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全家反派都能听见我心声 > 022 朝阳又犯恋爱脑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瞎说啥呢!”

    徐燕戳了传瑞一下,传瑞拍脑门,他刚才满脑子都是闺女咋就知道夺爵,一不小心就嘴瓢了。

    传瑞就赶紧解释,“不是夺爵,我和你娘这几天忙着做生意呢。”

    传文不信,怀疑的看着不让人省心的爹娘,两人只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前因后果。

    清水村他们家隔壁的月丫头绣活不是做的好嘛,徐燕的手帕就是月丫头绣的,上次宴会上被翰林院杨大人家的夫人看上了,徐燕立马就看到了商机。

    这几天她和那些贵夫人们打的火热就是在向她们推销月丫头的绣活,除了帕子还有衣服,虽然衣服没有成品可以展示,但他俩让传武回想着月丫头做过那些衣服上的花样画了几样,那些贵夫人们一见就喜欢的爱不释手。

    “她们没见过月丫头的绣工,不敢多定。”

    徐燕遗憾的喝了口茶水润嗓子,不过也不必沮丧,这些天她也观察了,月丫头的绣活绝不比她们京城的差,若不是她们的料子好,看着还不如月丫头做出来的衣服好看呢。她们定了这一次后,肯定还有下次,而且肯定越定越多。

    传文看了看自家老爹手里一指厚的订单,咂舌,“这还不多?”

    “娘,你想把月姐累死啊。”

    徐燕拿出手指戳了戳自家闺女的脑瓜子,刚才还夸闺女聪明呢,这会儿咋又笨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保证啊累不着你月姐,还能让你月姐大大的挣钱。”

    徐燕心情很好,但被戳了脑瓜子的传文就不那么好了,【娘你这话说的咋日里日气的。】

    啥玩意,又说胡话了。

    传瑞和徐燕选择性忽略闺女一些听不懂的话,检查了闺女的伤只是轻伤没啥大事后,就一个把拐棍递给闺女,一个招呼小碧把闺女扶回去后,哐当关上了房门。

    “闺女啊,你爹明天还得快马加鞭回清水村送订单,得早点睡,你也快回去早点睡吧,爹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二狗拿手的红烧肉。”

    老爹打着哈欠把话喊的含糊不清,传文只听见了二狗的红烧肉几个字,眼睛瞬间亮了。

    跟着老娘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还有啊,你那匣子金子娘先征用了,等挣钱了,娘给你分红。”

    看在红烧肉的份上,传文哐哐哐砸门,徐燕外衣都脱了一半了,只好又套上过来开门,

    “娘,你来,我给你个惊喜。”

    传文说的神秘兮兮,徐燕不明所以,然后就被传文拉着一高一低的来到了隔壁传文院里的库房。

    库房门一打开,满满当当,有半人高的红珊瑚,有胳膊长的玉如意,有一箱子一箱子的锦缎、珍珠、首饰。

    “我的娘我的姥,我的棉裤加棉袄...我的爹我的爷,我的袖子湿半截...我的心我的肺,我给吓的几乎没有胃!”

    徐燕两眼都看直了,直接来了段即兴freestyle,传文都甘拜下风,她终于知道自己的语言天赋是怎么来的了。

    “闺女,你去抢劫了?”

    徐燕一边抚摸那些珍品玩物,遗憾闺女抢劫也不带她,若是她也跟着去,铁定抢的比这更多。

    传文笑的灿烂,“宝慧公主送的,娘,都给你。”

    徐燕抚摸的手顿了顿,看了看自家闺女,思考了下,也就坦然接受了宝慧公主送给她家闺女这么多好东西这件事,毕竟闺女可是救了朝阳县主。然后抱着闺女吧唧吧唧就是两团口水。

    “闺女,娘一定会给你挣下一份家业,一定不会让你过的比这侯府差!”

    徐燕感动的都快流了眼泪,闺女待她也太好了,这么多好东西竟然说要全部给她。

    传文也重重点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只要娘把生意做大,说不定月姐就来京城了,那说不定二狗也会跟着月姐一起来,如此一来,我就随时都能吃到二狗的红烧肉了。】

    徐燕:......,我那不值钱的眼泪啊,终究是错付了

    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两天,这两天淅淅沥沥的又下了点雨,天气已经彻底转凉,很有点要入冬那味儿了,人们都穿上了夹袄。

    这天朝阳县主在闭门哭了几天后终于悲悲戚戚的出门了,马车朝着城外的方向而去。

    她曾在城外的法门寺为她和周甬点过一盏姻缘灯,而如今爱情逝去,她自然要去法门寺,将那盏灯吹熄。

    然而,马车在行驶到城外的林中时,却忽然从林中横跑出了一个人,那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跳上了马车钻了进来。

    朝阳县主吓的花容失色,正要尖叫,但在看到对方那张眉清目秀俊雅英气的脸时,尖叫顿时僵硬在了喉头。

    “快走!”

    那人低低却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朝阳才顿然回神,这才发现那人肩旁上插着一根箭,血气弥漫了整个马车,他那张俊雅英气的脸也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一双眼睛却份外黑且坚定。

    朝阳被这一双眼盯着,心里顿时漏了一拍,嘭嘭的跳起来。

    “县主,您没事吧?”

    车夫将将稳住受惊了的马儿,在外面紧张的问,正要掀开车帘,里面朝阳传来了声音。

    “我没事,快离开这儿。”

    车夫虽然疑惑,但听声音,朝阳县主不像有事的样子,便赶紧拉起刚才掉下车的丫鬟,快马加鞭驾车离开。

    朝阳县主的马车刚走没一会儿,又一辆马车哒哒着过来了。

    马车里的正是三皇子,此刻三皇子的心情不是很好,狭长墨眉微微蹙着,如潭深眸沉思着什么。

    他母亲在后宫地位卑微,自他懂事起,他们便被各种人欺负着,其他妃嫔、皇子皇女、乃至太监宫女,哪一个与他们而言都是高高在上的。

    他至今仍记得太监们在他的吃食上吐口水,宫女们毫不避讳的指着他骂贱种,其他皇子对他拳脚相加,皇女们让宫人押着他跪倒给她们当马骑,以及母亲为了给发高热的他求药被淹死在荷花池的场景。

    他被欺辱,他被迫失去至亲,他恨,更不甘,他也要做人上人!

    自从十岁那年他设计被淑妃养在身边后,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憋屈过了。

    而,造成如今局面的正是那个半路杀出来的乡下丫头!

    三皇子的眸子微微眯起,泛起一层危险。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