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修复师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破局杀阵!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白幡入手,冰冷,孤寂,悲伤。

    苏小凡握着白幡的时候,就感觉,似乎整个世界的悲伤,都在朝着自己身体里涌入,白幡前方,那青丝也跟着白幡,晃动了一下。

    不过,这种特殊的情绪,朝着自己身体里汹涌,自己在拿起白幡的时候,却并未遇到什么很大的阻力。

    苏小凡抬起白幡,就感觉,像是之前拿那青铜长枪时一样的轻重感觉。

    大约,三十多斤?

    苏小凡抬起白幡之时,那一缕青丝,随着白幡升高,也跟着升高了一些。

    “果然如此,这白幡是一件法器吗?”

    “这白幡,有可能是器灵的青丝,在诞生了灵智之后,自己炼制的一个法器,白幡,插落在衣冠冢前,万年不腐不朽,不凋不败。

    白幡招魂,只为等那个人重生归来么?

    这应该和我之前的猜测一样,至于青丝,则和系统说的情况类似,青丝的神智已经完全泯灭,它现在只剩下这一道形体。

    这应该也是,器灵割下这一道青丝的,最原本的模样。”

    苏小凡没有理会所有人的震撼,苏小凡在破开幻境,摆脱鬼人树之后,苏小凡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强行拔起了这一杆白幡。

    “你在干什么?你居然敢动神魔坟场,坟墓前的东西?招魂幡,你都敢动?”

    “你快放下,你动那个东西,极有可能会引来恐怖异变,一旦真的出现那种异变,我们现在都有可能全部死亡!”

    那书生身后,刚刚从震撼之中回过神的特罗家族的人,见苏小凡随手又拿起了那一杆白幡,他们的脸色不由再度一变。

    他们后退,眼神里都直接爆发出了一抹浓郁的忌惮。

    “苏,苏小凡,你,你刚刚是怎么破开幻境,有摆脱了鬼人树的?你身上,在刚刚爆发出的那一道气息,是什么?”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拿起白幡,她的眸子也狠狠再度缩了一下。

    可在这一刻!

    她显然心中还在因为刚刚苏小凡做的事情而震惊,她们家族总部的巨头,都在第一时间,朝着她连续发问,她在此时忍不住再度开口。

    “血灯鬼船。”

    苏小凡已经将白幡彻底从地上拔起,坟墓前,苏小凡只回应了阿洛伊四个字,苏小凡的目光在此时,则紧紧地看向了那一缕青丝。

    现在,要直接融合吗?

    青丝,已经到手!

    自己身体里,有帝心古棺,冥主大脑,青铜块,还有之前从葬仙之地冥河红尸与沙土人身上搜去到的东西,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具备了一些融合的底气!

    “你的目的,就是这个白幡?”

    “这个东西,以前也有人窥视过,不过,在神魔坟场之中,这种诡异的东西,触碰之后,几乎都会引来一些恐怖的禁忌生物,乃至引发一些不详异变。

    就像是三万多年前,帝国中部的一尊无上巅峰巨头,已经到了巫神七阶,他是有可能登顶真正的巫神巅峰的巨头。

    他当年,就是因为进入神魔坟场,误上了一艘乌篷船,而发生了恐怖死亡不详异变,而最终失去了神智,消失在了神魔坟场深处。

    这种例子,在神魔坟场之中,几乎每个时代都会上演,最近数十万年来,已经很少有人,敢轻易拿走神魔坟场里,类似这种祭祀,招魂,以及一些诡异的东西了。

    你现在敢动手,甚至冒着死亡的风险,你对这个东西,提前有过了解吗?”

    那个被称为蓝城的书生,此时看着苏小凡手中的那一杆白幡,他明显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看着苏小凡,他似乎在快速思索着什么。

    接着,他又道:“你口中刚刚说的血灯鬼船,在这里出现过了么?你破开刚刚那个死局,和你口中说的那个东西,又有什么关系?”

    “血灯鬼船,对,有什么关系?那血灯鬼船……不对,那血灯鬼船,好像是在半空之中停留了一下,然后进入衣冠冢的。

    你,你是在学习那血灯鬼船,破开的这个死局?

    可那血灯鬼船,是怎么破开幻境的?

    并且,那血灯鬼船出现的时候,好像鬼人树并未出现,你就算是从血灯鬼船上学会的破解幻境,那你又是怎么破开鬼人树的?”

    阿洛伊在书生之后,也快速开口。

    她看着苏小凡,她在震惊之中,很多疑惑,也在她眼神之中,疯狂运转。

    她和那书生一样,她直到这一刻,她也大概才看出来,苏小凡真正的目的!

