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文状元抗倭寇 > 第7章 父女同轿回山阳 一见如故姐弟亲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师爷,坐轿子舒服吗?”霍大人笑着问。

    “原来是大人,恕罪恕罪!”师爷红着脸下了轿。

    运河水拍打着河岸的声音,提醒他已经到了城西码头,霍大人和干女儿早就到了,他马上打开折扇:“大人,小姐快请上轿。”

    “干女儿上轿。”霍大人让赵敏先走,自己随后上了轿。

    “起轿!”是爷一声令下一行人向东赶去。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万家灯火点亮了山阳的夜晚,忙碌了一天的百姓们到了吃饭的时间,为了凉快,街边的索性放张桌子,就在外面吃晚饭了。

    霍大人耳边不时传来扇子拍打蚊子的声音,自然少不了孩子们的嬉闹声。街道上黑乎乎的,如果不是师爷手中的灯笼,县太爷。就看不见干女儿那张俊俏的脸。

    今天太令人难忘了,在河下县太爷目睹了文曲星下凡到吴府,品尝了正宗淮扬菜,狮子头咬在嘴里感觉是那么与众不同。配上河下特酿黄酒,真是相得益彰。

    借着微弱的亮光,霍大人看着赵敏那张白皙的脸,他认定干女儿生世不凡,所以决定试探一下。

    “干女儿,听口音你不是南方人啊。”霍大人冷不丁问道。

    “义父,敏儿河南洛阳人氏。”对面坐着的赵敏真诚地回答。

    “难怪的呢。”霍大人听了知道这孩子没骗他。

    “落轿。”师爷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到家了,干女儿。”霍大人掀开轿门。

    赵敏小心翼翼地递下琵琶,然后慢慢下了轿,眼前的山阳府衙虽然比不了京城的豪华气派,但是一样的森严威武。门口那一对石狮仿佛在盯着自己,提醒她这里是府衙了。

    “干女儿别看了,走,跟义父去见你干娘。”

    “嗯,义父。”

    穿过正堂,霍大人平日处理公务的上方“正大光明”四个字特别耀眼。

    从侧门拐进后院,这里倒是一个僻静之处。后花园里百花争艳,那鲜红的月季,还有那生机勃勃的一串红,特别是那几盆吊兰独树一帜,显得格外清新高雅,还有那几盆绿萝随风飘动着,好似张开了热情的臂膀欢迎她似的。

    突然潺潺流水声从东边传来,赵敏一看原来这水声来自一个假山,匠人们独具匠心的设计把江南的小桥流水园林风格演绎得淋漓尽致。

    “夫人——”霍大人高兴叫着。

    “汪汪汪。”一条小狗忽然从角落里冲了出来,走在前边的赵敏吓得直往后退,一头扎进了霍大人怀里。

    “别怕别怕,小黑,这是小姐,你可不能欺负她呀。”

    “哟哟哟,什么女子让老爷如此?”夫人一头撞过来,瞧见了霍大人安慰女儿的这一幕,她的醋坛子即刻被打翻了。

    霍大人连忙推开义女,笑着解释:“夫人误会了不是,你瞧女儿我替你找到了。”

    “义母在上,请受女儿一拜。”赵敏掉头一看这位夫人富态很旺夫,虽然发着怒,但她眉宇间的怜爱还是被她捕捉,她身边一个贴身丫鬟好奇地打量着自己。这姑娘比自己略小,一看便是那小巧林玲珑的姑娘。

    “女儿,义母?老爷这究竟怎么回事?”夫人摇着的蒲扇当即停不急切地问。

    霍大人坐下喝口茶,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原创章回小说:文状元抗倭寇

    夫人听了老爷讲了干女儿的来历,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女儿过来,快过来,让干娘看看。”

    “干娘。”赵敏跪倒在夫人身边,趴在她腿上,感激的泪水顺着脸颊尽情流淌。

    “别哭别哭了,女儿你受苦了,我那女儿在世,也就和你一般大了。”

    “娘,女儿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亲女儿。”赵敏连瞌三个响头,把夫人感动得语无伦次。

    “龙儿,快来。”夫人大声叫道。

    “娘,我来了。”一个男孩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本书。他十一二岁年纪,长得虎头虎脑,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人过目难忘。

    “娘,她是?”

    “江龙,她叫赵敏,从今起她就是你的亲姐姐。”霍大人发话了。

    “嗯,姐姐。”

    “哎,龙弟。”赵敏上前拉着他的手。

    “姐,你会弹琵琶?”龙儿自来熟,“我想学学。”

    “好男儿志在四方,学这做甚?”

    “手里是什么书?”

    “《论语》。”

    “半部《论语》治天下,龙儿应当饱读诗书,将来必成大才。”姐弟俩聊着向花园走去,县太爷夫妇笑得合不拢嘴。

    “儿子,张家来提亲,我看那姑娘端庄贤淑,她将来一定是个贤妻良母。”沈老爷坐在客厅对儿子沈纬说。

    “爹娘在上,儿明的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全凭父亲大人作主便是。”沈纬是孝子贤孙,他答应了父亲。

    如此这般,在沈老爷一手操办下,沈少爷即将成婚。

    “宋老板在吗?”前两天沈老爷满面春风地来到卿御淮扬河下酒楼。

    “沈老板,请坐!不不不,请上坐,稀客稀客啊,是哪阵风把你这个大老板吹到我这小酒楼來了?”宋老师满脸堆笑迎了上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既能把死人说活,又能把活人说死,他继续说道,”看你这面相,家有大喜啊。”

    “宋老板,你真厉害,不愧是河下餐饮行业翘楚啊!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沈老爷坐下聊天。

    “不敢当不敢当,今天来是?”宋老板试探道,狡黠的目光打量着红光满面的沈老爷。

    “置办两桌酒席。”

    “好啊!”宋老板听了来了精钟,“感谢错爱,少爷订婚?”

    “嗯呢。”

    宋老板拍着胸脯打包票:“你来我酒搂就对了,沈老爷,我保证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

    两个人商量着具体配菜,谈得越来越投机,宋老板竭力推荐酒楼主打的淮扬菜,沈老爷在纸上删着,一会儿又添着,最终总算定下来了!

    “宋老板,这回你办漂亮了,下回犬子大喜之日,我也不动脑筋了,还选你家。”沈老爷的弦外之音宋老板当即领会。

    “沈老爷放宽心,绝对会价廉物美的。”宋老板眼珠一转开玩笑地继续说道,“再说我不得放长线钓大鱼不是?”

    “哈哈哈!”两个人彼此指着对方,笑得前仰后合的。

    “那就一言为定了,沈某告辞。”沈老爷起身双手作揖。

    “谨遵圣意,不送。”宋老板拱手相送,一直送到门口。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