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修复师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夺取青丝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白幡摇曳,青丝孤寂!

    苏小凡在看到冥河红尸一行四人,无法启动传送阵之后,苏小凡就已经在计划,准备动用自己心中,想到的一个有可能能活下去的方案!

    苏小凡从来都不喜欢,把自己的生死,真正交到别人的手中!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三道巨头的声音吸引了过去,自己原本的关注度,就已经降到了最低。

    这个时候,明显是自己取走白幡和青丝的最佳时机!

    有危险吗?

    系统在最后一刻传来的信息之中,只给了自己青丝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的情报,现在靠近,是否有没有危险,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不过,麻脸青年刚刚在水底,倒是提供出而来一个很有价值的情报。

    那就是靠近这坟墓,并没有很大的危险。

    根据他们妖族的记载,靠近这个白幡和青丝所在的坟墓,一般都会迷失的再走出去,暂时应该还没有人,死在这里的情况。

    神魔坟场之中,各种诡异古老恐怖的地方,以及坟头,非常多,这个衣冠冢,在神魔坟场之中,倒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再加上!

    这个方位,已经算是神魔坟场深一点的区域,一边人也不会轻易到来。

    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青丝,如果不知道真实情况,还以为它应该是某种禁忌鬼物。

    毕竟!

    像血灯鬼船这种东西,在神魔坟场之中,明显不在少数!

    之前,在鬼城之中的时候,自己还遇到了那个会扫地的裹尸布,以及那厚重的影子之类,那些,应该都是禁忌鬼物。

    对于这种东西,但凡是正常的修士,应该都不愿意轻易靠近。

    “嗯?你要干什么?”

    “那个坟墓,有什么问题吗?”

    冥河红尸的人虽然没有在意苏小凡,可阿洛伊却始终都分出了一些心神,去观察苏小凡,她此时看到苏小凡这个动作,她目光立刻就转动了一下。

    “你们都别动。”

    苏小凡没有回答阿洛伊的疑惑,而是直接用命令的语气,说了一句。

    苏小凡眼神也已经无声地严肃了起来。

    苏小凡一边靠近,一边赫然也快速的将自己的气息,彻底隐藏,并且,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无声已经注入了神祗符文之中。

    青铜块,也无声悬浮在了,甚至符文之下。

    同时,苏小凡也将一部分神魂之力,分散在帝心古棺和冥神大脑之上,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一旦真出现了什么意外,苏小凡甚至都做出了,直接扔出帝心古棺和冥主大脑的备案。

    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靠近这衣冠冢,应该没有很大危险,可苏小凡依旧是做出了最全的准备!

    “嗡!”

    苏小凡靠近,而也就在苏小凡靠近之时,那白幡前的那一缕青丝,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青丝微微波动了一下。

    这波动很轻微,如果不仔细观察,甚至都看不到。

    苏小凡的动作,在此时也微微变得有些迟缓了一些。

    悲伤,孤寂,苍凉!

    苏小凡在往前走的时候,苏小凡心中几乎不由自主的,就升起了这种情绪,也仿佛,这股情绪,是从周围的空气之中,沁入到自己的心脏里的。

    似乎,整个坟墓周围,都沁慢了这种情绪。

    “是青丝留下的?”

    “万年等待,万年布局,万年守护吗?它,从生到死,一直都为真正离开这座衣冠冢?”

    “无数年前,肯用自己的生命,成就往生池主人的那个女人,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苏小凡动作虽然迟缓了一些,可苏小凡的动作,却依旧在朝着,那白幡和青丝的方向走着!

    “唰!”

    可也就在,苏小凡大约走到了,那白幡与青丝大约十步的那一瞬间,苏小凡眼前的场景,却忽然变了一下。

    苏小凡感觉,自己再这一刻,像是猛地回到了地球之上!

    苏小凡朝着四周看去,赫然感觉,这应该是自己之前与刚哥摆摊卖货的那一条街!

    幻境?

    苏小凡在看着眼前的场景,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

    那些进入这个衣冠冢范围的修士,都遇到了不同的幻境吗?他们是因为幻境,才离开这座坟墓的?

    “喂!小凡,你在干什么,我刚进了一批好货,嘿嘿,知道西北的……”

    “嘭!”

    “咔嚓!”

    也就在苏小凡看着周围的幻境的时候,在苏小凡右侧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这声音是刚哥的?

    苏小凡闻声转头,可在苏小凡刚刚转头的时候,苏小凡赫然看到,郑大刚的身体,赫然正在身后的方向倒飞。

    有一辆失控的汽车,也正在咆哮着朝着前方继续撞击了过去。

    郑大刚身上殷红鲜血,在半空之中,都幽然飞溅,那血液无比真实,苏小凡站在原地,都能清晰的看到,那滚烫血液上冒出的一层热气。

    “轰隆隆……”

    汽车最终狠狠装进了一座店铺之中,郑大刚的身体,也狠狠的摔落在了地面之上。

    郑大刚的身体,都摔的有些血肉模糊,骨骼都像是碎裂了成了无声碎片。

    死亡!

    苏小凡看着郑大刚倒下去的画面,虽然明知道这是一场幻境,可苏小凡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心痛的感觉。

    苏小凡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狠狠的收紧。

    这种感觉,是苏小凡在进入宇宙万界之后,已经很少出现的感觉。

    郑大刚,就像是真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郑大刚的手中,临死还握着一个青铜器的碧玺。

    苏小凡认识这种碧玺,这是西北先秦时期,羌族经常会造的一种青铜器,传闻,先秦时期,有一个秦朝工匠的女儿,被当成当时笼络羌族的一种手段,嫁入了西北羌族。

    那个工匠的女儿,在嫁入羌族之前,就已经掌握一些基本的冶炼之术,以及种植之术。

    那个工匠的女儿,在嫁过去之后,几乎给羌族带来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世的羌族,还特意给那个工匠的女儿,在西北竖立了一座雕像。

    当年自己刚入行做古玩摆摊的时候,郑大刚当时正好在研究这一块的知识,当时他还说,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西北羌族。

    只不过,后来自己遇上了自己地球上的师父敬时珍,同时修复系统也摸清了怎么使用,去西北羌族找青铜器的事情,也就被自己和郑大刚抛之脑后了。

    自己踏入这个衣冠冢第一步的时候,竟然出现了这个幻境吗?

