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我以力服仙 > 第169章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楼世延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柄晶莹剔透的飞剑,对着两位炼气修士一挥,飞剑变化出漫天剑影,朝着二人罩去。

    同时他脚尖已经在地上一点,身子卷起一阵风,快速朝两人边上的空缺处飞掠而去。

    「想走!」

    两位劫修冷笑一声,一位双目一眯,祭出一柄弯刀。

    弯刀呼啸而出。

    「当!」一声。

    弯刀精准劈中楼世延的寒冰剑。

    几乎同时,另外一人身子已经一闪,同样是一柄弯刀杀出,拦腰切向急速飞掠中的楼世延。

    楼世延见状脸色大变,无奈连忙止步,一边扬手扔出一张符箓。

    符箓化为一面盾牌,挡住了弯刀。

    不过弯刀威力巨大,符箓所化盾牌只能勉强抵挡,估计没两下就会被攻破。

    楼世延一边控制寒冰剑,一边控制符箓所化盾牌抵挡弯刀,再也没机会逃跑。

    而另外一边,秃头男桃花女见今天不仅有收获,而且还遇到夏道明这个一头往他们这边扎的二愣子,显然心情大好,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出杀招。

    相反,那秃头男见爱妻兴致高,还特意卖弄地取出一面镜子。

    那镜子面上散发着濛濛光芒,镜面朝着疯长的绿草一朝,有霞光射出,那些原本疯长的绿草竟然立马被定住,不再疯长。

    而女子则风姿妖娆地伸手把头上戴着的红花取了下来,一边朝着夏道明将手中之花一弹,还一边朱唇微启道:「小……」

    不过,女子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双目猛地瞪圆。

    只见,一道耀眼的刀芒划破空气,如闪电一般劈向秃头男。

    秃头男这时也脸色大变,下意识就举起手中镜子朝着那一道耀眼刀芒照去,但突然又意识到这不是法术,而是劲力借神兵所化的刀芒,自己这玄濛境根本无法定住,但这时再变招已经来不及,只能一边急速躲闪,一边大叫。

    「大宗师!快挡住他!」

    在秃头男意识到不对,大声叫喝时,女子刚才弹出的那朵红花已经变化出漫天如刀花瓣,呼啸着,旋转着朝夏道明切割而去。

    但就在漫天如刀花瓣呼啸着朝夏道明切割过去时,已经有一条蛟龙冲杀而出。

    蛟龙只是抬起巨爪,在空中猛地一拍而下。

    那漫天如刀花瓣就纷纷被拍成碎片,化为一道道红色流光汇聚在一起,重新变成了一朵红色花朵。

    不过如今花朵光芒不再,滴溜溜地往下跌落,而这朵红花的主人,更是仰天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往后飞跌。

    在女人往后飞跌之际,另外一只龙爪已经探过虚空,对着她当胸落下。

    五只锋利尖锐的龙指透体而过,鲜血喷涌而出。

    女子当场毙命,两眼瞪凸,到死前都不敢想象这一切是真的。

    当女人被一击毙命时,另外一边秃头男躲闪中,还是仓促祭出了一件弯刀,挡了一下夏道明迅猛的一刀。

    不过,也就这么一刀。

    秃头男的弯刀便被劈飞。

    同时他体内的真气法力动荡,仿若经脉都似乎要崩裂开来,鲜血怎么都控制不住地夺口而出。

    洒落的点点血雨中,一道透着无穷杀伐刀意的刀光倒映入秃头男的瞳孔里。

    秃头男的瞳孔不断放大,尽是惊恐到了极点的目光。

    刚才那一刀的威力,远远超出了大宗师的范围。

    甚至,秃头男认为就算筑基后期的修士,也劈不出如此威力的一刀。

    直觉告诉秃头男,这一刀的威力已经接近假丹老祖。

    虽然他从来没跟假丹老祖交过手。

    而实际上,如此近的距离,几乎可以算得上直接近身交战,经脉已经强化到第九级的夏道明,一刀劈出,爆发出来的威力,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有多强大。

