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修复师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战斗瞬间爆发!

    中年冥河红尸朝着血红沙土人暴发出手,哥巴尔和他身后的那两个冥河红尸,则紧跟着狂暴朝着那个从地底跟着逃出的沙土人青年杀伐了过去!

    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看向苏小凡,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却没有动。

    “白脸,你这个废物,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动手!”

    哥巴尔身上强大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几乎毫不保留的爆发,他身上半步巫皇的战力,在这一刻也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他在动手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显然扫视到了一动不动的苏小凡,他冰冷的爆喝。

    围杀!

    在他看来,冥主大脑下落不明,从地底出来的任何一个沙土人,都绝对不能轻易放过,白脸虽然在他眼里是废物,但是毕竟也是巫圣巅峰级别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存在出手,是能再增加一重保险的!

    冥主大脑,在他的意识之中,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一丝闪失的!

    “唰!”

    苏小凡在哥巴尔这一声之中,终于也动了!

    只不过,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却并未朝着哥巴尔,亦或者那中年冥河红尸的方向跟着冲过去。

    苏小凡只是忽然转身,朝着后方的河床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脸,你在干什么,伱在找死么?”

    哥巴尔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苏小凡的动作,他眼神之中,爆发出了一抹震怒,只是,他极速朝着那个青年沙土人冲杀了过去,他在这一刻,也没有时间,再去理会苏小凡了。

    要逃?

    麻脸青年与阿洛伊,看着苏小凡这个动作,他们脑海里几乎同时都闪现出了一个念头。

    冥河红尸的人与沙土人战斗突然爆发,现在又到了地面河床之上,这种时候,似乎是一个最佳的逃亡时机。

    这个时候逃亡,甚至都不用再去冒险灭杀那几尊冥河红尸的人。

    他们两个快速对视了一眼,下一刻,他们跟着苏小凡,也快速冲了过去。

    苏小凡没有理会后方的战斗,也没有理会麻脸青年与阿洛伊心中的想法,一个眨眼的时间,苏小凡的身影,沿着河床,赫然已经冲到了之前与莱恩家族那一众红尸战斗过的拐角处。

    河床上,冥河红尸那十几具尸体,还在河床上安静的摆放着。

    苏小凡能敏锐的察觉到,这十几具尸体,似乎有人动过,其中有两具,明显是有人动过的。

    是禁忌沙漠里的人?

    苏小凡思索,不过,苏小凡动作却没有停下。

    苏小凡将十几具冥河红尸之中,原本白脸的尸体,快速收了起来,随后,苏小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苏小凡随手又将另外两具冥河红尸,收入了自己的储存空间。

    “咦!我们不是要走吗?你为什么要收他们的尸体?”麻脸青年刚冲过拐角,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眼神里不由流露出了一抹惊惑。

    “你想继续假冒伪装成冥河红尸的人?”

    “你想趁着冥河红尸战斗的时间,处理好这边的痕迹?你收起白脸真正的身体,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多收了两具尸体,是因为如果只少了你自己的尸体,或者只活下来了你一个,有些太过显眼?多收两个,你想混淆冥河红尸一族的判断?

    最重要的是,现在蓝雾出现,整个神魔坟场之中,已经没有了安全的地方,而冥河红尸,既然敢在蓝雾出现的时候,依旧继续他们的行动。

    他们应该对这一次禁忌之主巡视天下,做好了完全准备,换句话说,他么有可能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办法。

    你想跟在冥河红尸之中,离开这里?

    此外,那边正在战斗,你现在离开哪一片区域,也正好可以保证自己不参与战斗,或者不被战斗波及,这样的话,也能更好的保证自己的安全。

    等再回去,你可以借助这个理由,回答自己是感应到了自己家族的人出事,自己才脱离战场的,这也正好可以成为,你离开战场的理由?

    一石多鸟?几乎完美的一次逃离吗?”

    阿洛伊比麻脸青年看出了更多的东西,她看着苏小凡,在紧张之中,她的眸子都狠狠亮了一下。

    她看着苏小凡,她感觉这一路上走来,这个传说之中的帝国废物,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智慧和大局观,绝对不是一个废物,简单的变成了未亡人这一句话,能够解释的。

    他,骗过了所有人吗?

    可他为什么,在卡安城的时候,一直伪装成废物?

    是为了藏拙?

    或许有可能是,罗恩家族的老族长和苏小凡的父亲,先后出事失踪,与当年西部事件相关的人,也先后失踪或者死亡,当年西部的那一场事件,最终被强行压了下去,很多事情也都成了一个谜团。

    在这种情况下,装成一个傻子,或许才是最安全的一种方法。

    苏小凡,是在用这种手段,在躲避追杀吗?

    阿洛伊脑海里,思索出了更多的东西。

    “走,这里未必是安全范围。”

    “这种不惜代价的战斗,有极大可能,会引来禁忌鬼物汇聚。”

    苏小凡看了阿洛伊一眼,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抹意外,这个被自己符箓的骄纵绝美少女,确实极为聪慧。

    自己最大的一个目的,也就是要回去取走岸上的那一道青丝,她虽然没有猜到,但是其他的目的,她倒是猜对了很多。

    蓝烟现,花草闭,禁忌之主巡视天下!

    现在正处于这种极为诡异的时刻,苏小凡对于原本的神魔坟场,也仅仅只是刚刚有了一点基本的认识,而现在处于这种状态的神魔坟场,苏小凡则是近乎一无所知的。

    之前在下面,与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交流,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交流。

    他们两个,也仅仅只是知道一些,关于禁忌之主的传说而已。

    那几个冥河红尸与沙土人的战斗,太过剧烈,苏小凡感觉眼前这个距离,并不是很安全,苏小凡想离开这里,更远一点。

    “对!”

    “冥河红尸因为冥主大脑的失踪,他们几乎已经疯了,他们是拼死,都要留下那两个沙土人的。

    在现在这种状态下,禁忌鬼物是有很大概率……”

    阿洛伊也紧跟着开口,可她话音未落,就又忽然停下了,因为她看到刚刚动了一下的苏小凡,身体已经幽然停滞。

    她猛地抬头,顺着苏小凡的目光看了过去,下一刻,她的动作忽然也猛地停了一下。

    “萤火虫?”

    “河水之中,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萤火虫?不对,这,这是禁忌萤火鬼圈?不可能,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洛伊眸子狠狠一缩,脸色也快速巨变!

