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惹吻 > 沈总杀疯了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煜哥,你练歌准备干什么,马上毕业晚会……”

    商煜听着聒噪,直接将喻冶推出他专属的乐器室。

    “煜哥,那这外卖你还要吗?”

    “随你处理。”

    商煜懒得废话,直接关门。

    喻冶随便挑了一处地方坐下,将外卖拿出来,顺便将那张半粉半蓝的情书摆好,特意用三角形构图拍摄,而后发朋友圈。

    接着煜哥和程海的光,他也加上了沈总的朋友圈。

    阿不,是微信。

    【煜哥的追求者就是多,点赞o( ̄▽ ̄)d】

    【精美构图氛围感照片JPG】

    而后,点击发送,顺便在上面添加定位-【芸城大学练歌房】(他自己写的)。

    这爱情军师,啧,还得他来当。

    男人女人都有占有欲,尤其是像沈绵这样的事业型女强人,更是不容许别人对她的所有物,有任何觊觎。

    煜哥不说,那总得有人来营造情敌感。

    喻冶看着他这条微信,在朋友圈掀起轩然大波,了然的笑笑,开始心安理得的吃爱心便当。

    他现在就等,鱼儿上钩了。

    屋内,商煜拿布子,轻轻擦拭上面的灰尘,将袖口的乐谱拿出来,置于放置琴谱处。

    修长笔直的双手搭在钢琴黑白键上,悠扬微顿的琴声传出。

    独属于他写给她的歌《倾慕》,缓缓柔和地溢在空中。

    《倾慕》:|微风起云层落星星亮夜晚明|

    |你是穿梭在空中的精灵|

    |照拂过我荒芜的年岁|

    |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想念你记忆你铭刻你|

    |刻骨入心皆是你|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

    |三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知惦念着你的时光我是如何熬过那些艰难|

    |因为有你因为念你因为想你|

    |所有的遇见所有的所有|

    |全部都是一个你|

    |我想陪伴你|

    |我想陪着你|

    |在平淡的日复日中|

    |度过我们度过我和你的青丝到白发|

    |到白发|

    舒朗的男性声音中,尽是辗转反侧的暧昧倾诉。

    商煜脸上带着明媚如朝阳的笑,他用稚嫩的编曲,来诉说他内心的热泪爱意。

    一遍又一遍,越来越熟练。

    他请的专门负责编曲的演唱的老师,也准时到了。

    而后便是一遍遍的修改、演唱、联系。

    只没有改掉歌词,其它的,都做了精细处理。

    等他从屋内练习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落幕。

    沈绵提前给他发消息,说今晚有应酬。

    他便练的晚了些。

    喻冶也提前回公司,上班继续努力工作(在程海面前刷存在感)。

    回寝室的路上,有些许的萧瑟。

    白日里生机盎然的树木,傍晚时分倒显得孤单落寞。

    “你好,冒昧地打扰一下。”

    “借过。”

    商煜看了一眼,便侧边迈开一步,准备越过她。

    “今天有幸听到你的歌声,我觉得很好听,能给我签个名吗?”

    张天天装出一副进退有度的追星女孩样子。

    她眼神诚恳,若不是知道她是什么人,搭配上她这副精致的面容,倒是容易被她骗了。

    “别装。”

    商煜后退一步,拉开和她的距离,音量提高些。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

    张天天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如出一辙的小白莲。

    男人不就最吃这一套?懵懂无知保护欲,爱慕贪恋仰视者。

    “你最好是从我面前消失。”

    “如若不然,我就要报警。”

    “跟踪、尾随,应该可以进里面待几天了吧。”

    商煜威胁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很难从他的话中,推断出他是在和女孩子字字珠玑。

    男女从不是罪恶和纵容的区分界限,建立在男女之别根基上的,是人性。

    “我……”

    张天天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看待她。

    想过攻略难度大,未曾想过对方竟然是这样一个小气的男人!

    现在,也只能……兵行险招。

    “我承认,我是跟踪你,但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想……”

    商煜侧身离开,再不多言。

    “还有你每日收到的外卖,也都是我给你点的,其中还有我亲手做的,我还会收拾家务,写给你的每一封情书,都是我的真心实意……”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上次无意让你受伤,对不起……”

    “请你原谅我……”

    张天天跟在商煜后面,小跑着才能跟上他大长腿的步伐。

    冷不防的,商煜向侧边迈开两步,停在原地,拨通110,“喂,您好,我想要报警,我现在在芸城大学,有人跟踪我……”

    听到话筒那边传来的出警声音,商煜从地面上随意捡起一根绳子,将准备逃跑的张天天捆绑在原地,十几分钟后,二人共同去警局做笔录。

    -

    城南桃李庄。

    夜空繁星点点,街边太阳灯忽明忽暗地闪着。

    沈绵将合作伙伴送到门口,转身准备上车,却好像看见……了不得的人。

    温湛正追着她的合作对象cool boy负责人史密斯先生,不让人家上车?