    之前!

    苏小凡让麻脸青年走在前面,利用妖族的布局,走路探路,以及抓获自己成俘虏后,朝着这个方向走,他的目的,也是这个?

    自己被抓,有可能,也仅仅只是属于一个意外!

    苏小凡和麻脸青年,当时从自己那个方向路过,苏小凡当时的目的,就是这里吗?

    自己当时拦他们两个,是因为那个时候,那个区域的人,都在拦截妖族的人,拦截帝心古棺。

    准确的说,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拦截妖族圣女,神荼!

    毕竟!

    她当时从青妖巫帝的坟墓之中,带走了帝心古棺,所有人都是亲眼看到了的,各大势力的巨头,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帝心古棺带走的。

    自己当时拦他们两个的时候,其实目的并不算是拦截帝心古棺,自己当时只是一直在赶路,一直在谨慎,有些闷得慌。

    自己只是想随时战斗一下,将这两个人镇压,然后,随手交给家族。

    但是,自己没想到,自己在家族里,一尊巫皇级别的强者保护下,竟然被苏小凡最后反向逆天给劫持住了。

    她直到这一刻,再度看向苏小凡的时候,她心中的一些疑团,才忽然解开。

    可在原本的疑团解开之后,她再度看向苏小凡的时候,她心中则产生了更多的疑团,苏小凡,冒着这么大风险,取这个白幡干什么?

    禁忌坟场里的这种祭祀之物,几乎是公认的,拿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触碰还可能会死!

    不然的话,神魔坟场里的东西,这么多年来,也不会没有人轻易去拿了。

    进入神魔坟场里的人,真要拿东西,或者说是抢东西,也是抢夺陪葬品,因为陪葬品,才有可能有真正人类能用的,无上恐怖的法器之类的东西。

    就像是,之前攻伐青妖巫帝坟墓之时,很多法器,都直接化成了流光,朝着四面八方飞落。

    甚至,神荼最后,从青妖巫帝坟墓之中,还带走了那一尊惊世逆天的帝心古棺!

    与那些相比,苏小凡冒着这么大风险,来到这里,来拿这一杆白幡,实在让人无法想通!

    “走!”

    很多道目光,在苏小凡身上汇聚。

    苏小凡在这一刻,也没有真正直接去尝试融合青丝。

    萤火鬼圈,已经逼近了十五米,站在这个距离,已经能清晰的看到,那些萤火虫的真正模样,这个时候选择去融合,时间上明显会非常紧凑。

    苏小凡想先去圆心方向,挤出一些时间之后,然后,再快速进行融合。

    生死关头,越是危险,苏小凡就越保持住了,足够的冷静。

    “对,对,先,先离开这里,先去中间位置。”

    “这东西,已经,已经来了,如果我们死了,知道再多的秘密,也没有什么用。”

    麻脸青年倒是挺能想得通,他心中虽然也充满了无尽疑惑,可在这种情况下,他最想的还是能活下去!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很多志向。

    他想要的,一直都是多娶几个媳妇,多生几个娃。

    “走!”

    那书生看着苏小凡的动作,他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再问下去,生死面前,再震撼的惊惑,也能压下去。

    “我给你开路,如果有活下去的可能,你要拉我一把啊!”

    “你放心,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麻脸青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甚至直接冲到了苏小凡前方,它动用禁忌之力,踏落在水面之上,他朝着前方冲过去的速度,明显也很快。

    “献祭!”

    苏小凡见麻脸青年冲到了最前方,也没有阻拦。

    苏小凡四周扫视,苏小凡见前方中心的位置,已经汇聚了很多道身影,苏小凡原本急剧加速的脚步,反而慢了一些。

    苏小凡在赶路之中,直接将青铜块,放在了天道之手上。

    苏小凡直接开始尝试,看看能不能用青铜块,对白幡上的那一缕青丝,进行融合!

    萤火鬼圈,已经在快速收缩。

    自己手中的底牌,现在看来,并不能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在这种情况下,苏小凡决定现在就开始尝试。

    “检测失败,未能提取到有效属性……检测失败……”

    苏小凡将青铜块,放在了天道之手上,天道之手上,在此时却传来了检测失败的声音。

    这个神秘的青铜块,与青丝没有重合的属性吗?

    亦或者说,两者不匹配?