    河床前方,河水流淌,昏暗的河水之中,赫然有一道犹如灯带一般的萤火虫,正在静静悬浮飞动。

    它们沉浸在水中,就像是飞落在空气之中。

    它们也正在沿着河水,朝着前方正在一点点平静飞行。

    水中,它们星星点点,散发着幽蓝色的光,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美感。

    “禁忌萤火鬼圈?”

    “我,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东西,对,是老祖曾提到过,在蓝烟出现,禁忌之主出行的时候,在神魔坟场里,有很多诡异无法解释的现象。

    这个禁忌萤火鬼圈,应该就是其中一种吧?

    禁忌萤火鬼圈,是由无数萤火虫组成的一个极为庞大的圆圈,它们是由无数特殊的萤火虫组成。

    它们在最开始,会汇聚成一个极为庞大的萤火光球,然后这个光球,会延展成一个巨大的萤火条带。

    随后,这个萤火条带,则会在一个极为庞大的区域里,进行首尾相连,成为一个庞大的圆圈。

    并且,这个圆圈形成之后,圆圈就会以一种特定的速度,开始缩小。

    而在这种无意的情况下,被萤火鬼圈,圈中的所有人,随着萤火鬼圈缩小,会全部死亡?”

    麻脸青年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一边开口,一边忽然朝着河水的水面之上,快速冲了过去。

    “在圈子形成之前,如果发现了尚未形成圈子的萤火条带,是可以活着逃出去的,这些萤火虫,应该还没有形成鬼圈吧?”

    “这是老祖说的必死之局之中的一种!”

    麻脸青年身体极度紧绷,他眼神之中也在此时暴发出了一抹真正的惶恐。

    他甚至有些不顾危险,冲出了水面。

    他的目光也朝着前方的河面之上与周围,看了过去,他这一眼扫过,他的身体不由剧烈一震,他眼神之中的惊恐也彻底爆发。

    “蓝色之中有一条暗红血色条带?这是鬼圈已经形成的标志?禁忌冥火鬼圈,已经形成了吗?”

    “这不可能,为什么禁忌冥火鬼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真的已经被困死在了禁忌冥火鬼圈之中了吗?”

    麻脸青年声音都出现了剧烈颤栗。

    在麻脸青年身后,阿洛伊也已经冲出了水面,她朝着前方扫视,她绝美骄横的脸,也骤然变得煞白!

    “为什么是必死之局?”

    “这些禁忌萤火虫,真正恐怖的地方是什么?这萤火虫,属于禁忌鬼物的一种吗?”

    苏小凡见麻脸青年和阿洛伊这么惶恐,苏小凡也在第一时间,冲出了水面。

    苏小凡朝着前方看去,能清晰的看到,在蓝雾之中,距离他们大概二百多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蓝色的萤火条带。

    这一道萤火条带,大约只有一人高,中间有一道血色的红光,在蓝色的条带之中闪烁。

    在地面上,蓝光与蓝雾重合,再加上那些萤火虫上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如果不仔细看,站在这个距离,还真无法看清。

    至少!

    苏小凡感觉,以自己强大的神魂,在这个距离,都没有感应到那萤火条带之上,有任何强大或者诡异的气息波动。

    “几乎是必死的一种禁忌围杀现象,因为根据史书和传闻之中记载,但凡是被萤火条带圈中的人,在整个几十万年的历史上,也只有两个活下来过。

    其中一个是,我们卡特帝国,十三万年前的教堂大祭司,另外一个则是年少时代的一尊大帝。”

    “这种禁忌萤火条带,出来的此时也非常少,在我们波塞冬家族的史书记载上,它在数十万年间,出现的也不过一千多次。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巨头,曾有过猜测,他说这禁忌萤火条带之中,极有可能隐藏着一尊,乃至数尊紧急鬼物。

    同时,这禁忌萤火条带,又有可能会吸引周围的很多禁忌鬼物汇聚,在这种情况下,这萤火条带,也就成了禁忌鬼物条带。

    萤火条带收缩,禁忌鬼物也就会靠近,等禁忌条带完全收缩,也就是禁忌鬼物完全汇聚灭杀的时刻!”

    “我现在身上,还有最后一次,联系家族总部的机会,不过,就算是现在动用了这个机会,应该也没有什么用了。”

    阿洛伊深吸了一口气,她在强迫让自己冷静。

    她恐惧,可她也在疯狂的想着,怎么活下去的方法,只不过,家族秘史记载之中,对这个东西的评价,就是必死之局面。

    她很清楚,这轻飘飘的几个字的点评,有着怎样让人窒息的份量。

    但凡他们波塞冬家族之中的巨头和强者,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有破解之法,家族的秘史之上,都不会轻易写下这几个字!

    “如果能爆发虚空行者二阶左右的灭杀之力,能不能强行打穿出一个缺口?”苏小凡快速评估了一下神祗符文驱动青铜块爆发出的灭杀之力,快速开口。

    “禁忌鬼物,无法杀死!”

    “除非到了虚空行者七阶以上,否则的话,就算是能打开了萤火虫的一个缺口,但是周围已经汇聚的死亡禁忌鬼物,也会在第一时间,对冲出去的人,进行疯狂围杀。

    我曾听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老祖说过,一尊虚空行者七阶的无上巅峰巨头,倘若被神魔坟场深处,真正古老神秘恐怖的禁忌生物盯上,依旧可能会陨落!

    在神魔坟场之中,曾经有过两尊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在进入了神魔坟场最深处后失踪,乃至,有可能死亡!”

    “神魔坟场,比你们想象之中的,更为恐怖!卡特帝国的皇室秘史上也曾有记载,他们的记载是,神魔坟场,是真正的无法探知之地!”

    阿洛伊脑海里,浮现出了更多的消息。

    同时,她在强迫自己冷静之后,此时直接动用了自己身体里,最后一次与家族进行超越联系的底牌。

    她的眼睛也在此时闭了一下。

    她对前方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萤火条带,比之前进入葬仙之地的时候,更为谨慎和恐惧。

    “真的无法破解?”

    “应该有破解的方法,你们家族的秘史上不是记载,历史上咱们卡特帝国的一尊大祭司和曾经的一尊青年时期的大帝,曾经遇到这东西,活着离开过吗?”

    苏小凡脑海之中快速思索,同时,苏小凡也在快速思索着,自己身上有可能,能破解这里的东西。

    冥神大脑,帝心古棺,青铜块,神祗符文,天道之手,自己身体里,重量级的东西,其实并不少。

    自己距离拿到往生池器灵青丝,只剩下一步之遥,自己费尽这么多力气,自然是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那两个人,都是历史上最逆天的存在,他们是否真正进入冥火鬼圈,也不是很好确定。”

    “我已经将消息,传递回了家族总部,负责与我对接的一尊家族巨头,在第一时间,并未给出我答案,现在,他应该正在将这个消息上报!”