    啧,有意思。

    她拍拍程海的车窗,做手势让她将车开到一边,然后等她。

    史密斯先生平日里瞧着挺稳重的,怎么今日看起来有点烦躁,尤其是他的微表情,已经快达到忍无可忍的边界点。

    商场如战场,对话术、微表情等的重度研究,有时候对一场合作能否顺利签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沈绵在原地看好戏,躲得贼隐蔽。

    其一,史密斯是她的合作伙伴,是同级关系,而并非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其二,温湛看她不顺眼,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事情,她才懒得做。

    “史密斯先生,您看看我的合同,绝对能让您眼前一亮!”

    “就耽误您三分钟的时间,行不行?”

    温湛话语诚恳,但他面前的男人不为所动。

    史密斯先生用笨拙的芸城话说,“我看过了,没……新意。”

    “请您不要耽搁我的时间,先生。”

    温湛再次将他的合同奉上,还未等他开口,史密斯先生愤怒地拍掉他手中的合同。

    三十几页用卷夹夹住的纸张,在空中凌乱飞舞,偶有两三张飘在空中,随着夜晚凉风,飞到不知名的尽头。

    “抱歉,温先生。”

    史密斯90°鞠躬,表达他诚挚的歉意。

    而后助理开门,他头也不回地上车。

    车子缓缓驶离原地,史密斯先生长舒一口气,感慨,“从没见过、如此难缠且、没有人情世故的芸城人!”

    他都气愤得脸红了。

    身为cool boy在芸城的主要负责人,经营多年,鲜少与人红过脸。

    混迹商场的,个个都是人精的,点到即止。

    他都说了没有兴趣,对方还死缠着他。

    最后扛不住,给他提了几点意见,对方还固执己见……

    史密斯:人有时候还是要认清自己的,别去国外留学几年,就真当自己天赋异禀,实则全是bug!

    夜晚的风,微凉清爽,不似白日那般燥热难耐。

    等史密斯先生的车走远,温湛颓丧地跪坐在地上,看着面前被人pass的合同,心如死灰。

    他回国后第二天,温氏集团便召开董事会。

    即:谁能在年底前,给公司带来的利益最大化,谁便正式任命温氏集团总裁。

    这还是他在国外时候,笼络到的股东成员,为他申请到的半年期限。

    若没有近几年精心筹谋,恐怕时间会缩短到一个月。

    他逆风翻盘的机会,被彻底碾压。

    而与cool boy的合作,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谁能拿下这个合作,便意味着谁的胜算多了一半。

    凑巧的是,史密斯先生,好像对他们温氏集团,并无多大兴趣。

    “呦,我还以为是什么品种的流浪汉呢,原来是温二公子啊。”

    沈绵调侃+讽刺,利落地走到温湛面前,将他的合同抽走,而后站起。

    “婊子,呸。”

    温湛怒气中烧,一时不慎,将心里话说出来。

    沈绵倒是不以为然,只是冷笑。

    又不是没听温湛这样说过她。

    所以她今日才会文明地说他是流浪汉。

    话一出口,温湛秒后悔,“对,对不起,我刚才……失言了。”

    他慌忙从地上站起,对着沈绵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沈绵差点笑场,这人道歉还挺诚恳。

    人被糟糕情绪操纵,难免出言不逊。

    也可以理解。

    当然,这是因为她听得多了,所以才不会像个小姑娘家家的哭唧唧。

    “这份合同,格式问题不大。”

    沈绵翻开,看在小孩儿的面上,她便指点一二。

    “但,其它问题,很大。”

    “将合同分享的80%转移给cool boy,温二公子打得一手好算盘。”

    “你是觉得史密斯先生傻,还是他的律师团队、风险评估团队傻?”

    温湛标准90°鞠躬僵硬在原地,整个人呈现90°的姿势,朝着沈绵,与他头齐平的位置,是沈绵的腰。

    “cool boy追求的是新意与时尚,你拿过季的创意去谈,你以为,你有几分胜算?”

    沈绵磁性温和的嗓音,说出极具专业性的话,让温湛如雷贯耳,腰都酸了,也不肯挺起。

    坦白讲,他在国外,仅有20%的实操经验,剩余的80%全是理论。

    完全不是一个常年混迹商场老狐狸的对手。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