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文学 > 踏星 > 第五千零六十八章 极限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
    黄色的血肉很恶心,食脂却吃的很香,气息的暴涨下,整个身体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在膨胀,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不断排出,充斥着虚空,唯独刀合周边难以寸进,被无形的力量撕开。

    吼

    一声咆哮,食脂身体陡然暴涨,脑袋轰然爆开,只有一张嘴扩大,铺天盖地,超越了一方,两方,十方乃至更多的方,让战场上的生灵都看不到究竟覆盖了多远,这一张嘴,似乎要把整个刽界吞掉。

    天地骤然暗了,比死寂力量更昏暗,也更让人绝望。

    圣藏都想逃了,天知道这食脂发起疯来会不会连它都吃掉。

    在无数生灵恐惧的目光下,白色刀锋一闪而逝,再看去,那张嘴,七零八落,被斩的粉碎。

    还没等一众生灵回过神,天地间,多出了无数雪花。

    一个生灵看着雪花落到身上,惨叫都没发出,身体便被撕成碎片,雪花,染成了红色,落向大地。

    这一幕彻底引爆了刽界。

    无数生灵逃亡,避让雪花,可星穹下,雪花几乎铺满了整个天地。

    十三天门上落下雪花,触碰的方位,天门都出现了痕迹。

    圣藏盯着雪花落下,那根本不是雪花,而是刀锋,无数刀锋组合而成的雪花。

    这个刀合不仅斩断了食脂生命无限制后的身体,还降落了雪花刀锋,一旦覆盖星穹,谁都别想活。

    “食脂--”圣藏厉喝。

    星穹之上,被撕成碎片的嘴动了,牙齿生长,翻卷,将嘴旁边的血肉嘶咬,然后肉眼可见的恢复。

    正前方,刀合出手,刀锋再次斩落,食脂那张嘴躲开了,第一次知道躲,然后面对天地,张嘴,吸。

    无数降落的雪花被它吸入嘴里,任凭后方刀锋再次斩来,那些雪花都没能落下,全部被其吸走。

    圣藏松口气,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死。

    永恒震撼望着,这是真的怪物,这都不死。

    那些雪花每一朵让他都发寒,这怪物还能将它们都吸走。

    刀合不断斩出刀锋,可那张嘴尽管在被斩碎,可恢复的速度也极快,这一幕极其诡异,诡异的就像造物主的玩笑。

    最终,刀合停下了。

    那张嘴也停在原地,不断恢复,然后在无数目光注视下,重新变成了第一次看到的食脂的状态。

    “吾替死主杀遍宇宙,也算见过各种生物,如你这般,少有。”刀合第一次开口,声音低沉,“不过你还能挡住几刀?越是恢复就越消耗你的力量。”

    圣藏目光一缩,确实如此,食脂每一次恢复都必然在消耗它自身的力量,可面对刀合,它又不能不恢复,说到底还是比不上刀合。

    一旦食脂落败,此战就危险了。

    刀合足以斩杀一切。

    当刀合能腾出手,此战也就有了定数。圣藏自己不可能拼命,光靠一个圣漪也挡不住,其余像霸界那位镇界之主还有甲主亦或者灰祖都不可能来拼命,说到底,那些存在可以给圣擎面子,可以听从岁月古城那边的传信,却不会太在意一个圣藏。

    刀合只要不蠢,也不可能杀圣藏。

    只要圣藏不死,此战,因果一道损失多少它们都不会参与。

    无论其他人怎么想,食脂朝着刀合冲了过去,它脑子不好,眼里只有那柄刀。

    刀合冷哼:“看你还能承受几刀。”

    圣藏盯着这一幕,不管几刀,只要能把刀合从生命无限制状态拼下去,也就还有一战之力。

    给我拼下去。

    其它因果一道修炼者也都这么想。

    此刻的刀合太无敌了,必须拼下去,只要脱离了当前状态,两个三道规律高手足以遏制。

    这,是唯一的胜机。

    圣藏望着食脂距离刀合越来越近,那么不顾一切,那么,蠢,恩?那是什么?

    在食脂与刀合中间出现了一道黑影,逐渐清晰,那是,熊?