    它能感受到,自己心中曾经埋葬最深处的一些东西?

    每个人靠近这衣冠冢,所遇到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吗?

    苏小凡毕竟也是在修行路上,走了很多岁月的人,在幻境之中看到这一幕,自己的心脏虽然狠狠收缩了一下,但是还不至于真正动摇自己的心智。

    苏小凡的脚步,依旧在朝着前方走去。

    在幻境之中,自己在现实里往前走,幻境之中也是沿着街道,在往前走,自己的身影,甚至在郑大刚身前,停留了一下。

    苏小凡伸手,想触碰一下郑大刚,但是自己的手,却从郑大刚的身体之中穿过。

    苏小凡微微叹息。

    修行无岁月,自己在地球上,因为修复系统踏上了一条崭新的路,也就意味着,自己错过了原本的人生轨迹吗?

    如果自己没有走上修行之路,那么,自己在地球上,将会度过怎样的一生?

    苏小凡的手穿过郑大刚,然后,脚步则也正在朝着前方走去。

    在街道的前方,是青年路。

    苏小凡走出了街道,然后,苏小凡在街道的公交站牌上,赫然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苏小凡看到那一道身影,脚步也停顿了一下。

    那身影是谁?

    满头白发,背有些弯曲,身体佝偻着,她手中拿着一个菜篮子,她正在等公交车。

    “唰”!

    公交站牌前,那一道身影,也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她忽然转头,她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那一道身影,也忽然一震。

    “苏,苏小凡?是伱吗?”

    “不可能,你为什么还是曾经的模样,你,这些年去了什么地方?”

    那一道身影身体如遭雷击,她看着自己,她浑浊的眸子之中,还透着一抹残存的清澈,她满脸的沟壑,也还能依稀看到,曾经年轻时候的痕迹。

    墨子萱!

    她老了?

    美人迟暮?

    这是她年老的模样吗?

    幻境之中,苏小凡脑海里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些信息,自己在很久之前,好像是在地球上失踪了,墨子萱的家族,遭到了恐怖灾难,墨子萱修为被废,流落社会底层。

    她挣扎求生,她似乎一直在找自己。

    但是几十年的岁月蹉跎,她已经在绝望之中,有些麻木。

    她依旧认为自己没死,这,或许也成为了,她唯一能活下去的信念。

    “你,你不要看我,我,我已经老了吗?你不要看我,你应该记住的,是我以前的模样……”

    两人在街道上目光触碰,墨子萱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兴奋与欢喜,她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却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

    她用一块布,遮住了自己的脸,也遮住了自己的头发,她像是怕自己现在的这一幕,被自己看到。

    她神情紧张,身体都像是在朝着后方退去。

    苏小凡能更清晰的感觉到,这幻境绝对是虚假的,这种场景,自己甚至都没有想象过,可苏小凡看着墨子萱的身影,苏小凡依旧感觉到了一股真正的悲伤。

    她,老了,会变成什么模样?

    以自己的修为,倘若能活着回去,自己的寿元绝对要比自己身边的人要长很多,很多人会死,墨子萱也会老去。

    自己在修为的尽头,会遇到什么?

    孤独终老吗?

    苏小凡看着这虚假的幻境,苏小凡甚至有点理解,当初器灵为什么会以身殉道了,他死了,那么,她怎么继续一个人活下去?

    地球上曾经的岁月短暂,可那短暂的岁月,却又成了自己记忆里最深刻的地方。

    倘若自己地球上的亲人全部都去世了,那么,自己继续活下去的目标和意义,又是什么?

    苏小凡脑海里很多场景闪过,随后,苏小凡又摇了摇头。

    自己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自己,是要在第一时间,拿走白幡和青丝的!

    苏小凡想到这里,苏小凡的脚步,强行加快了速度。

    人前行,幻境里自己,则像是已经与墨子萱擦肩而过,在自己走远之后,她在繁华的街道上,看着自己离去的背影,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走。

    她眼神之中,有一滴泪水滴落,她的泪,在半空之中,化为了一片星星点点的冰晶,然后,落在了地面之上。

    在自己的身影,走远之后,她的身体在这繁华的大街之上,仿佛变成了一尊石头做成的雕像。

    苏小凡在往前走,并未看后面的场景,可身后的场景,却不受控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苏小凡在那一刻,甚至忍不住想要驻足回首,与这个幻境里的墨子萱,挥手告别。

    路继续向前,路上升起了一层薄雾。

    自己,在短暂的一个呼吸之间,像是走到了路的尽头。

    苏伟轩之墓,敬时珍之墓,郑大刚之墓,墨子轩之墓,苏宇之墓……

    父母,妹妹,师父,亲人,朋友,同学。

    苏小凡在雾气之中前行,看到了一个墓地,墓地上曾经一个个熟悉人的名字,赫然是刻在了一座座冰冷的石碑之上。

    墓地,有白色的小花无声绽放。

    墓地之中的青石板小路上,长满了青苔,这座墓园,像是很多年度没有人来过了,自己此时走在这墓地之上,脚在青苔上,留下了一道道脚印。

    整个墓园之中,都像是一片前所未有的安静。

    有巨大的梧桐树,在坟场之中遮天蔽日,也有后山的林子,遍地树立,可林子之中,梧桐树上,却不见飞鸟虫鸣。

    这依旧是幻境,一个很虚假,并不算是真实,也不算是非常能触动自己坚韧心性的幻境。

    这幻境,甚至仅仅只是让进来的人,平静简单的经历一遍,自己身边人的苍老与死亡。

    这幻境,并不是衣冠冢布置出现的,而是那青丝随手布置出来的吗?

    没有恶意?

    她,只是想让人从这幻境之中,感受到一些她曾经感受到的东西吗?

    苏小凡的脚步,在此时忽然也停了下来。

    幻境!

    自己虽然在往前走,可自己毕竟还是在幻境之中,自己怎么从这幻境之中出来?

    按照之前麻脸青年所说,进入这座衣冠冢区域的人,一般并不会死,而是在迷失之中,从这座坟墓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出。

    如果自己也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就走出了这衣冠冢的范围?

    自己是朝着那白幡和青丝走过去的,自己是要趁着,冥河红尸一族的人不注意,以最快的速度,取走白幡和那一缕青丝!