    苏小凡一边思索着,一边伸手,忽然朝着白幡上的青丝,触碰了一下。

    毕竟,之前自己融合献祭的时候,都是将一个东西,放在天道之手上献祭,另外一个东西,则是需要用肢体触碰,亦或者放进自己的身体的。

    苏小凡想触碰着,在尝试一下。

    “检测失败,未能提取到有效属性……检测失败,献祭失败……”苏小凡在触碰着青丝之后,再度进行检测。

    不过,两者检测,天道之手上,却再度传来了检测失败的声音。

    苏小凡的脸色,并没有很大变化。

    对于这个神秘的青铜块,苏小凡从一开始,也并没有报太大希望,那青丝毕竟是人身上的东西。

    想要献祭融合,按照自己之前的经验,是也应该用人身上的东西,进行献祭融合的,并且,还必须要达到相应的级别,甚至更强的程度。

    帝棺心脏,冥主大脑!

    这才是,自己一开始,就准备想要献祭融合的东西!

    苏小凡将青铜块用神魂之力拿开之后,就开始,强行运转神魂之力,将自己丹田空间之中的帝心古棺,控制着朝着天道之手上,挪了过去。

    帝心古老,古老神秘。

    它悬浮在自己的丹田空间之中,无声沉浮,它似乎并没有意识,但是,苏小凡在动用神魂之力,强行挪动它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抹莫名的沉重。

    无法挪动吗?

    苏小凡倾尽全力挪动,但是,那帝心帝棺却稳如泰山,它悬浮在自己丹田之中,却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挪动天道之手!”

    苏小凡在尝试了几次之后,立刻就放弃了去挪动帝心古棺,苏小凡将一道神魂之力,直接注入了天道之手之中。

    苏小凡同样也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不过,这天道之手,毕竟是系统处理过的,并且,自己在天道之手上,已经印入了自己的鲜血和神魂印记,自己现在倾尽全力注入神魂之力,天道之手,随着自己的意念,缓缓还是动了!

    苏小凡见状,也没有再浪费什么时间。

    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倾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将古老,神秘,沉重的天道之手,还是强行挪到了,帝心古棺之下。

    苏小凡控制着天道之手前的那一个古祭坛,直接顶在了帝心古棺上的上方。

    嗡!

    那天道之手的献祭古祭坛,与帝心古棺触碰,在自己的天道深处,陡然之间,就爆发出了一道极为特殊古老的轰鸣声。

    苏小凡身上,在这一刻,都像是有一道极为古老特殊的气息爆发。

    苏小凡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幕,这气息在自己身体里爆发,苏小凡都没有来得及去阻拦!

    或者说,自己阻拦,似乎也没有什么用。

    唰!唰!

    那个蓝城的书生,卡罗家族的那几个人,麻脸青年,阿洛伊,乃至前方圆心周围的人,在这一刻,都有人感觉到了这一股特殊的气息。

    “你身上,是什么气息?”

    “是你身体里,那禁忌鬼物的波动?不对,禁忌鬼物的波动,应该不是这个模样的,你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

    那个书生,目光死死的盯着了苏小凡,他像是要彻底看透苏小凡一般。

    “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

    “可是,这种恐怖的威压,又像是没有什么危险性?这种气息,我像是在什么地方,遇见过类似的。”

    阿洛伊的目光,也看向了苏小凡。

    “还,还继续往前走吗?前面不到五百米,就到那些人的位置了。”麻脸青年脚步也停了一下,他在此时却没有理会那一道气息,他反而是快速,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他的目光朝着四周扫视,除了圆心周围的那一种鱼龙混杂的人,他赫然还看到,在前方不远处,有四五道身影,正在快步布置着什么。

    一眼看去像是古阵纹!

    “前方,他们是想用,古阵纹来抵御,这周围无尽恐怖的萤火鬼圈吗?他们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破解的方法?”

    麻脸青年看着前方的那几道身影,他眼神之中,不由又流露出了一抹亮光。

    “继续往前走。”

    苏小凡依旧没有回答那个书生的问题,苏小凡只是,让麻脸青年,继续前行。

    苏小凡扫视了一眼四周,快速又将大部分心神,沉浸在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融合!”

    苏小凡见天道之手的祭坛,已经彻底接触到了帝心古棺的下方,苏小凡也没有再去理会,刚刚那一道特殊气息带来的影响。

    生死时刻,真正的强者和天才身上,乃至普通进入这里的修士手中,谁没有一两个秘密?

    亦或者,谁没有一两个保命的手段?