    阿洛伊眼睛并未睁开,她身体深处,有一道极为特殊诡异的气息波动。

    苏小凡隐约之间能察觉到,不过,对于这种气息波动,苏小凡则感觉极为陌生,苏小凡从绑架劫持走阿洛伊的时候,苏小凡就知道,她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

    根据这具身体里,原本不多的记忆,苏小凡也知道,波塞冬家族,在整个卡特帝国,是怎样一个古老恐怖的存在。

    这个家族的创世人,波塞冬,可是真正的虚空巅峰的强者,并且,波塞冬在这个世界,也被称之为是海神!

    在无尽庞大的卡特帝国的版图之上,一些巅峰巨头,在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他们的后代,都会将他们祖上的名号,当成姓氏流传。

    “我们真的要死了?”麻脸青年听到苏小凡和阿洛伊的对话,他眼神之中的恐惧,明显更加浓烈。

    “先后退,这未必就真的是绝境。”

    “冥河红尸一族,应该有特殊的底牌!他们敢在蓝雾出现的时候,继续进行带走冥神大脑的计划,这说明,他们应该是有手段,度过蓝雾危机的。

    现在,这个诡异的萤火的圈子出现,面对这个圈子的,不仅仅是有我们,冥河红尸一族,禁忌沙土人一族,还可能有其他被困在圈子里的种族和强者,也是在这圈子之中。

    先退后一些,看看他们是否有破解的方法!”

    苏小凡扫视四周,苏小凡在薄薄的蓝雾之中,已经隐约看到了在远处,有几道身影,正在跟着圈子的收缩,朝着后方撤退。

    苏小凡脑海之中快速思索,同时,苏小凡在水中的身影,也开始后退。

    “真的有还活下去的方法吗?”

    “如果禁忌之主,巡视到这里,这个萤火圈子会不会散开?可如果是遇上了禁忌之主,我们岂不是会死的更惨?”

    麻脸青年在最初的极度紧张和恐惧之后,他也正在强迫的让自己恢复冷静,他见苏小凡后退,他也赶紧跟着后退。

    他脑海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也在快速闪过。

    苏小凡没有回答麻脸青年。

    苏小凡观察着萤火死亡圈子的收缩,心中也在快速大致计算着圈子收缩的速度,以及眼睛能看到的,现在这一部分圆圈的直径大小。

    苏小凡脑海里,也此时,忽然闪现过了一个念头。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出现这么多的巅峰恐怖古老强者,以及这么恐怖的禁区?

    苏小凡甚至感觉,这个世界的巅峰巨头,甚至堪比混沌世界。

    而混沌世界,可是由宇宙万界之中的无数古老强者,巨头,汇聚的地方!

    这个世界确实很大,甚至根据自己现在得到的情报,仅仅只是一个卡特帝国,面积都比原本的地球要大上数千倍,而卡特帝国,占据这个世界的面具,却极有可能只是冰山之一角。

    这个世界由于神魔坟场的存在,巅峰巨头死亡后,出现的身体本源之力,以及法则碎末,也超过了自己见过的宇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可仅仅凭借这些,却还不足以证明,这个世界,能出现这么多顶级的无上巅峰巨头!

    甚至!

    苏小凡从阿洛伊口中基本得知,这个世界上,三大帝国的教皇和大祭司,有可能,他们的战力,是活着的虚空八阶,乃至九阶的存在。

    而与神魔坟场,一个级别的禁区,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六个。

    就连往生池的器灵,乃至往生池的主人,都有可能,是诞生在这个世界!

    此外!

    阿洛伊还曾说过,在卡特帝国的最东侧,是一片无尽迷雾海洋,而在海洋的另外一端,根据卡特帝国教皇之中的秘史记载,极有可能,还存在着其他更大的大路。

    在迷雾海洋的最东侧,其他大陆之上,有没有存在着更加恐怖的存在?

    这个世界,为什么了解越深,越感觉其古老和神秘的程度,有可能是超过了混沌世界?

    还有神魔坟场里的禁忌诡异生物,它们,究竟是什么?

    这些紧急生物之中的一部分,真的能让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死亡吗?

    苏小凡在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感觉这个世界,只有神魔坟场是最为神秘,古老和诡异的,可现在在了解的更深了一些之后,苏小凡感觉并不全是!

    “有破解的方法,但是,那些破解的方法,对我们来说,有和没有,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的巨头,第一时间传回来的信息是,有三种可能,能让我们活下去。

    第一种是,如果神魔坟场最深处的禁忌之主,能主动出现在这里,并且亲自打开一条通道,我们有可能活下去。

    第二种是,有一尊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不顾死亡的危险,亲自冻结这里的空间,强行打穿一条虚空通道,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

    第三种是,有其他禁区之中的禁忌之主,此时全力攻伐神魔坟场禁区,通过禁忌对决禁忌的方式,利用其他禁区之中的力量,强行打破这里的东西,让禁忌萤火鬼圈,自己消失,我们也能活。”

    阿洛伊猛地睁开了眼,她深吸了一口气,她将自己得到的情报,快速讲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

    “这,这三种情报,几乎每一种都完全不可能出现,我们,我们……你们波塞冬家族,还有没有其他方法?”

    刚刚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的麻脸青年,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他原本那放荡不羁,只想着多娶媳妇,多种地的心态,自从跟着苏小凡进入葬仙之地之后,就已经在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的生死里,已经变了。

    他活了几十年,都没有这一天遇到的危险和恐惧多。

    “我们家族,现在正在召开一次顶级家族会议,青妖巫帝坟墓异变,妖帝心脏出世,冥河鬼市一族的冥主大脑出现,禁忌之主巡视天下,还有东北神魔坟场的动荡……

    神魔坟场,在十年前,就开始出现了一点异常,我们波塞冬家族和其他一些顶级的势力其实都已经有所察觉。

    现在,神魔坟场在短短的一天的时间里,又出了这些事情,很多势力,其实都已经在关注这里了。

    甚至,有很多势力,也已经出动了真正的顶级强者,已经赶到了神魔坟场之外。

    我们波塞冬家族,现在正在召开的这个会议,也和这里的变化有关。

    苏小凡说的对,我们先慢慢后退。

    圈子里的人,绝对不仅仅我们,我们看一下,其他人怎么应对,同时,看看我们波塞冬家族的长辈和巨头们,能不能在我们死亡之前,帮我们找出一条活路!”

    阿洛伊在短暂的几秒的时间内,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死亡绝境!