    这幻境虽然并没有恐怖的伤害,可自己却不能真正的一直在幻境之中停留。

    苏小凡脑海里,很多个念头闪过,自己想着,怎么去破开这个幻境。

    “啪!”

    然而,也就在苏小凡在快速思索,怎么破开这个幻境的时候,苏小凡却忽然感觉,自己右侧的肩膀上,陡然凉了一下。

    幻境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苏小凡皱眉!

    这种感觉无比真实,这个幻境很虚假,可是,整个幻境里的东西和感触,却像是极度真实的。

    “你好,请问北海路怎么走?”

    苏小凡感觉到,那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感觉,苏小凡也听到了,有一道声音,从自己身后传出。

    苏小凡已经转头,苏小凡赫然看到,有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脸色苍白的少女,正向自己问路。

    她的手却诡异的搭在了自己肩膀上,一直没有松开。

    她的这种姿势,就像是原本想要拍一下自己的肩膀,然后就拿开自己的手,可她的手,却又没有直接拿开一般。

    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并未回答。

    自己还不至于,与幻境之中的一个假人,进行交流。

    只是,苏小凡也有些疑惑,幻境之中这一路上走来,遇到的都是自己熟悉的,曾经身边的人,现在身后,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陌生人?

    并且!

    她的手也有些不对劲,自己刚刚触碰刚哥的时候,自己的手是直接从刚哥身体里穿过去的,也就是说,这里的幻境,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触觉的。

    自己身后的这一道身影,是怎么回事?

    这幻境,开始给自己,产生触觉了?

    “啪!”

    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想要避开那一只手和那个少女的触碰范围。

    可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右侧肩膀上的那一种触碰感,却并没有结束,甚至自己左侧肩膀上,也猛地像是多了一只手。

    “不对!”

    苏小凡脚步停下,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异常。

    苏小凡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忽然绷紧,麻脸青年说的毕竟只是书中记载的一些东西,并且还都是活着的人带回去的消息。

    那么,除了活人带出的消息,那么,这里有没有死过人?

    于此同时,在苏小凡忽然感觉到不对的时候,麻脸青年和阿洛伊,眼神之中,同样也流露出了一抹焦虑。

    苏小凡的身影,已经走到了白幡和青丝前三步。

    可苏小凡的脚步,此时再继续向前踏出,却并未出现向前走的场景,苏小凡此时脚步踏落前行,更像是在原地踏步。

    他就停顿在了,那白幡和青丝前方三步。

    不仅仅如此,在苏小凡的背后,竟然还诡异的从地底,长出了一棵特殊的树,那树的形状,竟像是一个女人。

    那树伸出了树枝,那树枝像是两只手,搭在了苏小凡的肩膀之上。

    并且!

    那一棵长的像是人形状的树,还在快速的生长着自己的枝叶,那树像是要将苏小凡,整个人给包裹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们妖族老祖在给我讲解灌输这里之时的时候,并没有说过这里,会出现这样一株树啊?

    我会不会害了他?”

    麻脸青年与秘术传音,已经喊了苏小凡好几次,可苏小凡的身体只是继续前行,对于他的声音,苏小凡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丝。

    麻脸青年看着快速包裹苏小凡的树,他心脏都狠狠缩了一下。

    苏小凡在之前河底的时候,可是在他和阿洛伊身上,都布下过死亡禁制的,一旦苏小凡死亡,他和阿洛伊,都会瞬间死亡。

    如果现在苏小凡死了,那么,他和阿洛伊,甚至都不用等到萤火鬼圈缩到最小了!

    “他陷入了某种幻境?你们妖族的情报不对?或者说,由于蓝雾,以及刚刚战斗的影响,导致了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衣冠冢,也称为了死亡禁地?”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她手中已经拿出了青铜短枪,之前在第一次与冥河红尸战斗的时候,苏小凡特意将一长一短两杆原本都属于阿洛伊的枪,给了阿洛伊一支防身。

    此时,阿洛伊看着前方,她甚至有一种强行爆发出手的冲动。

    麻脸青年能想到的事情,她明显也能想到,但是,她毕竟还是保持了足够的理性,她并未真正直接爆发出手。

    她很清楚,在没有弄清是什么情况的形势下,自己贸然出手,只会多一个人送死。

    “不要理会那个废物,走!”

    “这个禁忌萤火鬼圈的中心,并不在这里,朝着西南方向走,被困在这里面的,有强大巨头,也有几尊极为神秘的存在。

    这一次,进入神魔坟场的人,以及正好处于这个区域的人,可能会有很多!

    这个禁忌萤火鬼圈,未必就没有人能破开!”

    那个中年冥河红尸强者,显然已经看到了苏小凡那边的异样,他眉头皱了一下,随后,他目光直接再度扫视四周,他沿着河面,直接开始朝着前方走去。

    “愚蠢!在这个时候,还敢乱走吗?”

    “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想把这里的东西拿走?脑子是被驴踢了吗?走!”

    哥巴尔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他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片不屑,他快步跟上了,那个中年冥河强者。

    他身后的那两个冥河红尸,也快步跟着他走去。

    至于苏小凡,以及麻脸青年,以及阿洛伊,他们则并未理会。

    他们冥河红尸,对待俘虏,都会用这种死亡禁制。

    这种死亡禁制,一旦打入俘虏的身体内,在冥河红尸传统的认知之中,这个俘虏就成为了,这个冥河红尸的私人财产。

    由于有这种特殊禁制的存在,一旦冥河红尸死亡,那么,这一座冥河红尸所有的俘虏,身体里的禁制也都会全部爆发,然后死亡。

    在他们眼里,麻脸青年和阿洛伊,是根本就不必要抢走或者带着的。

    他们身上,是有冥河一族专有的禁忌气息的。

    事实上,苏小凡在融合了白脸的大部分能力后,是真正获得了这种禁制的,苏小凡在进入地下通道之后,为了避免暴露身份,在他们两个身体里,也用冥河一族的禁制,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里,又多放了一道的。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快看,那一棵人形的树,已经将苏小凡的身体的包裹一半了,如果……”麻脸青年见那四尊冥河红尸,竟根本没管苏小凡的生死,他的头皮都猛地有些发紧。

    “鬼人树!”

