拔胡子之仇,一心只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便道:“我陪你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

    胡员外摸着自己肿起来的下巴,振振有词道:“春水生最先是由老夫发现推崇,如今有假货搞鬼,连带着老夫的名声也被连累,若不说清楚,岂不委屈?自然要去一去的。”

    他一拂袖:“走!”

    ……

    却说胡员外和陈四老爷二人坐了马车,一路直奔西街杏林堂。待到了西街门口,二人方下马车,走了几步,远远地就瞧见了杏林堂那块金字牌匾。

    陈四老爷深吸口气,一甩袍角就往医馆门口走,边道:“这混账好大的招牌!”

    胡员外赶紧跟上,又顾念着这其中一条街的邻坊吵起来面上不好看,免不得要劝慰几句:“好好说,千万莫打起来。”

    二人正说话间,忽地一阵风旋过,从旁走来个膀大腰圆的高壮妇人,将胡员外撞得往旁边一歪。

    他站住,正待发怒,一抬眼,就见那妇人气势汹汹冲进了杏林堂,一拍药柜前桌子:“有人吗,给老娘滚出来!”

    胡员外和陈四老爷的脚步同时一停。

    这又是唱哪出?

    ……

    杏林堂里间,白守义正小心翼翼地将君子兰移到了屋内。

    近来盛京夜里常雨水连绵,一夜间便将院子里的芍药摧折不少。这君子兰娇贵,不敢再放在院外。

    君子兰是他前些日子他花一两银子高价买来的,兰花香气幽洌馥郁,将铺子里药味冲淡了一些,深嗅一口,顿觉心旷神怡。

    诚然,他最近心情也不错。

    杏林堂的“春阳生”卖得很好。

    同样效用的药茶,杏林堂比仁心医馆还要便宜一两银子,何况杏林堂又是声誉颇响的老店,需买药茶的人都不必衡量,自然会走进这里。

    听说仁心医馆的生意一落千丈,这几日门前都没见着几个人来,想到这里,白守义便心中顺意。

    杜长卿一个废物纨绔,能有多大本事。纵是一时锦绣,也不过是水月镜花,长久不了,实在不值得正眼相待。

    白守义望着面前的花枝,盘算着本月进项。不得不说,这药茶颇有赚头,才十来日,已抵得上过去数月进项。药茶的材料并不昂贵,瞧着如今供不应求的模样,想来整个春季一过,杏林堂收益必定可观。

    多赚些银子自然是好,待他将仁心医馆收为己有,整个西街的医馆唯他一家。届时将诊金与药材钱提高,那些平人不想买也只能买,何愁日后赚不得银子?

    白守义这般盘算着,笑容越发透着股春风得意,正想着,忽听见杏林堂外头有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似是有人闹事。

    他眉头一皱,撩开毡帘往外看,见是个包着头巾的高壮妇人,正站在周济面前粗声喊道:“叫你们掌柜出来!”

    许是来扯事的,这些贱民……

    白守义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面上却露出亲切笑意,从里间走出来,和和气气地开口:“这位婶子,在下白守义……”

    “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到了白守义脸上。

    白守义惊呆了。

    他在西街开医馆开了多年,又在盛京医行颇有名气,因医馆药材不便宜,来得起杏林堂瞧病的多是些富裕之家,言谈间总要顾及些体面。何曾遇过这样的泼妇?一时间竟头脑发茫,只觉一股恶心涌上胃里。

    那妇人却丝毫不在意白守义神情,冲他骂道:“好一个杏林堂,说什么春阳生药茶,喝了鼻窒立解,原来都是骗人的!吹得天花乱坠,害得老娘省吃俭用买了三罐回去煎服,没见着一丝半点功效,还妙手回春呢,我看是阎王爷贴告示——鬼话连篇!”

    这妇人身形高壮,口齿伶俐,一番话说完,半点不带喘气,叫白守义差点端不住体面,他深吸一口气,竭力使自己语气平静,道:“无凭无据,这位夫人怎可在我医馆门前随意污蔑,毁人名声?”

    “名声?你有个屁的名声!”那妇人冷笑一声,言语尖利,干脆转身面对着铺面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大声喝问:“有胆子你自己来问问,你这春阳生喝了,有半丝效果没有?”

    杏林堂门口早因这番吵闹汇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陈四老爷和胡员外正躲在其中,闻言胡员外还没说话,陈四老爷仿佛得了人起头,立刻冲出来嚷道:“可不是嘛!这药茶有甚效果?我依言喝了七八日,一出门,还是呛得鼻涕眼泪直流,说什么鼻窒立解,唬鬼呢!”

    “一罐三两银子,花了我十五两银子,钱是收得爽快,效果不见半分,还有脸说旁人污蔑?殊不知做生意的都要讲究货真价实,何况你是人命关天的医馆!”

    陈四老爷过去是做生意起家,原先嘴皮子就利索,而今学了些诗文,越发咄咄逼人。

    人群中也有买过春阳生的,从前只因都是四邻,抬头不见低头见,说破了难做人,买了药茶无效也就自认倒霉。如今听陈四老爷一说,有人带起了头,渐渐的,议论声就传了出来。

    “说的也是,先前听传说杏林堂药茶颇有奇效,我也买了几罐来喝,同普通的鼻窒汤药没什么区别嘛,哪有吹嘘得那般好?”

    “不错,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原来不止我一人这么觉得啊。”

    又有人道:“那外头传得如此厉害,杏林堂也太名不副实了吧。”

    “许是为了赚钱,你知道这些人为了赚钱,连良心都不要了。”

    “啧,杏林堂这样的大医馆也会没良心……”

    诸如此类的议论传到白守义耳中,白守义神色顿变。

    杏林堂多年的好名声,如今却因这药茶为人诟病,这怎么了得?

    他正欲开口,这时候,人群中不知有谁说话:“哎呀,一分钱一分货嘛。这杏林堂的药茶,本就是抄学人家仁心医馆的春水生。一开始颇有奇效的,也是春水生。要我说,赝品和真货就是有区别,诸位,要治鼻窒,还得去仁心医馆才是!”

    “仁心医馆的春水生,才是真正有奇效的灵药!”

    这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落入众人耳中,却叫白守义目光陡然阴鸷。

    仁心医馆……

    他咬牙,又是杜长卿。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