    她在这种绝地之中,此时也爆发出了,属于一个真正巅峰天才的风姿!

    “神祗之力!你动用的那种超远距离的通讯消息的能力,是神祗之力,结合了另外一种特殊的能量与法则?”

    苏小凡在阿洛伊开口之时,则忽然转了转头,朝着阿洛伊多看了一眼。

    “嗯?你竟然能感知出来?”

    “我动用的确实是神祗之力,我是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血脉最纯正,也是最接近我们波塞冬家族老祖的一个人。

    我血脉之中,自带我们波塞冬海神祖上的一部分能力。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无上巨头,又将我们海神祖上的一件遗物,封印到了我的身体最深处,并且在里面留下了几道特殊的符文。

    我每动用一次符文,都能通过那一件祖上留下的古物,激发血脉之力,用海神血脉之力,再去激发那一件古物,然后,与家族之中,供奉的一尊祖上神像,取得超远距离的沟通。

    这种神祗血脉沟通,可以跨域神魔坟场的大部分干扰,进行信息传递。

    只不过,我身体里的神祗之力,直到对于外界来说,都是一件绝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她越来越感觉,自己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传说之中的帝国废物了!

    她甚至再度被震惊了一次。

    她身上的神祗之力,她们家族的老祖曾说过,想要真正看出,至少需要虚空五阶以上的真正巨头,才能真正看出。

    她也就是因为这极度纯正的海神血脉,以及与初代海王波塞冬,近乎完全一模一样的特殊体质,她在波塞冬家族,才有极度特殊的地位。

    甚至,她已经提前获得了,进入帝都教堂总部,进入神祗大殿的资格。

    “只是猜测。”

    苏小凡只是随口搪塞了一句,自己之所以感知到,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神祗符文,在刚刚出现了特殊的波动。

    不过,神祗符文,现在是自己的一张特殊底牌,苏小凡自然不会把这个东西轻易说出,苏小凡的目光,则还在看着前方,正在加速靠近的萤火条带。

    “现在它的直径大小,应该是在三千米左右,以它现在这种缩小的速度,在二十分钟内,就有可能彻底缩成一个点。

    它收缩的速度,一直是在增加的。

    阿洛伊,你应该通知你的家族的那些真正无上巨头,加快讨论出有可能活着出去的方案。”

    苏小凡在这顷刻之间,也已经推算出了很多东西。

    苏小凡一边开口,脚步则也已经,退到了之前,那个河道拐弯的位置。

    苏小凡此时头在水面之上,身体在水面之下,苏小凡转了转头,朝着之前,那古老传送阵,战斗的方向,看了过去。

    苏小凡之所以保持这个姿势,是因为现在,这一片区域的水面之下,暂时还是安全的。

    蓝雾应该是刚刚出现,这里的一些东西,还没有发生很大巨变。

    在下面的时候,阿洛伊曾说过,神魔坟场在蓝烟出现之后,在第一个深夜的清晨的事件,才会出现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

    “战斗停止了?”

    “那个血色的沙土人死了?那个中年冥河红尸的人,实力有这么强?在刚刚极短的时间内,就斩杀了那个血色沙土人?

    不对!

    他应该没有这么强的战力,那个血色沙土人,也已经到了巫皇的境界,他身上不可能没有顶级保命的手段。

    在刚刚的战斗之中,也没有爆发出,真正超越巫皇级别的碰撞,巫皇与巫皇之间的战斗,在不动用灭杀底牌的情况下,是很难瞬间杀死对方的!

    是有禁忌鬼物出现了?

    是他触碰到了禁忌鬼物的杀人规则?”

    苏小凡的目光,看向原本传送阵的位置,苏小凡清晰的看到,那个血红色的禁忌沙土人,正在僵直的站在岸边。

    他胸口赫然有一个巨大狞烈的口子,他身上的沙子正在沿着那个口子扩散,而他身上原本那恐怖的气息,则已经断绝!

    那个原本强势疯狂爆发的中年冥河红尸,此时则站在那血色沙土人身前,大约七步的位置。

    他身上的气息,此刻则显然已经完全收敛。

    他身体紧绷,他扫视着四周,他明显像是字忌惮着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站在了这一条河的东岸。

    而哥巴尔带着另外两个冥河红尸,则是在西岸,他们三个此时的脚步也都已经停下,他们身上的气息,也正在快速收敛。

    而在他们前方,大约五步的位置,那个青年沙土人的身影,在原本疯狂的逃亡之中,都恐怖的停下了脚步。

    他竟然也没有选择,继续疯狂逃亡!

    他们所有的人,一动不动,显得格外的诡异!

    而在他们中间,河面之上,则有一个大约三尺长的小纸船,正在河面上摇曳,那小纸船的穿透,点燃着一盏红色的蜡烛。

    苏小凡隔着三百多米,在淡淡的雾气之中,在一眼看到那一枚红色蜡烛的时候,苏小凡的眸子都微微缩了一下。

    鬼烛?

    那船上的那一盏大约七寸高的细小蜡烛,是与之前鬼城之中的那鬼烛,是类似的东西?

    “血灯冥船?这东西,怎么也出现了?是他们的战斗,把这个东西吸引过来了吗?”

    “这个东西的杀人规则是捕捉活动的影子,我知道这个东西,我们老祖之前用记忆水晶,给我看过这个东西的画面。

    我们老祖说,它的灯光照亮的地方,一旦有影子在活动,它就能捕捉到,一旦被它捕捉到,被捕捉到的人,就会瞬间死亡!

    他们那些人,现在不动,都是在忌惮这个东西!

    还有,除了那一盏蜡烛,那纸船之中,还带着一块灵牌!”

    麻脸青年看到那一盏有些泛黄,像是很多年前用白纸折叠成的小船之后,他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个东西的来历。

    “咦!”

    “那船在干什么,你们快看,那船竟然从河面之上,飘了起来?不对,是河面上的水,朝着空中飘了出来?

    河面上的水,倒流向了空中,在空中给那小船,造出了一条水路?”

    麻脸青年不等苏小凡和阿洛伊开口,他赫然就再度快速说出了一句。

    “白幡,青丝?”

    苏小凡的目光,也一直在看着前方,此时,苏小凡在听着麻脸青年说那东西的时候,苏小凡也看到了,那从河水之中,忽然漂浮向空中的那一盏三尺长的小船!

    三尺,也就是一米,船也不算很小。

    苏小凡看着那船,在沿着倒流向空中的水,朝着右侧行驶过去之后,苏小凡的眸子也不由无声缩了一下。

    在岸的右侧,也就是河底传送阵的西岸,赫然就是那一道白幡,以及那一缕青丝的位置!