    “我刚刚通过我身体里特殊的传递信息的古物,与家族里进行了一次联系,这种树叫鬼人树,你不要靠近衣冠冢的范围。

    你现在靠近,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鬼人树并不是独居的,而是一种群居的禁忌鬼物,他一个人进去了,现在出现的是一颗树,如果你现在进去的话,那么,就有可能从地底钻出第二棵。

    那个时候,形势更为复杂。

    另外,你之前说的对,我确实没有完全通读我们整个波塞冬的资料库,实际上,我们整个波塞冬家族,也没有真正将整个资料库读完,并且记下。

    因为我们波塞冬的资料库,记载的东西太多,三大帝国,迷雾海洋,七大禁地,五大圣区,以及很多真正顶级无上顶级的大家族等等,仅仅只是这些发生的事情,在几十万年来的积累之下,都是一个惊世庞大的数字。

    而至于一些中小的国家和势力,发生的事情,更是包罗万象,我们波塞冬家族真正的全部资料库,占地就会超过了一千多亩地。

    我们家族嫡系血脉,学习的知识,以及要掌握的信息,都是从这庞大的资料库之中筛选出来的,尤其是家族秘史。

    现在,根据我们家族总部的反馈,一旦被这种树困住,除非他能在幻境之中,彻底认清那东西,并且在幻境之中,出手将那东西灭杀,否则的话,他必死!

    这东西,属于禁忌鬼物的一种。”

    阿洛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快速开口。

    “那他能从鬼人树之中,破开出来的概率是多大?你们波塞冬家族之中,有没有相关记载?”

    “他应该不是第一个,被鬼人树,困住的人吧?”

    麻脸青年快速开口,同时,麻脸青年身体,也动了一下,他的身体,则朝着东北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只有禁忌,才能克服禁忌。

    萤火虫鬼圈,正在收缩。

    按照麻脸青年此时快速的计算,等萤火鬼圈靠近大约十几步的位置时,苏小凡与那鬼人树,在萤火虫的光亮下,应该会出现两道影子。

    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苏小凡还没有能能挣脱鬼人树,那么,他就不得不拼命动手了。

    他在那个时候,可以将自己的影子与鬼人树的影子重合,他想要利用自己身体里,尚未苏醒的禁忌鬼物的死亡法则,强行去克制鬼人树。

    至于两者相互碰撞,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东西,麻脸青年已经来不及细想!

    这种时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苏小凡死了,他也死了,就算是他再有什么底牌,也没有什么用了。

    “咳!咳!”

    于此同时,幻境之中,在阿洛伊与麻脸青年,都在快速准备着最后拼命一搏之时,苏小凡在幻境之中,赫然已经动了。

    苏小凡在刹那之间转身,苏小凡直接一只手,抓向了自己身后的那个女人的脖颈。

    幻觉么?

    又不像,苏小凡想亲自尝试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看似粗糙,甚至没有任何新意的幻境,在这一刻,苏小凡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感。

    唰!

    苏小凡一手抓落,但是苏小凡却发现,自己的手像是抓在了空气之中。

    并且,随着自己转身,身后原本站着的那个女人,竟然诡异的消失了,不仅仅如此,而且自己右肩上的那种感觉,并未消失。

    甚至,那种感觉,从自己的肩膀处,已经开始朝着自己后背,乃至自己整个身体上,蔓延了。

    那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贴着自己!

    “你知道,北海路,在什么地方吗?”

    苏小凡身后,在苏小凡动手之后,那一道女人的声音,赫然再度响了。

    她原本所在的那个位置,身影消失,可她在自己身后一步的位置,她竟然又重新凝聚了一道身影。

    “空间禁锢!”

    苏小凡脑海之中快速思索,在一手抓空之中,苏小凡直接就改变了战略,苏小凡双手凝结了一道印记,自己周围的空间,在此时都波动了一下。

    既然用手抓,无法触碰到实体,苏小凡想动用禁锢之术尝试一下,苏小凡想看看,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禁锢住自己身后的东西。

    术法凝结,苏小凡朝着前方大步走了几步,赫然再度转身!

    没消失?

    苏小凡的目光看着自己身体原本站的位置,那个女人像是被禁锢住了,她的身影,也像是在原本她站的位置定格。

    可是,自己身上的那种被包裹的感觉,却没有消失。

    苏小凡感觉,自己的胸口,小腹,双腿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已经像是被完全包裹住了,这种感觉,更为真实。

    甚至,那包裹住自己的东西,也像是正在伸出一道道特殊的丝线,朝着自己皮肤之中恐怖刺落。

    “在这是幻境,自己施展出的东西,都是幻境赋予自己的?”

    “这是假的,仅仅只是在幻境之中,就算是施展出再强大的东西,也是根本无法冻结,亦或者是灭杀幻境之中的东西。

    只是,我身上现在,有的这种恐怖的包裹感,是幻境赋予给我的,还是我现在身体正在承受的?

    我想要真正摆摊,身上的东西,就必须破开这里的幻境出去么?

    只是,我怎样才能出去,我现在,应该和我的身体,已经失去了联系,我应该是完整的,落在了这个幻境之中。

    而我的身体,按照我原本强行留下的本能反应,应该是一直朝着白幡的方向走的,现在这个时间,我的身体上,甚至应该已经走出了白幡和青丝之间。

    我的身体,再往前走,应该都快要,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衣冠冢的范围了。

    只不过!

    现在我的意识被困在这里,我的身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苏小凡脑海之中,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闪过,苏小凡的身体,也快速绷紧!

    这个原本看似,很安全的地方,还隐藏着这种诡异的风险吗?

    “幻境最恐怖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进入了幻境。”

    “因为在不知道自己进入幻境的情况下,很容易把幻境之中的一切都当成是真的,而一旦知道自己进入了幻境,那么幻境反而并不是这么可怕。

    因为在幻境之中,只要自己的神魂不灭,就不会死亡。

    我现在进入的这个幻境,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它是一个幻境,它和一般的幻境不同,一般的幻境的恐怖,是在于欺骗,我现在所在的幻境,是怎么走出去?”

    “最重要的是,这个幻境,将我的意识和我的身体,强行分开了?”