    「刺啦!」

    秃头男仓促间释放出来的法力罡罩,在这一刀面前,就像纸张一样,直接被劈开。

    再然后,一个油光发亮的脑袋冲天而起。

    脑袋冲天而起时,另外一边,两位炼气九层修士还在奋力围攻楼世延,而楼世延则努力在冲杀,试图突围而去。

    因为从夏道明突然爆起,杀桃花女,杀秃头,一气呵成,时间太短。

    那边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嘭」一声。

    秃头的无头身子翻倒在地,那边三人才猛然惊醒过来。

    两位炼气九层修士吓得浑身汗毛悚然,几乎想都不想转身就逃。

    夏道明见状冷冷一笑,也不冲上去,直接左手起枪隔空一刺。

    枪出如龙。

    右手抡起刀,隔空一劈。

    刀出如虎。

    龙吟虎啸。

    一龙一虎两道劲力,呼啸而出,转眼便追上两个炼气九层劫修。

    两位劫修无奈各自祭出一件防御法器,试图抵挡。

    但龙爪虎爪落下,直接就把它们拍飞。

    没办法,现在的夏道明已经相当于筑基后期。

    双方实力相差太大。

    他们又是被吓破了胆,仓促抵挡,法器的威力十分都发挥不出五六分。

    防御法器一被拍落。

    龙爪虎爪再次落下。

    两个劫修毙命。

    天地一片死寂。

    一阵风吹来,带起一阵血腥味。

    楼世延不由自主浑身打了个哆嗦,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甚至连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四个劫修。

    一个筑基,一个炼气圆满,两个炼气九层,转眼间就这样横尸于地。

    这还是武道大宗师吗?

    「这,这个夏,宗,不,不夏前辈,晚辈刚才不是要逃,晚辈刚才是想……就是想逃啊!」看着夏道明朝他看来,楼世延忍不住两腿发抖,结结巴巴地想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辩解,但说到一半,看着地上血淋淋的尸体,终于害怕到再也不找借口,直接豁了出去。

    至于称呼。

    楼世延实在不敢想象,一个年轻人会这么厉害,总觉得对方肯定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老不死假扮的。

    「机会稍纵即逝,别说你和我没有什么深的交情,就算有,那种情况下,你逃跑也是最明智的选择。况且,本来就是我叫你分头跑的。

    所以,你不要多想了,还是快点帮我打扫战场吧。」夏道明见楼世延被吓住,冲他随口安抚了一句,便蹲身开始熟练地摸尸工作。

    见夏道明先是熟练地摸秃头男尸体,接着又去摸桃花女,楼世延这次猛然惊醒过来,连忙跑去摸那两个炼气九层劫修的尸体。

    很快。

    一团云雾从山湖边腾空而起,快速朝着百翠谷的方向飞了十多里,然后才徐徐降落在一个山头上。

    「你也算是出了点力,这个给你吧!」夏道明一边收起飞舟,一边随手扔了一件盾牌形状的防御法器给楼世延。

    先前提到金翎雕蛋的价格时,楼世延曾经提到他还缺一件防御法器。

    「这,这个,给晚辈的?」楼世延拿着防御法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不想要?不想要你还给我。」夏道明说

    道。

    「啊,不,不,晚辈想要!多谢前辈,多谢前辈!」楼世延先是连忙紧紧抓着防御法器,生怕别人抢走一般,接着很快又连连对着夏道明鞠躬道谢。

    「行啦,我不是什么前辈。还有等会到坊市里,我只是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是你的同辈小弟。」夏道明说道。

    「这个晚辈不敢!」楼世延闻言吓得心脏都哆嗦了一下。

    开玩笑啊,筑基修士都直接一刀砍死的家伙,当自己的同辈小弟,自己这不是嫌命太长是什么?

    「那行,你把防御法器还给我。」夏道明说道。

    「这……」

    楼世延一阵无语。

    好一会儿,为了保住防御法器,楼世延最终还是咬咬牙,硬着头皮当起了兄长。

    答应是答应了。

    不过走路时,楼世延总是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绝不敢越雷池一步。

    夏道明见状很是无语。

    好在快要到百翠谷坊市时,楼世延总算鼓足勇气摆正了位置。

    走上前跟夏道明并肩而行。

    「对了,那个镜花双修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认识他们的?」夏道明见楼世延终于有勇气跟自己并肩而行,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哪里有机会认识他们,只是有一次在坊市茶楼,刚好听有人谈论起这对劫修夫妻。

    说他们二人,一个秃头,甚是丑陋,一个则娇艳如花,头上带有一朵红艳花朵,那花就是女子的法器,而秃头的法器则是一面镜子。

    据说,那面镜子可以短暂定住法器和法术,甚是玄妙。故外界给他们二人取了镜花双修外号。

    不仅如此,据说这夫妻二人甚是变态,不仅干劫杀的勾当,而且那女子如果看中被劫的男子,还会先逼他与她欢好。

    事后他丈夫会出手先划烂被劫男子的脸,然后才将他杀死。」楼世延说道,说到后面他有些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我靠,还真是够变态的!」夏道明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偏头朝边上的楼世延看了一眼,认真道:「老楼,你长相和气质都不错,应该是那女人的菜。」