    苏小凡之所以逼着麻脸青年一路上赶来这里,目的也就是要得到那一缕青丝的认可,亦或者是,融合那一道青丝。

    河水倒流,倒流的那河水,像是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小型水桥。

    被麻脸青年称为是血灯鬼船的那一艘小船,在摇曳之间,就是朝着那白幡,以及悬浮在白幡前的那一缕青丝,行驶了过去。

    “我,我们怎么办?还往后面走吗?”麻脸青年脚步猛地停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此时因为极度的紧张,有些冰冷。

    苏小凡看着前方的场景,也停下了脚步。

    苏小凡并未开口,苏小凡看和那血灯鬼船已经沿着逆流的空中水桥,亦或者说是逆流的空中水河,到了那白幡前方,苏小凡的眸子无声波动了一下。

    血灯鬼船在空中摇曳。

    它最终在青丝和那白幡的右侧停下了,不过,它的船头,在此时却并未对着空中那一抹,犹如无根浮萍一般的青丝和那一杆插落在坟场里,不知道多少年的白幡。

    血灯鬼船,是对向了两者前方的一个无字石碑和坟墓。

    血灯鬼船上,在此时都像是流露出了一抹极度孤寂的气息,它在空中水河上悬停,就像是一个孤寂的人,在看着一个曾经的故人。

    “衣冠冢?”

    “在神魔坟场里,怎么会有衣冠冢?无字墓碑,黑土坟头,这是衣冠冢的标志?为什么我以前从家族的秘史介绍之中,未曾看到有多少衣冠冢的介绍?”

    阿洛伊看着那坟头,她像是立刻认出了一些什么。

    她在紧张之中,眼神里也流露出了一抹惊惑。

    “我知道这个坟墓,我们妖族老祖,曾在我进来前,给我介绍过这一条小路两边的几乎所有的东西。

    这个衣冠冢好像危险系数很低,但是它又很诡异,靠近这个衣冠冢的人,很容易迷失,然后在迷失之中,又走出它的领地范围。

    你们家族秘史之中,记载的应该都是一些比较恐怖的的地方,我们老祖也曾说过,神魔坟场里的坟墓,几乎没有尽头。

    各大顶级家族和实力的人,在记载家族秘史和资料的时候,都必须选择性的,记载一些比较重要和非常危险,亦或者大概率能遇到的。

    这个坟墓,距离青妖巫帝坟墓西南二十七里,又是过了河后的一座坟墓,所以你在你们家族秘史之中,没有看到也正常。

    不过,你们波塞冬家族资料库之中,一定有记载。

    你应该没有真正完整的看过,你们波塞冬家族的整个资料库。”

    麻脸青年,在极度紧张之中,也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青丝是悬浮在白幡前的?青丝与白幡之间,像是有一种特殊的联系,白幡动,青丝也会动。”

    “青丝并不是无根浮萍,青丝看似悬浮在半空之中,实际上则像是悬浮在了那一个白幡之前。

    那白幡是插落在那个衣冠冢前,难道说,这个坟头,是往生池曾经主人的衣冠冢么?

    往生池的器灵,是当年往生池的拥有着,最爱的人。

    兰溪!

    这是系统当时传回来的一个名字,也就是往生池器灵,生前的名字。

    她是为了在最后关头,帮助往生池的主人炼制成功往生池,才以身殉道,跳入了往生池,以身成成器灵。

    这青丝是她生前的一缕头发。

    在往生池的主人死亡之后,这一缕青丝在无数年的岁月之中,诞生了神智,然后,她应该是感应到了自己的本体,也就是往生池的器灵所在。

    它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往生池器灵的一缕头发。

    它也就是在这种情况,才在无数年前,在宇宙之中的万古巨头,想要利用往生池和巅峰星兽的时候,反向进行布局吗?

    结果,由于所有人都低估了巅峰星兽,以及那个时候爆发出的一些意外,它的布局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手段,还没有来得及动用,她就陨落了么?

    系统让我得到这一缕青丝的认可,亦或者是利用天道之手,在这个世界融合掉它,就是为了得到她曾经布局万古的底牌和手段。

    然后,利用她曾经万古的布局,去抵御我在融合往生池和巅峰超级星兽后,可能遭遇的,被很多强大巨头和强者,疯狂攻击的那一秒?

    只是,这个血灯鬼船,又是什么东西?

    它,也认识往生池曾经的那个主人吗?

    当年器灵的这一缕青丝,为了想要复活曾经往生池的主人,她曾疯狂布局万古,这血灯鬼船,参与了曾经的布局了吗?”

    苏小凡在听了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话之后,脑海之中的思索,也快速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程度。

    青丝就在前方!

    之前上岸的匆匆一瞥,并未完全看清,此时头浮出水面,前方的场景,也已经清晰的映入眼帘。

    “我们家族又传来了一道消息,他们让我们尽量拖着时间活下去。”

    “另外,家族也给了我们最有可能活下去的一种方式,那就是,我们乘坐冥河红尸一族的那个传送阵,再传送到地底!

    不过,现在禁忌萤火鬼圈已经形成,那个传送阵,极有可能不能用了。

    在萤火鬼圈形成之中,圈子里的虚空,是被一种死亡的力量,彻底锁死的,虚空根本无法穿透。

    倘若要强行穿透,那强行穿透虚空的人,极有可能会被禁忌规则,瞬间抹杀!

    在以往无数年的历史之中,还从未有一个人,利用这种方式逃生,对于很多真正的超越巫圣级别以上的强者,动用身上的一些古老法器,在神魔坟场之中,是可以做到短距离的撕裂虚空逃生的。

    但是,各大家族,包括我们波塞冬家族,都没有遇到,能真正逃生离去的真正案例,这也就意味着,以前从来都没有利用这种方式成功过。

    我现在身上的这种特殊状态,大约还能持续五分钟,如果五分钟后,家族总部,还是没有能给出我们真正活着离去的方式,那我们真的有可能,全部会死!”

    阿洛伊在这生死一刻,也没有藏私。

    她看向了苏小凡,她讲家族里传来消息,全部都告诉了苏小凡。

    这一路上走来,她已经慢慢认可了,苏小凡在神魔坟场之中,真正活下去的实力,她告诉苏小凡,是想看看苏小凡能不能从自己说的这些东西之中,获得一些有用的知识。

    她总感觉,如果真的能活着出去的话,苏小凡应该是一个关键。

    她直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看透苏小凡。

    苏小凡站在水中,并未第一时间回答阿洛伊。

    苏小凡还在看着前方,苏小凡脑海里,还在高速运转。

    “我能不能直接利用身上的东西,进行献祭,直接融合那一道青丝?”