    苏小凡感觉到,有一层无形的东西,已经朝着自己心脏和口鼻之中钻了进去,苏小凡忽然闭上了眼。

    苏小凡双手开始再度凝结了一个印记,苏小凡让自己的神魂,陡然剧烈震动。

    普通的幻境,是很脆弱的。

    它恐怖的地方,是欺骗,在那种情况下,只要陷入幻境之中的人,强行用神魂之力震荡,就有可能将幻境世界,震出一些裂纹。

    然后,自己的神魂可以通过裂纹,第一时间与身体本尊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神魂与本尊进行了接触,那自己就可以瞬间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走出幻境范围。

    苏小凡想用这种方法,尝试一下。

    苏小凡将自己的神魂之力,顷刻之间提升到了一个极致,并且,苏小凡也立刻再度凝结一个印记。

    随着这一道印记凝结,自己已经提升到极致的神魂之力,忽然在半空之中,汇聚成了一道庞大的战斧。

    那战斧之上,一道像是超越金仙巅峰的气息,也彻底爆发。

    随后,苏小凡控制着这一把战斧,直接朝着前方的空间,恐怖斩落,这一击,在幻境之中,苏小凡根本就没有任何保留。

    战斧落下,前方的空间余震,地面震动!

    轰隆隆……咔嚓嚓……

    巨大的斩杀轰击声,朝着前方疯狂蔓延,无尽的杀机和疯狂的战意,伴随着这一斧子的冲击,也朝着四面八方,狂暴冲击。

    前方的高楼大厦,大桥学校,行人汽车,乃至周围的坟墓石碑,都在这一道斧子的斩落之下,崩塌毁灭!

    苏小凡倾尽全力的这一道斩杀,几乎毁灭掉了半个城市。

    可周围的一切成了废婿,苏小凡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堪,随着这一斧子斩落,苏小凡仅仅只是感觉到了空间出现了一丝波动,这个幻境,根本就没有真正崩塌的趋势。

    “禁术:神魂极限之刀!”

    苏小凡在感知到周围的情况之后,苏小凡的脸色冰冷,但是苏小凡的手,却没有停下,苏小凡紧接着,就动用神魂之力,再度凝结出了一道更加猛烈的禁术。

    苏小凡身上青筋毕露,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汗。

    他双手握刀,印记融入刀身,他身上的气息,再度强行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极致。

    他这一刀强行在幻境之中斩落,周围的空间震动终于更大了一些,前方已经很多地方,成为废墟的城市和道路,在这一刀之下,直接一大半化成了废墟。

    并且!

    苏小凡这一刀,在第一次挥动之后,并未停下。

    苏小凡将自己身上的神魂之力,像是爆发到了一个极限,苏小凡紧接着,第二刀,与第三道,直接倾尽全力斩落。

    这是苏小凡,从系统手里,曾经得到的一个禁术。

    只不过,在自己修来到大罗金仙,也就是恒星级别之后,苏小凡已经很少再动用这一个属于金仙级别的神魂禁术了。

    这个禁术,是一式三刀。

    前两刀快,最后一刀沉,一次挥落,三刀斩落,这是要将三道的力量,在最后一瞬间,汇聚到一条线上爆发!

    “嗡!”

    苏小凡这一刀斩落,整个环境中的城市,全部化成了废墟,慢慢苍穹甚至都被自己劈裂成了一座城市。

    整个正式和周围,都像是陷入了一片世界末日,甚至苏小凡能看清,这座城之中,很多人恐惧逃亡的身影。

    苏小凡这一次清晰的感觉到了周围幻境世界的波动,这种波动,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得上是剧烈。

    然而!

    苏小凡在这一刀近乎撕裂苍穹的情况下,却依旧没有能真正地撕裂这个幻境。

    “还是无法破开么?”

    “这个幻境,竟然坚固到这种程度?甚至,幻境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如果仅仅只是在幻境之中,仅仅动用神魂之力,这就已经快要到我的极限。

    就算是我动用更加强大的禁术,我应该也很难,真正破开这个幻境。

    除非!

    我可以不顾一切,彻底燃烧自己的神魂,利用死亡禁术,疯狂炸裂掉这里!”

    苏小凡强行压制着,自己心中,微微升起了的那一丝焦虑,苏小凡脑海之中,再度闪过了一抹疯狂的念头。

    只是,一旦这样做,自己或许可以走出这个幻境世界,但是,自己的这一道神魂,恐怕也可能,真正死亡了。

    这样的做法,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个血灯鬼船,是怎么过去的?”

    “它在这里,会遇到幻境吗?它如果遇到了幻境,那么,它当时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苏小凡强行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在这顷刻之间,苏小凡忽然也想起了,之间从自己面前,进入坟头之中的那个红灯鬼船。

    苏小凡脑海里,疯狂的想着,自己当时看到的那红灯鬼船的每一个细节。

    苏小凡明显的记得,红灯鬼船,在进入坟墓之前,是停顿了片刻的。

    “嗯?陷入了幻境?”

    “鬼人树?他活不了了,你们两个要想活着,离开朝着这个鬼圈的中心走吧,如果有无上巨头,强行破开这个圈子,你们大概还有活下去的概率。”

    “唰!”

    冥火鬼圈,越缩越小,麻脸青年和阿洛伊,心中的紧张也越来越浓烈。

    此时,从收缩的萤火圈子方向,有五道身影,在朝着鬼圈中心快速赶去的时候,他们一行五个人,刚好是路过苏小凡一行三个人的方向。

    他们五个人,是踏着河面,朝着里面走的。

    他们像是也研究出了,沿着河面走,会相对更安全一些。

    这五个人之中,在路过苏小凡一行三个人的方向时,有一个手握一本古卷的书生模样的人,在苏小凡身上落了一下。

    他也在此时,开口说了一句。

    他似乎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看透了很多东西,他也认识鬼人树!

    “您,您是帝国东部,特罗家族的人?我,我好像见过你的记忆水晶里的照片,我想起来了,你是书生蓝城!

    我是帝都波塞冬家族的人,我们波塞冬家族的第五代祖上,与你们特罗家族的祖上,曾有故交。

    你们能不能看在老一代曾经的交情上,救他一命?

    如果你能出手,我替家族答应,我们波塞冬家族,欠你们特罗家族一个人情!”

    阿洛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她快速开口。

    她此时,刚刚用一个特殊的黑色小刀,划破自己的手心,她准备凝结一个印记,拼死在最后关头,救一下苏小凡。

    “嗯?波塞冬家族?我想起来了,你是波塞冬家族的那一个天之娇女,阿洛伊?你是完全神祗血脉的人?”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我记忆里的情报不错,你们应该与罗恩家族,没有什么交集吧?