    「夏爷,你莫要开我玩笑了!」楼世延又摸了下自己的脸蛋,又怕又多少有些自得。

    夏道明见状笑笑,然后掏出那面镜子翻来复去看了起来。

    镜子不催动,看起来跟普通的铜镜没什么区别,只是看起来有点古朴岁月感。

    镜子把手上,刻着玄濛镜三个字。

    见夏道明翻看镜子,楼世延目中流露出无比羡慕之色。

    大多数法器不是进攻便是防御类型,像玄濛镜这类,能短暂定住别人的法器或者法术,属于少见的特殊功能法器。

    这类法器,没什么杀敌或防护身子功能,但却往往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功效。

    比如这秃头男,拿玄濛镜出其不意定住对方法器,然后再突然祭出他那柄弯刀法器,纵然对方实力跟他相当,估计一个反应不及也要被他击杀。

    不过这类法器会炼制的人很少,而所需材料一般也比较特殊,数量稀少,价格比起同级别的法器要贵一大截。

    「能短暂定住对方的法器或者法术!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很快夏道明开心地将玄濛镜收了起来。

    他的武道杀招施展速度相对而言本就比修士施法要快。

    而他又是道武双修。

    若是出其不意,一边用玄濛镜定住对方的法器和法术,一边骤然发动武道杀招,绝对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见夏道明将玄濛镜收起来,楼世延这才依依不舍地将目光收回。

    不过目光才刚收回,楼世延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重新看向夏道明。

    这一次带着火热和期待。

    「干什么?」

    夏道明被楼世延看得莫名有点起鸡皮疙瘩。

    「这个,夏爷,您看大家都是莽州修仙人士,以后碧落谷能不能依附您名下?我们碧落谷每年都会拿出两成收入向您进贡的!」楼世延陪着笑脸道。

    呃!

    夏道明面露错愕。

    这世界变化也太快了。

    不过,很快,夏道明就不以为然道:「你觉得我会在乎你们碧落谷那点收入吗?」

    「这个……」楼世延猛地愣住。

    是啊,人家刚才那随随便便反杀一下的收获,换成碧落谷还不知道要多少代人努力才能积攒起来。

    他会稀罕碧落谷每年那点收入的两成?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不过夏爷怎么说也是莽州修士,总不至于眼睁睁看着莽州修仙界没落,受人欺凌吧?

    我知道夏爷是心存仁爱,重情义的大丈夫,否则以您的实力,又哪还会顾惜普通老百姓的生死?

    在沥城的时候,我们那么得罪您,换一个厉害的人物,早就把我们直接给灭杀了,但您一开始还跟我们讲道理,实在是我们不开眼,您才给了一些教训。

    所以,我才斗胆请求依附在您名下,至于那两成收入,虽然微薄,但却是一份心意。」很快,楼世延一脸郑重道。

    「什么仁爱不仁爱,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秉承不仗势欺人,不乱杀无辜,力所能及时顺手做点好事的宗旨罢了!

    不杀你们,那是你们没有对我动杀心,多少还算是有点做人底线,要不然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们!」夏道明说道。

    「是,是!您放心,碧落谷依附您,必然以您的行事规矩为准则,绝不会逾越。」楼世延连忙道,同时也因为夏道明这番大实话,依附之心更加强烈。

    夏道明闻言看了楼世延一眼,倒是有点被说动。

    莽州对于大梁国朝廷而言,是偏远的流放之地。

    对于大梁国的修仙界而言,更是贫瘠,鸟不拉屎的地方,几乎没什么散修或者修仙势力会来莽州发展。

    因为对他们而言,莽州的机缘太少了,哪像那些修仙大州,到处都是机缘。

    比如给人开垦灵田,行云布雨,每年不仅能赚到一些灵石和灵米,还能白蹭灵气。

    又比如在坊市里给人当店小二小厮,每年也能赚点灵石,同时白蹭灵气。

    想自由,不想被约束的,可以自己去山里或者一些大湖沼泽之地,寻找灵药卖钱。

    有本事的,可以自己制符炼丹拿去出售赚灵石。

    有更大本事的,可以坐拥矿山灵山,门下子弟千百。

    ……

    但莽州有什么,想去坊市打个工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有本事能制作符箓和丹药,都不知道卖给谁。

    更别说什么坐拥矿山灵山了。

    总之,对于修仙者而言,青州类似夏道明原来那个世界的中心大城市,有许多工作和发财机会,几乎所有年轻人和有钱人都往里面涌。

    而莽州则类似五六线城市,别说吸引不来外来人,连本地人都外流。

    但对于夏道明而言,莽州却算是他的发家之地,是他的基本盘所在之地。

    而且,夏道明心里也始终有一种想法,认为莽州若好好挖掘,应该还是大有可为的。

    比如沥城就有云翠山,洛桂城外有耕耘山谷。

    难保其他地方就没有小灵脉,小灵山灵谷!