    自己身上在这种生死时刻,有这种特殊的气息爆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自己在动用底牌保命,这完全是能说过去的。

    最重要的是,刚刚祭坛与帝心古棺触碰,那一种特殊释放出去的气息,并不是帝心古棺之中的气息,也不是天道之手上的气息。

    那仅仅只是,两者触碰,爆发出的一种特殊的波动。

    就像是,两个铁球触碰,它并不是爆发出铁球上的气息,但是它会爆发出两个铁球触碰的声音一样。

    如果是没有见过铁球的人,听到铁球碰撞的声音,是无法判断,碰撞的东西是什么的。

    就比如,假如一个钛合金球体与核燃料的废料进行碰撞,假如让一个普通人去听这种声音,普通人在没有接触过这两个东西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猜测出是什么东西触碰的。

    天道之手和帝心古棺,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触碰过。

    尤其是天道之手,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苏小凡也根本不担心,会暴露!

    嗡!

    苏小凡将一丝神魂之力,注入了天道之手,天道之手上,有古老复杂神秘的符文运转,不过,天道之手,这一次在第一时间,却没有给出一个直接的答案。

    苏小凡能感觉到,这一次天道之手的祭坛之中,有深层次的符文,无声朝着帝心古棺之中蔓延。

    天道之手在自己身体之中的气息,在此时也忽然变得更为古老和神秘,就如同是,自己身体之中,有一尊沉睡了无数年的古董级别的巨头,正在苏醒。

    需要时间吗?

    苏小凡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之前,自己由于没有找到类似的东西,一直没有尝试过献祭帝心古棺,苏小凡也不知道,现在真正要献祭帝心古棺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

    苏小凡也没有很着急,现在,距离那萤火鬼圈,收缩到这里,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自己还算有一点时间。

    “嗯?冥河红尸的人,有两个姓氏的人?那中年冥河红尸和赫巴尔四个人身边,又多了十三个人?那十三个人,是另外一支的人?

    他们也被圈进了这个萤火鬼圈之中么?

    还有沙土人,十一个?那个原本被哥巴尔控制的青年,已经被释放了?

    是被沙土人抢走的,还是双方进行了一场生死之前的交易?如果冥河红尸的那几个人,对那青年沙土人,进行了彻头彻尾的检查,发现他身上,确实没有冥主大脑的话,交易,还是有可能的。

    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仇恨并不是永恒的。”

    苏小凡趁着这个机会,分出了一些心神,苏小凡的目光,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冥河红尸的人和沙土人。

    虽然在冥河红尸那几个人离开之后,自己就已经撤去了伪装,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模样,但是冥主大脑,毕竟就是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甚至!

    如果帝心古棺无法融合成功的话,自己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融合冥主大脑。

    这种生死时刻,这些底牌如果不能再第一时间动用的话,一旦死去,这些东西,都将会是别人的!

    “黑蛇夫人,波澜特伊,哈萨车,摩尔月,车河子,有至少五尊巫神级别的巨头,被困在这里了吗?”

    “这个萤火鬼圈,竟然网罗了这么多强者吗?它是被这么多强者,给吸引过来的?我们才有可能,是陪葬的人?”

    书生身后,特罗家族的一个青年,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在第一时间,似乎立刻就认出了其中很多人。

    他眼神之中的一抹震惊,也在这一刻,不由爆发。

    “应该不是,这个萤火鬼圈,应该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还要大一些!冥主大脑的消息,在几分钟前忽然传出,这导致了很多强者,在第一时间朝着这个方向汇聚。”

    “这些强者巨头,有很多,应该是奔着萤火鬼圈来的!”

    书上蓝城,看着前方的场景,他眼睛波动了一下,他显然是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每人交出一件东西,至少是巫圣级别,乃至之上的法器,否则,不能进入古阵纹区域。”

    忽然!

    也就在苏小凡一众人,沿着河面,快要走到那几尊巨头,在布阵的位置的时候,有一个气息强大的青年,忽然拦在了一众人的前方。

    他身体紧绷,身上穿着的白色长袍,有很多类似棋子的印记,并且,那些印记还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排列,看起来像是一个家族的标志。

    “赫拉家族的人?”书生蓝城身后,特罗家族的一个青年,有人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个青年身上的标志。

    “法,法器?”

    走在最前方的麻脸青年,见那个气息强大的青年拦截开口,他的身体,不由僵了一下,眼前这种拦截,明显有些超乎了他的预料。

    “布阵这个古阵纹,需要很多法器,用巫圣级别,以及以上的法器,可以作为阵纹的基石。”

    “收取法器,并不是我的主意,是几尊巨头谈定的结果,你们应该也清楚,如果今天无法破开这个萤火鬼圈,我们所有人,都可能会死。”

    那个青年气息强大,但是他表现的,却并不算是很强势。

    他看着麻脸青年,还解释了一句。

    “师兄,你和他们这些人啰嗦什么,简单一点,要么交,要么死,哪有这么多废话?让你们进来,是对你们的恩赐!