    这个年轻人之前在青妖巫帝坟墓前,曾与另外一个年轻人战斗过。

    他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一个废物,但是一个自行修炼的未亡人,应该也活不了多久,你为什么要救他?”

    那个书生模样的巨头,在听到波塞冬家族的时候,他的脚步和他身后的几个人,都微微停顿了一下。

    书上模样的巨头,沉稳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抹疑惑。

    “现在来不及解释真么多么,你能不能救他?他不能死,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波塞冬家族一个人情的份量。”

    阿洛伊见书生模样的人停下,她再度快速开口。

    “没用的。”

    “如果蓝雾没有出现,他遇到这个东西,我或许还能勉强救他一次,现在,蓝雾出现,再加上这萤火鬼圈,我也无能为力。

    你们走吧,在这种情况下,他几乎必死无疑。

    另外,你接下来,想要你凝结的这个印记,应该是你们波塞冬一族的,召唤海神虚影吧?

    这个术法,是没用的。

    衣冠冢前,是现实与幻境,几乎感觉同步的一个世界。

    你这一击,如果真的是攻击向那鬼人树,那么,他这一道攻击,极有可能会落在苏小凡的身上。

    现在,附着在他身上的那个树,是可以化为虚影的。

    从真实到虚幻,从虚幻再到真实,这才是衣冠冢,真正运转时候的,恐怖的一种死局!

    在史书上记载的,能活着离开衣冠冢的那些人,实际上,是根本没有遇到,这衣冠冢的真正幻境的。

    这衣冠冢,会有一段时间陷入沉睡,有一段时间,陷入运转状态。

    沉睡是,是的活人之地。

    苏醒是,则就变成了杀人之地!

    你,根本无法破解,就算是我被困住,我极有可能,也只有死亡的可能。”

    那个中年书生看着苏小凡,他不由摇了摇头。

    随后,他也没有再说其他的东西,他转身就要离去,他能停留在这里,在这种生死时刻,与阿洛伊说这么说,已经算得上,对得起祖上的那一份交情。

    毕竟,那是真正好几辈之前的交情,最近上万年,这些祖上的交情,早已经淡如清水。

    “什么?”

    “这,这也就意味着,苏小凡必死了?真实,虚假,是相互变换的?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鬼人树可以是尸体,也可以是幻境?

    连你,如果现在处于这种情况,都会陨落?”

    那脸青年已经找好了角度,可原本就有些不自信的他,在听到那书生模样的人开口之后,他的脸色不由地也一变再变。

    忽然!

    他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个特殊的火石,他将火石猛地朝着前方,扔了过去。

    那火石已经处于激发状态,在麻脸青年将它扔出的时候,还随手朝着它身体里,灌入了一丝能量。

    此时,那一枚火石,在被扔到半空的时候,猛地亮了一下。

    半空之中,一片明亮的火焰,也在这一刻亮起。

    麻脸青年,在此时却没有去看那空中的明亮火焰,他的目光,死死的落在了,苏小凡与那鬼人树的地面之上。

    “只有苏小凡的影子,没有鬼人树的影子?”

    麻脸青年在火光亮起后,看着地面上的影子,他的脸色彻底大变,鬼人树在火光亮起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它竟然像是化成了一片虚无!

    灯光照射到它,它地面上都没有影子。

    “我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麻脸青年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堪,他眼神之中也再度爆发出了一抹惊慌。

    阿洛伊看到眼前这一幕,身体也紧跟着爆发出了一抹巨震。

    而在两人身后,萤火组成的一道墙,赫然已经收缩到了两个人身后,大约一百米的距离。

    那幽蓝色的星星点点的光芒,都已经隐约之间,照射到了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身前不远处!

    “阿洛伊,无法破解!”

    “你现在离开准备,凝结天命保魂禁术,你现在所处的地方,几乎已经相当于是死局,你身上的禁制,在短时间内无法打开。

    现在,鬼圈之中,有几尊极为强大的虚空行者巨头在,如果仅仅只是萤火鬼圈,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眼前的这个废物,却已经让你陷入了真正的死局。

    你现在立刻动用那个禁术,这样的话,你或许还有一丝的可能,能保住最后一缕神智,否则的话,你将真正彻底死去!”

    阿洛伊的脑海之中,家族之中的一道传音,也在这一刻忽然想起!

    死局!

    无法破解?

    阿洛伊此时听到脑海里家族总部在这一刻传来的情报,她极度强制让自己冷静的心中,也狠狠爆发出了一片波澜。

    她在这一刻,真正感觉到了死亡!

    她的身体巨震!

    那个被称为蓝城的书生,在放下那几句话之后,带着自己的人,也已经转身要离开!

    咔嚓!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从苏小凡的方向,却陡然传来了一道,像是什么东西,诡异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以苏小凡为中心,一道极为古老,神秘,充满恐怖禁忌死亡的威压,也骤然朝着四面八方,恐怖爆发!

    “发生了什么?这种气息……”

    唰!

    那个已经转身的书生,看到这一幕,豁然猛地回头,他的目光在这一刻,也死死的落在了苏小凡的身上。

    “不对,他身上的鬼人树,裂开了?鬼人树,正在从他身上快速收回,并且重新钻入了泥土之中?”

    “这不可能,鬼人树,在这种状态之下,被它抱着几乎必死!他怎么可能没有死?鬼人树,为什么会自己退下?”

    鬼人树配合这个极度诡异的坟墓,就是一个必死之局,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

    在那书生身后,有一个特殊家族的人猛地回头,他看到眼前这一幕,他眼神之中的震撼,也在这一刻不由地爆发。

    他一时间,似乎有点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真的没有死?他眼睛睁开了?”

    “他身上的气息,刚刚是不是一种禁忌鬼物的气息?不对,那种气息,又不是很像,就算他是未亡人,他也应该死的。

    鬼人树,是可以将未亡人,直接逼到身体里禁忌鬼物,全部苏醒,人死,禁忌鬼物出现的。

    他身体里的禁忌鬼物,好像并未苏醒,他是怎么出来的?

    鬼人树,好像并不对他进行攻击了?”

    另外一个特罗家族的强者,站在那书生身后,他看到这一幕,他眼神之中的惊惑,也在这一刻直接爆发。

    “你刚刚,做了什么?”

    “你不仅仅让鬼人树,停止了对你进行的进攻,你还直接逆天破开了幻境,从幻境之中,出来了?