    不好,千机诡演。

    圣藏瞳孔陡缩,是千机诡演。

    圣漪,圣奚,两千甲,十三天门等等,所有高手皆骇然,千机诡演出现了。

    其它主一道观战的修炼者也都头皮发麻,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弥漫,当看到千机诡演的一刻,如同看到了主宰亲临,一样那么无敌,一样的,难以对抗。

    千机诡演屹立星空,挡在刀合身前,平静看着冲过来的食脂。

    即便它挡在前方,食脂也如同没看到一样就这么冲过去,嘴巴一张一合,牙齿不断生长。

    “食脂,住手。”圣藏厉喝。

    食脂没理会,一味地冲过去。

    刀合锋芒收敛,这凌厉,被千机诡演挡下。

    那一道背影如同一座山,挡下了前方的寒风,也挡下了后方的凛冽。

    半熊半机械看起来一点都不违和,嘴角缓缓弯起:“诶呀,这是要干嘛?吓到我了。”

    “停下,食脂--”圣藏大吼。

    食脂一往无前,气势迫人。

    千机诡演抓了抓脑袋:“吓我,那就请你,去死吧。”说完,抬臂,熊爪弯起,面对食脂,落下。

    砰

    一声轻响,声音不大,没传出多远,但这一刻,在所有生灵视线中都看到了那一幕,耳边仿佛听到了那一声清脆的爆裂。仅仅是一击,一击而已,食脂,消失于星空。

    烟消云散。

    什么都没有了。

    那张嘴彻底消失。

    圣藏等因果一道生灵呆呆望着,因果一道至高序列,被称作怪物的食脂,面对生命无限制的刀合都能硬抗,就这么没了。

    没人相信。

    所有生灵都确定食脂必然会败,甚至会死,可却不敢相信那么轻松,轻松的就好像吹灭一根蜡烛。

    轻松的如同在嘲笑此前刀合那凛冽的锋芒。

    嘲笑那些因为刀合与食脂一战而避退的所有生物。

    千机诡演收回熊爪,咧嘴一笑,转头,看向圣藏:“开战吗?玩命的那种。”

    寒意直冲脑门。

    圣藏在岁月古城厮杀了那么久,也经历过生死,但从没有一刻这么无助,哪怕面对岁月长河内那些文明老怪物,那些以命相博的必死之徒也没有这般。

    千机诡演的目光带着玩味,看它,如看玩具。

    圣漪动都不敢动,差距太大了,同为三道规律,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就算师父还在,面对这头熊也无可奈何吧。

    夜渡,就算练成,能反抗哪怕一两招吗?

    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整个刽界寂静无声。

    千机诡演叹口气:“开战是你们,停下也是你们,圣擎呢?我想知道它在想什么,跟我玩命,它有这个资格吗?”

    后方,刀合开口:“多谢阁下相助,不过此战,还请阁下交给我自己,这里是刽界。”

    千机诡演回头看向刀合,笑眯眯道:“就算不交给你也不行,我来,战争就升级了。”

    话音刚落,内外天震动,一道道光芒朝着刽界而去,一,二,三,七,八,九?

    为什么会有九?

    除了因缘汇境,因果一道能立刻打出界战的界只有八个才对。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又增加了。

    足足十三道因果螺旋轰向刽界。

    千机诡演抬头,面带笑意:“一个个都跟我玩这套,自己退后,让因果往前,恩,既是抵挡,也是试探,行,那就让你们看看,十三,是不是我的极限。”

    “老伙计,你自己玩吧。”说完,一跃而起,朝着刽界星穹之上走去,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迎着那十三道界战因果螺旋,一步一步走到了刽界边缘。

    再往前走一步,就出了刽界,进入那唯美宇宙。

    内外天传说,任何生灵一旦踏足那唯美宇宙都必死无疑,除非是方行者。实际上方行者真能行走于那片宇宙?谁又看见了?

    即便方行者可以行走那片宇宙,又能走多远?

    是否又能在那片宇宙中挡住界战轰击?而且还是十三道界战轰击?没人说得清。

    可此时,无数生灵仿佛在见证历史。

    它们看到了千机诡演站在刽界边缘,迎面就是十三道界战轰击,只要它再往前走一步,仅仅一步,就可以创造历史。一个在那片宇宙抵挡十三道界战轰击而存活的历史。

    这个历史,将是跨时代的。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生灵既期盼,又忐忑,想让千机诡演跨出那一步,让它死在那片宇宙外,却又担心它抗住界战轰击,漫游唯美宇宙,成就神话。

    这一刻,所有生灵的思维都盯着那一步。

    跨,还是不跨?

    刀合都盯着。

    千机诡演缓缓低头,扫视整个刽界,然后,停下。

    所有生灵呆呆望着,停了,那它走到刽界边缘做什么?那一步步走的毫无意义吧。

    千机诡演大笑,真有意思,想看极限岂能那么容易,那是要玩命的,不过玩的,是你们的命。

    十三道因果螺旋降临,淹没千机诡演。

    刺目的光芒洒向整个刽界,照耀在五颜六色的血气中。

    一刹那,千机诡演驱散因果,它,挡住了。

    之前挡住十个界的轰击震动内外天,让各大主一道坐镇内外天的绝强者联手遏制,如今挡住了十三个界的轰击,它的极限到底在哪?

    十三个界的轰击被挡下确实震撼人心,但同时,千机诡演也等于被十三个界的轰击遏制,无法再出手。

    然而因为秒杀了食脂,刀合,空出来了。

    
最新网址:www.mayiwsk.com