    不然的话,你们在外面,全部都要死!”

    在那个青年身后,有两道身影,紧接着也冲了过来,那两道身影,一道是一个十七八岁的艳丽少女,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年纪相仿的青年。

    “没错,师妹说的对,师兄,对于几个外人,他们哪里有资格,浪费您的时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交不交?”

    右侧的那个青年,冷冷的看着苏小凡一行人,同样也直接嘲讽开口说了一句。

    “你们什么态度?”

    “这圈子中心区域,是你们的么?你们的巨头出手我们可以感激,但是……”特罗家族的一个青年,见那刚来的一男一女如此开口,他们眼神之中,立刻也爆发出了一抹怒火。

    他们似乎对郝拉家族的这几个人,并不是很在意。

    “我们给,我们五个人,这是一件巫皇级别的法器,这件法器,可以顶五件巫圣级别的法器吗?”

    书生蓝城却打断了,自己身后那青年的话。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直接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之中,掏出了一个类似骑士长剑一般的法器。

    只不过,那长剑要比普通的长剑,还要更长一截,那长剑之上,有古老强大神秘的符文,也在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波动。

    仅仅只是站在那长剑前,就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

    “可以,你们是一起的吗?如果是一起的,这一柄长剑,你们八个人都可以进去。”郝拉家族,最前方的那个气息强大的青年,在看到那长剑的时候,他眼神明显亮了一下。

    他伸手触碰了一下那一把剑,他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那长剑之中,蕴含的极为充沛的强大气息。

    “他们肯定不是一起的,他们穿的服装都不一样。”

    “大师兄,这种生死时刻,哪里还能这么仁慈?如果古阵纹无法爆发出最大作用,如果无法破解掉这个萤火鬼圈,我们所有人,可是都会死的!”

    青年身后的那个少女,则不等他将话说完,就直接一步冲着前方走去,她的目光,冰冷的就看向了苏小凡,阿洛伊和麻脸青年一行三个人身上。

    麻脸青年闻声,身体不由僵了一下。

    他身上的气息,和阿洛伊大战的时候,底牌已经用了大部分,之后,苏小凡又将他身上的东西,几乎搜刮一空。

    苏小凡给它剩下的,只有一防一攻两件法器,此外就是自己妖族独有的几件东西,苏小凡也给它了。

    它那一攻一防的两件法器,是成套的,也是配合他的禁忌法则用的,级别倒是足够巫圣级别,只是,要是给出一件,自己可能就没有真正的防御能力了。

    它犹豫了一下,它拿出了其中一件,然后他又看向了苏小凡。

    而在苏小凡身边,阿洛伊的脸色,则直接已经冷了一下,眼前这少女骄纵,她之前的骄纵,可是不比这少女弱!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在遇到苏小凡与麻脸青年的时候,直接就出手。

    “嗯,我们交法器。”

    苏小凡却在此时,直接从储物袋之中,掏出了三件法器。

    之前,在废弃帝陵坑洞之中战斗的时候,自己是捡了几件巫圣级别的法器的,当然,此时自己身上,除了已经被冲入禁忌符文的那些,其实冥河红尸一族和沙土人身上的法器,是最多的。

    只不过,现在冥河红尸一族和沙土人一族,现在都在这里,那些法器,并不方面拿出来。

    自己现在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一旦被冥河红尸和沙土人一脉的人发现,他们极有可能,会推测到自己的身份。

    在这个时候,苏小凡自然也会去找这种麻烦。

    “哼!算你识相!”

    “记住,这是我们郝拉家族,在救你们,否则的话,就算是你们有再多的东西,你们都死了,还能有什么用?”

    那个十七八岁的艳丽少女,一把从苏小凡手中,拿走了那三件巫圣级别的法器,她转身就朝着,那四道正在布置阵纹的一个老者的方向,冲了过去。

    那个气息强大的青年,也让开了路。

    阿洛伊眼神之中怒意一闪而过,她站在苏小凡身后,她原本想要爆发,只不过,她扫视了一眼四周,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嗯?是哪个俘虏?”

    “白脸那个废物去什么地方了?他这两个俘虏,怎么释放了?他难道被这几个人杀死了么?或者说,白脸和这几个人,也达成了某种交易?”