    你刚刚面临,其实不是一重灭杀,而是双重灭杀!就算是我,在这种情况下,几乎也是必死无疑,你竟然能活下来?”

    特罗家族,那个叫蓝城的书生,甚至转身冲着身后走了一步,他看着苏小凡,像是想从苏小凡身上,看出真正的秘密。

    “苏小凡,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你真的活了?你,你真的没有死?”

    阿洛伊在多方的信息判断之下,她的眼神之中,在刚刚那一刻,都爆发出了一抹绝望。

    她此时看着苏小凡,竟然安然的睁开了眼,她眼神之中的震撼,也爆发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啪!

    她震撼,苏小凡在此时,却没有停下,苏小凡在睁开眼之后,陡然往前走了一步。

    苏小凡没有去抓空中的那一缕青丝,苏小凡赫然是抓向了,青丝前方的那一道白幡!

    于此同时,卡特帝国,帝都!

    占地万亩的波塞冬古老庄园,祠堂会议室!

    “什么?那个叫苏小凡的废物,竟然没有死?在被鬼人树缠住的情况下,他竟然活了下来?这不可能,连我都未必有把握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他怎么可能活下来?”

    “立刻联系阿洛伊,问清究竟是什么情况?”

    会议室之中,有一个老者,原本已经认为,阿洛伊那边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已经不太可能,有什么生机,他都已经准备转身离开。

    可此时,他忽然听到苏小凡活过来的消息,他的脚步不由挺住,他的头也直接转了回来。

    “阿洛伊也不知道!”

    “他就是活下来了,根据阿洛伊传来的消息,那个叫苏小凡的废物,他身上先是爆发出了一股极为古老奇特的气息。”

    随后,他所处的幻境,就好像直接恐怖破裂了。

    “他背后的那鬼人树,也是在那一刻,直接从他背后撤退,钻入地下的,那鬼人树,停止了对他的攻击!”

    在祠堂前方,有一个盘腿坐在一个古器前方的老者,双手印记凝结,他身前是一个巨大的犹如瓶子一般的青铜器。

    他以那个青铜器瓶子作为介质,他似乎能感应到,万里之外的神魔坟场之中,阿洛伊所传递过来的话。

    “难道是因为,他未亡人的身份?他身体里的禁忌鬼物,在最后一刻,有可能爆发出了极为诡异的东西?”

    庞大的会议室之中,在后方的一个中年人,在此时忽然开口。

    “不可能,鬼人树我了解的多一些,我与天启学院的副院长,曾经针对鬼人树,做过一个特殊的实验。

    鬼人树,不仅仅只是在那个坟前有,在青妖巫帝的坟墓周围,以及暗河边缘,鬼墨崖附近,都有这种特殊的树。

    这种树,是不会对未亡人放手的。

    它一旦包裹住,如果是正常的修士,会被它强行抱死,并且,它的身体上,还是伸出无数密密麻麻的触手,将被抱住的人,彻底吸干,然后成为它的养料。

    它在抱住一个修士之后,它身上还会爆发一种极为恐怖的压制规则,能将一个修士身体里,几乎所有的法则和能量,全部都压制起来。

    除非,一个人的境界,能达到巫神四境以上。

    而如果是未亡人,它则会活生生的将一个未亡人,彻底锁死到真正死亡的程度,或者说,锁死到,未亡人身体里的禁忌鬼物,彻底钻出来的程度。

    有一个消息,你们可能不知道。

    天启学院的上一代院长,曾经冒着极大的风险,联合了教廷的之中一尊红衣大主教,曾从神魔坟场,带回来了一株鬼人树。

    当时的天启学院的院长,想利用鬼人树的特性,去压制快要彻底化为禁忌鬼物的未亡人。

    一千四百多年前,天启学院曾经进行了一次长达三个月的封校,你们应该知道吧?

    那一次封校,真正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什么特训。

    而是天启学院,将鬼人树给弄丢了。

    准确说,当时的天启学院院长,做了一次极为恐怖的实验,在那一次实验之后,天启学院的院长,就带着鬼人树的一块组织,去研究了。

    而负责镇压关押鬼人树的强者,以为鬼人树当时死了,就没有很在意,这就导致了,鬼人树钻入地底失踪。

    那一次封校三个月,就是天启学院的院长,联合天启学院的十九尊无上巨头,对鬼人树在地下的一次强行寻找以及封印。

    当时,他们为了找出那一株鬼人树,他们封印了几乎千里的土地。

    最后,甚至惊动了教皇总部,大祭司当年都亲自动手了一次。

    而在那一次之后,那一株鬼人树,也被大祭司动用圣器,给强行关押了起来,至今,那一个鬼人树,还在被关押在教廷天牢之中。

    天启学院的院长,到了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完全研究清楚,鬼人树究竟都有哪些特性,以及破解鬼人树的方法。

    就凭借这些,你们应该就能明白,鬼人树有多诡异和恐怖了吧?

    它的行动确实不算快,在正常情况下,一般的修士,也很难被它真正抱住灭杀,毕竟,谨慎一些,都能察觉。

    可是,倘若在能出现幻境,以及一些能控制人身体僵直不动的地方,鬼人树就会变成一种真正的杀人之树。

    还近乎,无法破解!

    这个罗恩家族的废物,他是动用了什么方式,破解了连当年天启学院的院长,都没有能破解的鬼人树?”

    会议室之中,一尊实力极为强大的老者,脑海里也在此时直接起身。

    他平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眸子里,也不由流露出了一抹疑惑,他的目光,也看向了,最前方,那个双手凝结印记,在通过那个巨大古老的青铜瓶子,在与阿洛伊沟通的人。

    “三祖上,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神魔坟场边缘了吧?”

    在会议室的主座之上,有一个穿着一身漆黑长袍的老者,眼神也波动了一下,可此时他却没有理会一众人的震撼,他忽然问了一句。

    “已经到了,不过,三祖上并未在第一时间进去。”

    “蓝雾出现,禁忌之主在这个时间段,极有可能也会出现在神魔坟场之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就连三祖上,都不敢贸然进入!”

    会议室之中,一个中年人,在坐在诸位上的那个黑袍老者,问话之后,他则快速开口。

    坐在主位上,召开这次高层会议的老者,赫然是他们波塞冬家族,审判厅的总负责人,扎卡!