    “如果我直接融合了那一道青丝,按照系统所说,我应该就能,获得那青丝曾经布局的真正巅峰底牌。

    在那种情况下,我应该是能活着,离开这里。

    我身上现在有帝心古棺,以及那一颗冥神大脑,还有青铜块,以及之前从葬仙之地里,搜取到的卡博拉和那三尊沙土人身上的很多东西。

    我现在献祭融合的话,应该是有机会的!

    如果不能融合,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将冥主大脑与帝心古棺之中的妖帝之心,这两者之间进行一次献祭融合?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活着离开这个萤火鬼圈,然后,顺手带走青丝?

    现在,萤火青丝已经找到,我需要做的,就是活下去,然后带走,最后等大鸟归来,确定真正的往生池位置,然后离去。

    我现在,距离成功其实已经很近。”

    苏小凡深吸一口气,在分析局势之中,苏小凡脑海里,也已经开始浮现,自己真正疯狂破局离开的方法。

    这个地方,实在太过诡异,神秘。

    这个世界,也远远超过了自己想象的极限,这种地方连虚空行者级别的存在,都随时有陨落的风险。

    自己现在,其实最好的选择,是赶紧把自己能得到的都得到,然后,立刻离开!

    “你们快看,血灯鬼船,进入了那衣冠冢!”

    麻脸青年看着前方的场景,他的眼睛再度狠狠波动了一下。

    前方,逆流的水桥,已经再度动了,那逆流的水桥,竟直接蔓延到了那一座衣冠冢前,然后,水桥进入了那一座高大,古老,孤寂的坟墓之中。

    坟墓上的土,在那水桥面前,像是空无一物。

    水桥上的血灯鬼船,则也沿着水桥,直接朝着那坟墓之中,直接悬浮滑动了进去。

    血灯鬼船,彻底进入坟墓,血灯鬼船上的灯光,也在这一刻直接熄灭。

    “衣冠冢之所以叫做衣冠冢,是因为人在死亡之后,想要祭奠的人,找不到了坟墓主人的尸身,才用他生前用过的衣服和东西,做的一座空坟。

    坟是空的,那个血灯鬼船,为什么还要朝着里面进入?”

    苏小凡低声自语。

    眼前这一幕,也有些超出了苏小凡的想象。

    看不懂!

    这神魔坟场里的很多东西,很多真相和规则,明显都是超出自己现在的认知和理解的。

    “你们别动!”

    “如果你们再继续动手杀我,那个血灯鬼船,极有可能会再度出来的,我们禁忌沙漠一族的这一尊强者,刚刚是怎么死的,你们应该都清楚。

    你们难道也想这么诡异的死去吗?”

    也就在那血灯鬼船,刚刚进入那坟墓,冥河红尸的那几个人,身上的气息已经再度爆发,他们在紧张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赫然还是想要再度动手的。

    尤其是!

    那个叫哥巴尔的,他手中的一把特殊的长枪,都已经疯狂震动。

    那个被追杀的青年沙土人,在此时则忽然急促爆喝,他站在原地,身上的气息收敛着,他眼神里明显也流露着一些急促。

    “冥主大脑不在我身上,准确的说,我们沙土人一族,现在也没有了关于冥主大脑的任何消息,我们禁忌沙漠年轻一代的顶级强者,安可皮斯也死了。

    根据我们沙土人探查到的消息,他与卡博拉就有可能,在那古镇之上,发生了一场极为恐怖的战斗。

    但是,在那一场战斗之中,绝对有第三方的人出手了。

    第三方的人,杀了卡博拉和我们禁忌沙漠一族人的,年轻一代的巅峰天才安可皮斯,然后,抢走了冥主大脑!

    我知道我现在说的,你们不信,你们不要杀我,我可以成为你们的俘虏,你们可以搜我的身体!

    我现在还不能死,你们可以用我,与我们禁忌沙土人一组,进行俘虏的交换!”

    哥巴尔手中的青铜长枪,携带着惊世恐怖的杀机,转眼之间就已经刺落到了那个青年禁忌沙漠人的身前。

    血色沙人已经死亡,那个青年沙土人,似乎也很清楚,在血灯鬼船消息的那一刻,他想逃绝对已经逃不了了。

    他在这种时刻,他竟也没有选择再逃,相反竟然选择了投降,想要成为俘虏!

    苏小凡看到这一幕,都微微愣了一下。

    生死之际,投降?

    可他站在原地,强行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哥巴尔那一枪,携带着森寒入骨的杀机,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等一下,控制,搜身,暂时不要杀他,他或许还有用。”

    可在哥巴尔那一枪,也彻底刺落之时,站在这条小河东岸的那个中年冥河红尸,却忽然说了一句话。

    他开口,他的目光却并未落在那个沙土人青年身上。

    他作为一个巫皇级别的真正强者,他原本的灭杀目标,是那个通体血红的沙土人,那才是和他一个境界的人。

    那个通体血红的沙土人死亡之时,他在惊怒之中,背后同样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很清楚,能杀死那禁忌血红沙土人的东西,绝对也能在瞬间杀死他!

    甚至!

    他怀疑,杀死那禁忌沙土人的,有可能并不是,那血灯鬼船,在这里周围的禁忌鬼物,也可能不仅仅是那一个。

    他确实可以因为冥主大脑拼命,但是,他却不会拿着自己的命,轻易去送死。

    那个沙土人,已经放弃了反抗,再加上俘虏一个沙土人,确实也可以换来更大的价值,他也就没有必要,让哥巴尔真正再出手。

    他这个年龄,已经不是曾经只知道杀伐的少年!

    到了他这个年龄,即便是在暴怒之中,思考的也有利益!

    此外!

    他此时扫视四周,他立刻也察觉到了一些异常!

    他隐约在蓝雾之中,看到有一些人影,在朝着这边跑动,在现在这种状态的死亡坟场之中,一般人是绝对不敢,在坟场之中,轻易跑动的。

    他极目朝着远处看去,站在他的这个距离,已经能隐约看到,蓝雾之中,有一些光亮了。

    神魔坟场的蓝雾之中,任何瞳术,都是无用,在这里去观察周围,只能凭借着真正原本肉眼的视力去看。

    “对,对,留着我还有更大的价值。”

    哥巴尔的枪,在最后一瞬间停下,那个沙土人的眉心,都有沙土开始掉落,那个沙土人身体也像是紧绷到了一个极致。

    他见枪停下,他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个沙土人,它还能有这种操作?关键时刻,生死面前还可以当俘虏?”