    冥河红尸一众人的方向,哥巴尔在苏小凡一众人走过来之时,他就注意到了阿洛伊和麻脸青年。

    至于苏小凡,他倒是没有在意。

    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苏小凡,苏小凡在恢复原本的气息和容貌之后,也和之前的气息,形象等所有的方面,都截然不同了。

    “不要动,等破圈。”

    哥巴尔看向了苏小凡一众人,他身边的那个气息强大,巫皇境界的中年人,则直接打断了他继续开口。

    那个中年巫皇级别的冥河红尸,也仅仅只是在苏小凡一众人身上扫视了一眼而已,随后,他的目光,赫然就朝着,正在忙碌的那四尊,真正的巫神级别的巨头的方向,看了看去。

    不仅仅是他们,在这里汇聚的很多人,此时目光几乎也都在那四尊正在忙碌的强大巨头身上停留着。

    阵纹!

    苏小凡在走进这个阵纹圈子的时候,目光扫视之下,在第一时间,也感觉到了,这四尊巫神级别的巨头,布置下的这个阵纹,绝对不是普通的阵纹。

    “这不是防御阵纹,是攻击阵纹?”

    “面对这种诡异的萤火鬼圈,以攻代防吗?”

    苏小凡仔细观察了几个自己能看懂的地方,苏小凡立刻就判断出了,这是一个攻击阵纹,那四尊巨头,也没有可以隐藏这个阵纹的属性。

    “他们是想,强行打开一个缺口,然后,从缺口之中冲出去吗?”

    苏小凡的目光,也快速的朝着那四尊巨头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四尊巨头,在四个方向,还在快速刻画着一些什么,他们身上的气息是处于极度收敛的状态,一眼看去,并不能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很强大的威压。

    但是,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他们身上,没有很强大的威压,并不代表着他们真的没有恐怖的战力!

    “是四方杀阵!”

    “这是巫神境界之上,通用的一种法阵,运转和布置阵纹的人,战力越强,阵法爆发出的灭杀之力就越高。

    这里实力最强的,应该是车河子,他的战力,到了巫神三阶。

    四个人,如同真正出动底牌,强行运转四方法阵,大概能爆发出,接近巫神五阶的恐怖战力。

    历史上,从萤火鬼圈之中,或者出去的那两个人,其中一尊青年时期的大帝,那个时候,应该也只是堪堪迈入巫神三阶。

    这个法阵,仅仅从杀伐之力上,或许可以达到破开萤火鬼圈的一种可能。

    那个书生,看着眼前的阵纹,目光又在周围的人身上扫过,他似乎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很多东西。

    他低声自语,在评判者眼前的阵纹。

    “小师叔,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巫神之上,每一层不是都有着天壤之别吗?这个萤火鬼圈,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少年时期的那一尊大帝能破开,现在有着比那个时期,青年大帝更强大的战力,这四尊强大巨头,是不是也能强行破开?”

    那书生开口,书生身后,那四个特罗家族的青年,眼神却都跟着不由猛地一亮!

    他们极度紧张的情绪,都像是微微有了一丝缓解。

    可他们兴奋,那青年书生,脸色却没有很大变化,他目光扫视周围,他的眉头,甚至都不由皱了起来。

    “二百多个人吗?这一个圈子,竟然圈了这么多人?很多势力,我们老祖根本就没有给我讲过?”

    “咦!那两个少女,是不是雪山一族的人?肌肤胜雪,冰清玉洁,长发及腰,冰弓为箭!”

    麻脸青年的目光,在此时则朝着四面八方扫视而过!

    他在这生死时刻,目光还在人群的边缘处,两个穿着一身特殊白色短裙的少女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忽然感觉,这两个绝美的少女,其实就是他以前在妖神森林里,想要多娶几个媳妇的,理想之中的类型。

    “你感觉,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四个巫神级别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带所有人走?”

    “如果他们强行破开了一个缺口,在他们第一时间,冲过去之后,那缺口,会不会在第一时间,自动愈合?

    后面的人,则依旧还会被困死在这个萤火圈子里?”

    阿洛伊目光扫视四周,她则朝着苏小凡靠近了一步,然后,她快速开口。

    “有这个可能。”

    苏小凡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脸色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苏小凡很清楚,在真正顶级的巨头面前,他们其实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如果巫神级别的存在,想对他们进行灭杀,根本就不会浪费多少时间。

    巫神级别的巨头,布下这个阵纹,第一时间自然也会先考虑自己能活着离去。

    只要这里的其他人,能不能跟着离去,根本就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

    他们打开一个缺口,让这里的人,有一丝跟着活出去的机会,其实已经算是一种仁慈。

    在这种地方,这种实力有着绝对差距的巨头面前,这个时候谈仁慈,原则,良心等等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是找死!