    一个真正顶级传承数十万年的家族,几乎已经和一个皇朝差不多,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在整个卡特帝国,都是有着恐怖威名的。

    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可以审判波塞冬家族所有的高层和嫡系,甚至,就连波塞冬家族与外界发生争端和战斗的时候,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都会强行介入。

    它审判的界限,是与波塞冬家族一切有关联的人和事。

    在三千年前,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甚至因为波塞冬家族的一个嫡系继承人与卡特皇朝的一位皇子,发生冲突,最终导致了超过四十人死亡,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在当年直接废除了的家族的那个嫡系继承人。

    同时,波塞冬家族的审判厅,也直接审判废掉了,卡特皇朝那个双子的双手!

    波塞冬审判厅,在整个波塞冬家族内外,都绝对有着绝对的威名。

    “将这个消息,给三祖上传过去。”

    “另外,通知家主,阿洛伊活下来了,我现在怀疑,冥神大脑,极有可能是在萤火鬼圈的包围之中。

    或许,在冥河红尸与禁忌沙土人之间,真的可能存在着未知的第三方!”

    坐在最前方的那个穿着黑袍的人,眼睛眯了眯,他开口,大厅之中的震撼的声音,都强行被压了下去!

    “另外,彻查苏小凡。”

    “罗恩家族的事情,你们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苏小凡·罗恩仅仅凭借着自己,应该是无法做到这种逆天的程度的,你们调查一下,帝都西部的军区,有没有暗中与苏小凡联系。

    这个苏小凡,身上应该有秘密!

    西部军区的人,应该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得到这个秘密。

    西部军区,恐怕有老一代的强者,恐怕要有一些异动了,当年那件事情,很多人帝国西部的人,心中都压着一口气。”

    审判厅的那个黑袍人,再度开口。

    “他,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废物,或许还能活过余生,现在,他……”会议室之中,有一个苍老的女人,在那黑袍人开口说完之后,她忽然也摇了摇头。

    ……

    神魔坟场边缘,在波塞冬家族会议室总部,因为帝国的一个废物震动之时,有一个头上扎着一朵红色桃花的青年,已经在神魔坟场周围,站了很久。

    “我从萨满帝国来,我想,请你们让开一条路。”

    那个头上带着一朵桃花的青年,赫然是之前,在萨满帝国那一座神庙里,问道的那个年轻人。

    此时,他也动了。

    他轻声开口,然后,他一步直接朝着禁区之中,走了禁区。

    哗啦啦……

    而他一步朝着里面迈入,神魔坟场里的蓝雾,竟诡异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

    卡特帝国,最西部,妖兽森林边缘。

    在卡特帝国的帝都,刚刚吹起第一缕秋风的时候,卡特帝国西部,早就已经大雪纷飞。

    妖兽森林的边缘,一条蔓延无尽的大河,此时也已经完全被无尽冰层封锁了河面,那冰层足足有数米之后。

    而在这妖兽森林的边缘,赫然有一座城。

    城上,风雪呼啸。

    城中却是始终保持着一股浓郁的肃杀之气,城中的巷子里,也有红灯亮起,也有脂粉的香味,无声传出。

    同样,在大街上,也有一些叫卖的声音,炊饼,野兽血肉,骨骼,法器,茶馆,面馆,糖葫芦等等,这毕竟是人生活的一座城。

    可是,这些生活的气息,却根本遮掩不住,这一座城的肃杀。

    因为!

    这是一座极为庞大的屯兵之城,在外界,又被称为是黑石城。

    这座城,是处于四大势力的交界处。

    这座城,向西是妖兽森林,向西北是黑暗帝国,向南则是深渊禁区,这一座城,要抵御来自三个方向,都随时可能爆发出的恐怖危险。

    雪落在城墙上,都泛着一抹红色。

    这座刻画满无尽阵纹的城墙,明显早已经被无尽殷红的鲜血给染透。

    而在城墙外,在冰冷呼啸的风雪之中,方圆二十里,赫然都还有士兵的身影,以及明哨暗哨的岗位,在如同精密机械一般,都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此时!

    在这座漆黑血腥庞大古城的中央,有一个老者,忽然从一座大殿之中,走了出来。

    他走出来之后,一步步,朝着大殿前,也是整个古城的中央,那一座庞大的祭坛之上,走了上去。

    “未亡人,苏小凡·罗恩。”

    “如果我要保一下罗恩家族最后一个血脉,你们还会动手么?”

    那老者像是已经得到了一些什么消息,他走上那大约有九层楼高的祭坛,风雪如刀,刻画在了他的身上,被貂皮挡下。

    “苏小凡·罗恩,他毕竟只是一个废物,军主,您,真的要强行保住他?”

    “当年,您为了保住他,已经动用了很大的资源,您和教廷,帝上,都堪堪保持了平衡,如果您现在再保他,恐怕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祭坛之下,有一道全身裹在白袍之中的一道身影,在此时也忽然凭空诡异出现。

    他看着那个老者,他的语气也很平静。

    接着,他又道:“那些人,应该也没有再杀他的意思,他现在虽然成为了未亡人,他毕竟还只是巫圣级别。

    这种级别的未亡人,在他们眼中,应该还不值一提。

    他们应该也不会,轻易惊怒您。

    何况,现在蓝雾现在出现,神魔坟场的禁忌之主巡视天下,苏小凡,他有可能,不会被那些人击杀,而是死在神魔坟场之中。”

    祭坛之上,那个老者朝着东南方向看去,他似乎并未理会,那白袍人的声音,他看着东南方向,并未再开口。

    “你亲自去一趟神魔坟场。”

    “如果他死在了神魔坟场之中,那是他的命,但是,如果他活着出来了,帝国之中的那些人,敢再对他动手的话,那么,你就应该告诉他们一下,我们真正的态度。”

    那个老者目光朝着东南方向看了很久,他平静开口。

    随后,他的目光,就又朝着妖兽森林和黑暗帝国的方向看了过去,最后,他的目光,又朝着深渊禁区的方向,冰冷的扫视了一眼。

    ……

    神魔坟场,衣冠冢前。

    书生蓝城和特罗家族的人震撼,阿洛伊震撼,麻脸青年同样震撼!

    白幡前!

    苏小凡的脸色在此时,却有些苍白,不过,苏小凡的手在这一刻,赫然已经握在了,那一杆白幡之上。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