    “也对!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在足够的利益和理性面前,为什么要一定拼杀到底?我之前,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

    只是,现在再想到,是不是有些晚了?

    禁忌萤火鬼圈,明显是不要俘虏的。”

    麻脸青年看着前方那快速发生的事情,他紧张的眼神亮了一下,只是,下一刻他转头看着越来越清晰的蓝色条带,他又再度恢复了紧张。

    “我们莱恩家族的人,全部都死了!”

    苏小凡在短暂疯狂的思考之中,心中已经临时定了三个备选方案,苏小凡见前方战斗停止,苏小凡忽然出了水面,双脚踏落在水面之上,然后声音沙哑开口。

    接着,苏小凡又道:“这些沙土人,全部该杀!肯定是他们沙土人一脉,杀了我们莱恩家族的人!”

    哥巴尔原本见苏小凡忽然现身,他眼神之中刚刚平息的杀机,已经瞬间开始再度汹涌,这种临战逃亡的做法,在冥河红尸一族之中,完全是可以构成死罪的!

    只是,他听到苏小凡这么开口,他的动作,却停顿了一下。

    “全部死亡?禁忌沙土人,难道是从你们莱恩一族的方向,突破进入的葬仙之地?”

    哥巴尔身后,那两个冥河红尸右侧的那个青年,闻声似乎立刻就想到了什么,他看着苏小凡,眼神阴狠。

    “你们莱恩一族的人都是废物吗?你们在死亡前,都不能发出一道预警?”

    “如果禁忌沙土人,真是从你们这个方向突破的,那么,你们莱恩一族……”哥巴尔闻声,他身上的震怒,也再度爆发。

    “不,不是。”

    “莱恩一族的人,不是我们禁忌沙漠的人杀的,我们其实原本并不知道这个地方,我们也从未想着从这个地方突破。

    会不会是第三方的人?

    你们要相信我,在葬仙之地,一定有第三方的势力,这个势力,极有可能是把我们所有人,都算计到了其中。

    他们甚至有可能,布局了更长的时间,我怀疑,是三大帝国之中最顶级古老的势力,甚至,有可能是几个圣地的人,甚至,是教廷的人呢!

    红沙长老,应该也是通过我们原本的突破点,刚刚找到这里。

    不然的话,在你们刚刚从这里出去的那一瞬间,红沙长老,如果有足够准备的话,绝对会对你们进行刺杀攻击!”

    不等苏小凡开口,那个直接成为俘虏的禁忌沙土人,反而抢先快速开始辩解!

    他眼神里,似乎也充满了惊惑和思索。

    “真有第三方?”

    “我们大祭司当年的布局,几乎万无一失,除了你们禁忌沙漠的人,一直在盯着我们,还有谁会盯着我们这么多年。

    就连你们禁忌沙漠,也是无意之间,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甚至,你们直到最后一刻之前,你们还不是很确定知道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如果真有第三方,那么,这个第三方在什么地方,他们是什么人?”

    哥巴尔刚刚对苏小凡爆发出的杀机,转头又看向了那个青年沙土人。

    “我,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有第三方!这第三方的算计,是将我们都当成了牺牲品,甚至,我们之间的战斗,也成为了第三方利用的工具!”那个青年沙土人,声音在此时都有些结巴。

    “是禁忌萤火鬼圈?怎么是这个东西?”

    “哥巴尔,快,立刻重新启动河底祭坛,带着这个俘虏,立刻离开这里!”

    唰!

    那个冥河中年人,在此时则真正看清蓝雾之中的蓝光,他几乎立刻就想明白了,坟场之中,为什么会出现冲着这边汇聚跑动的身影。

    他在看清之后,他也没有在岸上再多停留一秒,他身体暴动,直接纵身一跃,就朝着河水之中,冲了过去。

    “禁忌萤火鬼圈?禁忌……”

    身上戾气很重的哥巴尔,在第一时间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可在半秒之后,他的眼神和脸色,也紧跟着猛地一变。

    他一把抓住了身前的那个沙土人俘虏,随后,他身体也强行一跃,也直接朝着水底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他的动作之中,也明显带着一点慌乱。

    苏小凡看到这一幕,直接也重新钻入了的水中。

    现在自己已经处理掉了白脸的尸体,那个冥河中年人和哥巴尔,也没有时间再来看这边的情况,自己现在冥河红尸的身份,暂时还是安全的。

    如果冥河红尸一族,现在还能离开这里,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也能跟着离开。

    这样的话,自己原本冒险拼命的三个方案,应该也不用再动用了。

    自己完全可以,等二十分钟后,禁忌鬼圈,消失之后,自己再上来取那一道青丝!

    “无法运转?”

    “连我们大祭司,当年留下的这个虚空传送阵,都无法直接再度运转了?萤火鬼圈,真的锁死了圈子里的虚空?”

    那个冥河中年人,在冲入水底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从自己脖颈处,取出了一个特殊的青铜钥匙形状的东西。

    他将那青铜钥匙形状的东西,插入了下方,那一个古老神秘传送阵右侧的一个凹痕之中,他身上的强大真元,也紧跟着灌入了传送阵。

    可是,他强行将自己身体里的庞大能量,通过那一个钥匙朝着那古老庞大的传送阵之中灌入,那传送阵却根本没有动弹一下。

    传送阵上的虚空符文,都没有亮起。

    “真不能通过传送阵离开了?”

    “巴洛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回不去了,难道只能在这里等死吗?我们身上,佩戴的那种能降低禁忌鬼物靠近的东西,在萤火鬼圈里,有用吗?”

    哥巴尔紧跟着那冥河中年人,也做出了一套相同的动作。

    他脸色一变在变,他豁然看向了那个中年冥河红尸,他眼神之中,明显也流露出了一抹惊恐。

    苏小凡,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脸色,在此时也都跟着变了一下。

    “传送阵,真的不能用了吗?”

    “冥河红尸一族,为蓝雾出现,应该是做了一些准备,但是,对于极度罕见,也极度凶险的萤火鬼圈,他们应该也没有做到万无一失的准备。”

    阿洛伊一字一句开口。

    她眼神之中,也再度浮现出了一抹焦急,她家族总部,从半分钟前那一次传音之后,现在都没有进行第二次传音。

    这说明,哪怕是他们波塞冬家族总部,现在也没有能破解这个禁忌萤火鬼圈的方案。

    “那个沙土人,我要他死!”