    苏小凡在宇宙万界之中行走过,对于这种冰冷的弱肉强食的法则,再熟悉不过。

    阿洛伊见苏小凡反应平淡,她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也想明白了苏小凡是什么意思。

    “我们等会,是不是要跟紧一些?”

    “我们身上,与家族联系的通讯时间,已经彻底结束,我也用掉了最后一个机会,我家族最后给我的一个建议,那就是跟着这些巨头身后,寻找活下去的机会。”

    阿洛伊也没有隐瞒,她看着前方,再度快速地开口。

    “准备动手!”

    “你们那边,还有什么需要完善的地方吗?”

    在人群外围,那四尊无上巨头之中,有一个穿着一身漆黑纱衣,身上气息慵懒妖娆,但是她眼神里此时又有一抹让人心悸的冰冷流露出的女人,在此时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黑蛇夫人!

    萨满帝国,虚空行者二阶的强者!

    “可以动手了,诸位,这种时刻,也不是留手的时候,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动手吧!”

    在四方阵纹的东侧,一个秃顶身材高大的汉子,他的目光赫然也朝着周围的无尽萤火鬼圈上,扫视了过去。

    他开口,就连苏小凡,远远的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动手!”

    轰!

    而在最西侧,一个穿着像是牧羊人一般的老者,此时双手则已经在第一时间,开始凝结出了一个极为古老的符文。

    随着他手中符文的凝结,他原本极度收敛的气息,在这一刻忽然爆发,他身上那隐藏在身体深处的一股恐怖威压,也在此时,直接朝着四面八方汹涌。

    随着他爆发,另外三个方向的巨头,双手此时的印记,也已经快速凝聚,他们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纷纷强行爆发。

    四个人,四道强大的威压,直接冲天而起!

    噗通!噗通!

    在圆心中间,有几个实力弱一些的人,在这四道威压恐怖爆发之下,甚至都直接倒在了地上。

    特罗家族之中,有两个青年,身体也颤抖了一下,他们直接运转了自己身上的真元,开始抵挡!

    而在苏小凡身边,麻脸青年额头上,都在第一时间,沁出了一层冷汗,他的脸色,在这四道威压面前,都有些苍白。

    就连苏小凡,在此时都不得不强行运转了自己身上的神魂之力,来护住自己的身体。

    苏小凡很清楚,就眼前这威压,还是那四个强者,刻意收敛的结果,如果他们真正全力爆发,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可能直接死亡!

    苏小凡在混沌世界,是见识过,虚空行者级别的人,真正爆发身上的气息的。

    苏小凡那个时候,以大罗金仙的境界,在一个虚空行者二阶的巨头面前,都感觉到了近乎死亡一般的压力。

    当时,自己还对自己的实力,有一个大致的评判,那就是自己当时在遇到虚空行者一阶的巨头时,自己凭借着系统和超级秘门,以及自己身上所有的底蕴,自己是有可能逃亡的。

    但是,倘若遇到的虚空二阶的强者,自己绝对会瞬间被秒杀!

    而现在,自己神魂之力,能爆发出的战力,只不过是金仙巅峰!

    “轰隆隆……”

    苏小凡思索着,那四道身影,站在四个方位,手中的印记已经再度变化,他们几乎同时,在这一刻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他们用手指,在自己的右手手掌上,分别刻画了四个不同的印记。

    下一刻!

    他们四个人的手掌,同时朝着地面上印落而下。

    一众人周围,随着他们四个人的手掌,和他们身上强大恐怖的法则和能量,朝着地面上的符文灌入,地面上的符文,在这一刻,都骤然亮了一下。

    一道道古老的符文,呈现一道道特殊的亮光,直接朝着西北的方向汇聚!

    地面震动,随着符文汇聚,地面上都出现了一道道诡异恐怖的裂纹!

    大地都像是承受不住,这一道道阵纹运转的古老强大能量,大地都在剧烈颤抖,站在阵纹中间的人,甚至都感觉,地面像是都要翻过来了一般。

    “好,好强!”

    “这,这就是巫神级别的战力吗?我感觉,那些符文,我触碰一下,我都有可能会死!”麻脸青年感受着这些符文的恐怖气息波动,他不由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确实会死!只不过,我感觉,这是极度收敛的能量,我见过真正巫神级别存在的出手,他们是真的可以,弹指毁灭星辰!”