    聚少成多,

    聚沙成塔。

    大势力对莽州不屑一顾,懒得花心思挖掘开发。

    而中小势力和散修们又一心只想着在修仙大州或者次一些的州发展,那里遍地是灵石,有着大把发展和发财机会,极少有人会反其道而行,来莽州寻求发展和发财。

    「我在其他州又没什么根基,若贸贸然插手进去,要分一杯羹,肯定要引起一番厮杀争斗。

    与其这样,还不如深度挖掘莽州,将这里发展成我的大后方,作为支撑我在青元门修行的外部力量。

    而且在莽州我也算是有些根基,以我的实力,在这里也基本上能横着走,不用担心会跟其他什么有背景的势力发生冲突。

    如果碧落谷愿意归附过来,通过他们还有沥城那边的人马,一步步在莽州布局开来,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

    夏道明心思电转,一番分析,很快就有了决定。

    「这事等去了百翠谷,回转之后我们再慢慢商谈!」有了决定之后,夏道明看向楼世延说道。

    「是!」楼世延闻言连忙一脸肃然道。

    对于夏道明没有马上应承下来,他不仅没有丝毫失望,相反对眼前这位年轻人更加敬畏敬重。

    这才是真正的行事沉稳,也才是真正对碧落谷的重视。

    既然有了真正在莽州发展立根的打算,夏道明便有心向楼世延打听起莽州修仙界情况。

    这一打听,夏道明方才发现莽州的修仙界真是弱得可怜,基本上都是集中在州城一带,而且还都是临近陵州那个方向的。

    至于莽州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修仙势力,只有少数几个没有什么心志,只守着家里两三亩灵田,求个修身养性,延年益寿日子的散修家庭。

    这些散修家庭,一般顶多也就两三人修仙,修为一般也都是炼气初期境界,极少有达到炼气中期的。

    楼世延初见夏道明时,以为他就是这样的散修。

    按楼世延所言,其实州城那边,有炼气九层修士坐镇的家族包括楼家在内,也就只有两家。

    除了他们两家之外,州城那边只有六个修仙小家族。

    「据说,一甲子前,州城那边还有十七八家修仙家族的。不过有些家族外出不小心得罪厉害人物,直接就被灭了。有些则是历代摄取之下,家族住地的灵脉耗尽枯竭,没办法再继续修行下去,只能前往陵州或者其他州谋生,寻找机缘。

    还有一些则是后代中没有修仙灵根的,断了传承,沦为世俗家族。唉,说起来我们碧落谷下的灵脉如今也日渐枯竭,如今家族子弟修行越发缓慢,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少年。」楼世延面露忧虑之色。

    夏道明看着楼世延一脸忧虑的样子,心里不禁一阵吐槽。

    敢情,这不是来投靠依附的,是准备吃大户的!

    不过心里吐槽归吐槽。

    莽州修仙界这个情况,仿若一张白纸,更方便他布局打根基。

    否则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牵扯许多,夏道明估计也懒得把手伸到州城。

    还不如安心就在靠北的一带区域好好发展。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百翠谷坊市。

    在楼世延的带路下,两人直奔那个卖金翎雕蛋的商店。

    商店名百猎轩。

    主要出售跟妖兽相关的东西,有可以用来炼制法器的锋利牙齿和爪子,坚韧的皮甲,带有风属性的羽翼……

    有可以直接进补或者用来入药的妖兽血肉。

    还有妖兽的幼崽和卵蛋等东西。

    不过这些跟妖兽有关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二级高阶妖兽以下级别,跟二级高阶妖兽相关的东西很少。

    三级妖兽的夏道明没看到,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摆列出来。

    不过夏道明并不关心这个,他一进来在店里转了一圈,便把目光落在一个用特殊皮毛和灵草编制而成的鸟巢面前。

    鸟巢前面摆放着一个标牌,上面写着的正是金翎雕蛋四个字。

    而鸟巢虽然被覆盖着,但透过缝隙还是能看到里面透出来的点点金光。

    不仅如此,这鸟巢里面还散发着一丝丝冰冷的庚金杀伐气息。

    夏道明神识稍微感应了一下,发现里面还剩下九个。

    (本章完)

    免费阅读.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