    苏小凡在脸色微变之后,脚步却再度动了,苏小凡直接朝着那个沙土人俘虏的方向,冲了过去。

    苏小凡身上的杀机和怒意,也在这一刻,直接汹涌爆发。

    “闭嘴!将你的气息全部都给我收敛起来!”

    “你这个废物,你要是再敢给我添乱,我现在就杀了你,你不要感觉,我不敢动手!”

    苏小凡冲着前方冲近,正在焦虑和惶恐之中哥巴尔,则猛地抬头,暴怒的朝着苏小凡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那一道长枪,也狠狠震动一下。

    他手中的长枪,甚至都直接指向了苏小凡。

    苏小凡则像是被这极度强大的杀机和怒意给镇住了,他身上的杀机和怒意,也猛地停滞,不过,苏小凡的目光看着那个沙土人,却依旧充满了杀机。

    “你再敢动,你真的会死!”

    那个被称为是巴洛的中年冥河血尸,似乎见苏小凡还想动,他同样也朝着苏小凡冰冷冷的看了一眼!

    “巴洛大人,传送阵无法动用,我们现在还有没有其他离开这里的方法?”

    “您应该有手段,联系到蓝恩大人吧?蓝恩大人,会不会有什么方法,让我们活着离开这里?”

    哥巴尔快速开口,他虽然被苏小凡激怒,可在这种生死时刻,他明显并未将苏小凡放在眼里。

    他也不想,在一个废物身上,浪费什么时间。

    “先上去。”

    “我已经给蓝恩大人,传递过消息,萤火鬼圈,没想我们竟遇上了这个东西,不过,萤火鬼圈的范围,应该不是很大。

    十六座传送阵,萤火鬼圈,最多笼罩两座和三座之间。

    外面的人,应该会想办法救我们出去。”

    中年冥河红尸男人,在连续尝试了三次,动用了三种不同的方式之后,他直接果断的放弃了河底的传送阵。

    他像是很清楚,一旦虚空已经被锁定,传送阵是完全不能再动用的。

    他下来,应该也只是一种尝试。

    哗啦!

    他钻出水面,哥巴尔和他身后的那两个冥河红尸,也紧跟着钻出的水面,苏小凡同样紧跟身后。

    苏小凡在钻出水面之后,也很自然的出现在了河的西岸!

    这一次出水,苏小凡就站在了,直线距离白幡和青丝,最近的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距离白幡,仅仅只有二十多米!

    “有人过来了,也是被困在鬼圈里的人吗?鬼圈缩小,他们冲着圈子中心跑?”

    那个中年冥河红尸,也落在了西岸,哥巴尔则站在了那中年红尸身后,他此时也看到了,坟场之中,鬼圈之中的身影。

    “冥河红尸一族?他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他们也被困在了这里?”

    在中年冥河红尸与哥巴尔一行人,看到坟场里其他人的时候,其他人在这一刻,明显也看到了他们。

    正在朝着前方冲过去的那几道身影,有人看着哥巴尔和那中年冥河红尸,赫然也说了一句。

    “波兰特伊,我这边的萤火鬼圈,红线已经开始加深,萤火的虫墙大约升到了两米,萤火虫后,怀疑有禁忌鬼物出现,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而也就在此时,从一众人的正东方,则忽然传来了一道爆喝!

    这一道爆喝之中,并没有什么气息波动,可是,苏小凡一行人在听到这一道爆喝之时,却都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威压。

    “巫神级别的巨头?有这个级别的强者,也被困在了这里?”

    哥巴尔在听到那一道声音的时候,他身体不由一震,他的眼神也亮了一下,他在绝望之中,隐约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希望。

    “他喊的那个名字,波兰特伊,我想起来了,波兰特伊好像是西部一个小国的国师,那个小国,那个小国叫普兰王国!

    这个国师,我们老祖曾提到过他。

    他年轻的时候,我们老祖曾评判他,有通天之智,却困于小国,修行缺乏天资,少年时曾遭遇重创,导致根基受损,无法登顶修炼之巅。

    但是,他不应该是五千多年前的人吗?

    根据我们老祖当年的说法,他好像应该是在一千多年前,应该已经死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洛伊的注意力,则是在那个巫神巨头,喊出的一个名字之上。

    波兰特伊!

    “波兰特伊?有两尊巫神级别的巨头,在寻求破解之法?他们都是被困在了鬼圈之中?”

    中年冥河红尸,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他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快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真的和老祖推演的一样,青妖巫帝坟墓出现异动,有一部分一直在盯着青妖巫帝坟墓的巨头,会在这一次的事件点里,进入神魔坟场吗?

    普兰王国,那个大山之中的王国吗?

    我们这妖族老祖,好像也提到过这个王国,这个王国,好像很多生活习性,都和三大帝国之中的人不一样。

    他们供奉的有一头镇国神兽,那个镇国神兽,是一条特殊的神虫。”

    麻脸青年在这种紧张的时候,脑海之中的很多信息,也开始快速浮现。

    “同样变化!”

    “鬼圈直径,现在一千二百卡特,按照现在的趋势,大约十七分钟左右,圈子完全收拢完成,正南方向,无法突破!”

    在苏小凡一行人,脑海之中快速思索之时,在正南方向,有一道苍老沉稳的声音,也在此时快速响起。

    “如果你我同时布阵阵纹,以古阵破开着鬼圈,有希望吗?”

    “我身上携带的有一座古阵,我需要三分钟的布阵时间,布阵完成之后,古阵能爆发出巫神四阶,全力一击之威!”

    正东方刚刚第一道声音传来的方向,此时赫然再度开口。

    两尊巨头的交流,根本就没有瞒着任何人!

    苏小凡能看出来,他们之所以这样,直接用声音交流,也是为了吸引到被困在圈子里的其他强者和巨头,在此时一起出手。

    神魔坟场之中,气息原本就被压制,再加上蓝雾的出现,所有人的感知,都降低到了一个极致。

    如果有人故意隐匿气息,其他强者,是非常难发现的。

    “正北方,同样是这种变化!”

    “我是萨满帝国,黑蛇夫人,我手中有一把黑镜,可以临时控制一方萤火虫的走向,但是,一旦动用,根据我的推测,必然会引发一些禁忌鬼物的灭杀!”

    在苏小凡思索之时,果然,在黑暗之中,又有一道极为强大的声音传出。

    这一道声音冰冷,可冰冷之中,却也像是带着一抹魅惑!

    黑蛇夫人?

    是之前,在青妖巫帝坟墓周围,出现的那个女人?

    她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個地方?

    她难道,进入神魔坟场,还有其他的目的?

    苏小凡一边思索,一边脚步,却已经朝着白幡和青丝的方向,悄然地走了过去!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