    “他们一边在疯狂爆发,一边也在疯狂克制,甚至,他们都在尝试,在爆发全力的情况下,将自己的气息波动,压制在金仙巅峰的级别。

    我们之前与家族之中的巨头交流的时候,家里的巨头刻意说过,在萤火鬼圈之中,一旦气息波动超过金仙巅峰,同样也可能,会招来禁忌鬼物的灭杀。

    只不过,萤火鬼圈对禁忌鬼物,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在萤火鬼圈出现的时候,很多禁忌鬼物,都是被萤火鬼圈给吸引了过去。

    这个时候,在萤火鬼圈里动手,遭受禁忌鬼物的攻击,概率会小一些而已。”

    阿洛伊神情凝重,她手握紧了一些,手心都有些出汗。

    四尊巫神级别的巨头,根本都没有拖泥带水!

    啪!

    也就在那四尊巨头,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前方汇聚的那一道光,越来越明亮的时候,从人群之中,忽然再度走出了一道身影。

    那一道身影走出,他直接朝着最亮的那个位置,走了过去。

    他穿着一身麻衣,脚穿布鞋,头发也凌乱的随意的梳着,一眼看去,他像是街上的流浪乞丐。

    但是,他一步朝着前方迈出,那极为恐怖的威压和符文,却像是对他都没有什么影响!

    他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竟直接走向了,四方法阵,那无数道光汇聚的最为明亮的位置!

    “他,他是谁?他要干什么?”

    麻脸青年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眼睛都不由收缩了一下,他没有看懂,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又走出了一个人。

    “车河子!”

    “这一击,要最终爆发了,四方杀阵,取名虽然为四,但是真正爆发,却是需要五个虚空行者级别的巨头。

    四人压阵,一人爆发!

    同时,四方杀阵还能将战斗的波动,压缩到最低的程度,这原本就是三十七万年前,几个无上巨头,在黑海禁区之中,创造出的一个阵纹。”

    特罗家族的那个书生,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脚步不由往前也走了一步。

    哗啦啦!

    他手中,一本泛黄的羊皮纸古卷,在此时也翻动了一下。

    苏小凡的目光,则不由朝着那羊皮纸古卷上,扫视了一眼,因为在那羊皮纸古卷翻动的时候,苏小凡竟然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青铜块,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青铜块竟然震动了一下。

    同时,苏小凡也快速的将心神,朝着自己丹田之中,看了一眼。

    苏小凡在丹田之中,赫然看到,从天道之手上,蔓延出来的密密麻麻的符文,已经几乎,将整个帝心古棺给包裹住了!

    天道之手上,有惊世恐怖的异象,无声爆发!

    帝心古棺,在这一刻,也出现了惊世古老的恐怖震动,天道之手的符文,在包裹住了整个帝心古棺之后,还在朝着帝心古棺内,蔓延着极为古老复杂的符文。

    “能献祭融合吗?”

    “看这情况,用帝心古棺,是能直接融合青丝了吗?”

    苏小凡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也爆发出了一抹紧张,这种级别的融合,苏小凡都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毕竟,仅仅只是帝心古棺,就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认知太多!

    这可是无数年前,虚空行者巅峰,被称为大帝级别的心脏!

    “刀成!”

    “轰隆隆……”

    而也就在这一刻,身体之外,四方杀阵的最前方,那一道犹如乞丐一般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那四方杀阵汇聚的最前方。

    他的手在这一刻抬了一下,他的身体,忽然冲天而起!

    “哗啦啦……”

    他身下的那蕴含着无尽能量,法则,和杀伐符文的光,随着他冲天而起,那些光也犹如倒流的瀑布一般,朝着他手中疯狂汇聚!

    那光,在这一刻,都像是有自己的形体。

    光在他手中惊世汇聚,都发出了犹如水流一般的声音。

    “以光化刀?”

    “车河子,传闻之中,他是以刀入道,破开巫神初阶的壁垒,他最擅长的,果然是刀么?”

    特罗家族的那书生,远远的看着这一幕,他手中的那羊皮纸,又翻动一下,他手中的羊皮纸上,竟然自动浮现出了一些特殊诡异的文字!

    而在前方,那个被称为车河子的手中,一把刀已经成型!

    “吟!”

    以光化刀,刀现,刀身之上竟暴发出了一道让人心魂颤栗的龙吟!

    在场的所有人,在远远的看到,半空之中的那一把刀的时候,都像是感觉,那一把刀随时都像是要劈裂整个世界,劈裂九天十地!

    “他,他要斩落了吗?”麻脸青年,眼珠子都瞪到了一股极致!

    半空之中!

    车河子在那一把刀,亮到了极致的时候,也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

    刀举起!

    周围无尽虚空,在这一刻都在狂暴颤动!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